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21年01月06日 星期三

    一个博物学家与一座著名博物馆

    陈克 《 中华读书报 》( 2021年01月06日   09 版)

        在天津有着百年历史的北疆博物院(也称黄河·白河博物馆),早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就闻名世界。它的创始人是法国博物学家桑志华(EmileLicent)。长期以来由于语言上的障碍或其他原因,这座博物院尘封了七十多年。过去我们只知道天津自然博物馆的前身是北疆博物院,但对该院的创建人桑志华的人生轨迹和在中国科考探险取得的丰硕成果却知之不多。最近,于树香女士历时十八年完成的《法国“进士”逐梦东方》一书弥补了这一遗憾。

        于树香女士这本书的写作难度非常大。一方面是法文翻译的困难,另一方面要具备一定的植物学、古生物学、人类学等方面的专业知识,还有本书内容涉及几乎整个近代史,特别是天津历史的细节,对写作者的知识储备和研究能力有极高的要求,写作之艰辛可想而知。在中国地质与古生物学家、中科院院士邱占祥先生的指导下,作者完成了涉及旧石器时代考古学、古生物学、古人类学等章节,同时在大量的史料与严谨的考证的基础上,作者将此书写成了兼具人物传记、考察游记性质的历史著作。《法国“进士”逐梦东方》记载了桑志华的亲历见闻,如在哈尔滨的见闻、一战期间天津法租界侨民的状况、杨村的蝗虫、在献县张庄附近河中见到的木排等等,书中还记载了桑志华与莫理循、翁文灏等众多名人的会见,都是不可多得的史料。

        笔者认为这本书的可贵之处在于其选题是人们较少涉及的博物馆历史的领域。该书用珍贵的史料详实地叙述了一个博物学家在中国的经历和贡献。

        博物学,似乎是一个过时的概念,但它却是许多学科的祖先,其渊源可追溯到地理大发现时代。当欧洲人发现了非洲的广袤大陆和美洲之后,大批探险家和博物学家奔向世界新发现的土地探险考察,其中就有达尔文这样的科学家。《法国“进士”逐梦东方》所描述的桑志华的早期经历与达尔文十分相似。早期博物学家的视野是包罗万象的,18世纪“博物学”(naturalhistory)意指对自然界中从宇宙到昆虫的任何东西的描述(当时是“history”的同义词)和分类。整个地球、整个大自然被系统化、“客观化”了,逐步地被纳入欧洲中心的知识体系中,出现了林奈和布丰这样的分类学家。自然史、医学、化学、解剖学、生物学、植物学、数学和物理学逐渐有了属于自己的研究方法。它们逐步从神学中独立出来,形成了西方知识体系。同时大量的“土著”考察和“人类制造物”的收集,也从猎奇发展为考古学、人类学、民俗学、社会学、地理学、语言学等社会科学。这就是今天说的“人类及其环境的见证物”。桑志华的视野并不局限于某些学科,他的收集物中也有许多民俗学和社会学标本,在天津博物馆的陈列中就有许多带法文标签的民俗文物。各国探险队到世界各个角落收集各式各样的博物学标本,从海外带回了大量珍奇标本。这些标本塞满了各个私人博物陈列柜,因而不得不建立更大的国家或大城市的博物馆和植物标本馆。今天,在世界各地的老牌博物馆中,都能发现早期博物学家的影子。《法国“进士”逐梦东方》记载桑志华也有同样的经历,他收集的标本堆满了天津崇德堂的13个房间和地下室,建博物馆也是他的初衷。

        鸦片战争以后,西方探险家开始来中国考察和搜集标本,如法国传教士赖神甫(J. M. Delavay,1838-1895)。从1882年开始,在将近10年中,巴黎自然博物馆共收到他送回的植物标本20万件,约含4000个种,估计有1500个新种,许多新属。世界上许多著名的自然博物馆,如巴黎自然博物馆、伦敦自然博物馆、柏林自然博物馆、纽约自然博物馆、华盛顿自然博物馆等都有大批来自中国的动物标本。根据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西北纪行丛萃》和《西域探险考察大系》记载,在桑志华来华之前,不少外国探险家到过中国西部,其中有名的斯坦因就盗走了大批敦煌文物。《法国“进士”逐梦东方》记载,当年斯文赫定等人外运的标本也曾被中国政府截获。应当注意的是,桑志华的大部分标本留在了中国,其中包括许多模式标本。可以说,桑志华的考察活动是15世纪开始的西方博物学家对世界考察的延续,他是在填补所谓西方知识体系中关于中国的空白。

        近代所谓的西学东渐包括博物馆及其涉及的地质学、古生物学、体质人类学、考古学等。世界博物馆的发生有两条途径,一是从收集、研究进而展示并用于教育的博物馆,另一类是工业革命以后的博览会转化而来的,中国近代博物馆多属后一类。《法国“进士”逐梦东方》完整记载了桑志华的北疆博物院的建立过程。北疆博物院具备了前一类博物馆的典型特点,该馆为中国的博物馆发展树立了样板。北疆博物馆的水平超出一些外国人在中国建立了小型博物馆(如1868年法国精通动植物学的韩伯禄神父在上海筹建的徐家汇博物院,1903年赫立德博士在天津新学书院附设的华北博物院等)。

        2019年10月7日,北疆博物院原址被列为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博物馆的目的是保存遗产,研究和展示人类的知识体系,打开公众的知识视野。《法国“进士”逐梦东方》一书用客观的眼光重新审视桑志华这个历史人物,超越了狭隘的眼光,体现了当代学者的世界胸怀。今天我们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出发,重新认识科学无国界、知识无国界、学术无国界的道理,再反思桑志华及其所留下的遗产,一定会升华到新的境界。

        (作者为天津博物馆研究馆员)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