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23年11月01日 星期三

    发票不能单独成为“已付款凭证”的证据

    《 文摘报 》( 2023年11月01日   03 版)

        2017年11月7日,王某因装修资金短缺向某银行贷款37万元,双方签订《个人借款合同》一份,载明:贷款期限自2017年11月30日起至2019年11月30日止,年利率6.37%。双方还约定被告承担原告为实现债权而产生的律师费、诉讼费、仲裁费、公告费、送达费、差旅费等所有费用。

        合同签订后,某银行于2017年11月30日向王某发放贷款37万元,但王某未能按期归还贷款本息。截至2020年12月7日,被告王某尚欠借款本金290422.96元,利息5734.98元。

        为此,某银行诉至江西省南昌市第二金融法庭,要求被告王某返还上述借款本息。另查明,某银行为了追讨债权,聘请律师参加诉讼,双方约定律师费6000元,但某银行仅提供了发票,无银行流水佐证。

        法院认为,某银行与王某签订的《个人借款合同》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合同真实有效,予以确认。某银行按约向王某发放了贷款,现王某未按合同约定按期返还借款本息,已构成违约,酿成本案诉争,应承担违约责任。某银行诉请王某返还借款本金290422.96元及相关利息、罚息,于法有据、于约相合,予以支持。

        对于某银行要求王某承担律师费6000元,法院认为,发票仅是付款的记账凭证,是买受人付款的依据,但不是付款的凭证。仅凭专用发票不能证明标的物已经交付,也不能证明货款已经支付。故某银行仅提供律师费发票,未提供律师费银行流水,不能证实律师费已经实际产生。某银行该诉请不予支持,其可待律师费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据此,法院依法判令被告返还某银行借款本金290422.96元及相关利息、罚息,并驳回律师费6000元的诉讼请求。

        (《法治日报》10.22 黄辉 陶然)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日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