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8月26日 星期四

    “驯服”炸药的郑哲敏,走了

    作者:本报记者 齐芳 《光明日报》( 2021年08月26日 08版)

        郑哲敏 资料图片

        【追思】

        北京市北四环西路15号,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今天,这里的气氛有些压抑——8月25日3时43分,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研究员郑哲敏,与世长辞,享年97岁。

        郑哲敏被人们称为“驯服”炸药的人。爆炸,是巨大能量在一瞬间的释放。这种方式很有用,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被掌控——人们只能在爆炸后评估它的威力。郑哲敏迎难而上,用简洁优雅的数学语言概括出爆炸的规律。钱学森欣喜地将这个新学科命名为“爆炸力学”。

        这个因“两弹一星”需求而诞生的学科,在很多方面得到了应用。从导弹、火箭所必需的喷管的制造,到地下核爆当量的预测;从潜艇钢板和铜板的焊接,到防波堤的构筑……几十年来,“爆炸力学”解决了很多工程难题。

        讣告中这样总结郑哲敏的学术贡献:我国爆炸力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他提出了流体弹塑性模型,促进形成完备的爆炸力学学科体系,被广泛应用于地下核爆炸、穿甲破甲及钻地核爆弹等重要国防应用。他建立了爆炸力学的基本研究方法,为武器设计与武器效应评估提供了力学基础。他开辟了爆炸成形、爆炸筑堤等关键技术领域,解决重大工程建设的核心难题。

        回看郑哲敏的科研历程,人们不难总结出,他不仅是一位科学家,还是中国力学学科建设与发展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同时也是一位教育家,为我国力学学科的发展和人才的培养作出了重要贡献。

        成就容易概括,但想在有限的篇幅内,完整、准确地呈现这样一位大家的为人处世和精神世界,文字就显得有些苍白和无力。记者在工作中曾采访过郑哲敏几次,有过数面之缘,只能将这些片段呈现出来,供读者参详。

        郑哲敏很少接受采访,在生活和工作中都非常低调。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后,采访多了起来,他也总会被问到诸如“为什么会选择爆炸为研究方向”“为什么没选择‘高大上’的理论研究,而是选择应用科学课题”之类的问题。郑哲敏总是这样回答:“就是想为国家做点实实在在的事。”他曾写过这样一段话:“一个人如果不是为群众的利益工作,那么生活便失去了意义。”

        在科研中,有人评价郑哲敏是个有点“拧”的人,他从来不做容易的研究。郑哲敏曾说:“我只对有缺陷的方面感兴趣。”这并不是他爱吹毛求疵,而是他认为,“搞应用科学就得能发现工程里不完美的地方,提炼出问题,然后解决关键问题、共性问题、规律性问题。”

        郑哲敏也是个很率真的人。记者曾参加过一次有关科技人才培养的座谈会,大部分人的发言都是先说进步再谈问题,进步说得充分、问题点到即止。轮到郑哲敏发言时,他几乎没谈进步,直接“一二三四”说问题,还列举了翔实的例子。会议结束后,有人走过来对他说:“郑先生,你这样可是会得罪人的。”时隔多年,记者已经无法准确回忆出郑哲敏的回答,但大意是:如果不说点真话,开会不是浪费时间嘛!

        郑哲敏走了,带着人们的无限追思。但我们不能只沉浸在伤感和遗憾中,我们更要思索,从他身上,我们能学到些什么?

        郑哲敏曾师从钱伟长、钱学森,也曾与钱学森、郭永怀共事。在郑哲敏自己的回忆中,这些科技大家都对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这是知识的传递,更是精神的传承!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回看郑哲敏的科研生涯,他出色地完成了他那一辈人的历史责任。今天,建设创新型国家的伟大实践正如火如荼。或许,我们对郑哲敏最好的怀念,就是像他那样,为了国家和人民努力奋斗,早日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

        (本报记者 齐芳)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