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载入中...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博客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思想·社会图志
    报 纸
    杂 志
    书摘 2015年09月01日 星期二

    朱哲琴与艺术家们的手工艺寻访之旅

    赵茜 《 书摘 》( 2015年09月01日)

        设计并非全盘颠覆,而是一点点改变。就像你做菜,要一斤的盐、一斤的敏感度,你是在搭配。做到适合时,就好像你悄悄把面粉放在墙上和地上都不会绊倒你,放在顶上也不会掉下来。如果你的敏感度、研究和谦虚足够,你会找到一条中国设计的当代道路。

        声音艺术家朱哲琴,刚刚带着“看见造物”从米兰设计周“看见造物——米兰三年展特展”回到北京。这个成立于2012年,致力于对中国传统材质与工艺的当代诠释及应用的原创设计平台型公司,朱哲琴如今是它的艺术总监,她有一些疲惫,但又难忍兴奋。这是她率队前往设计之都米兰的第二次亮相,这一回,挑剔的朱哲琴形容自己好像看到了“看见造物”这个品牌未来的可能性:“我不是做设计的,但在‘世界看见’长达3年对中国民族工艺调研梳理工作基础上,针对中国当代生活现状所需,结合中国设计和中国工艺的发展和我们对它的美学的想象,‘看见造物’这个品牌被构建出来。”

        朱哲琴早就是一位蜚声国际的艺术家了。1995年,她的作品《阿姐鼓》在全球56个国家同步发行,神秘西藏的窗户好像被这个瘦小女人的声线打开了一条缝,人们在这种吟唱中听出了西藏的形状,美国权威音乐杂志《Billboard》对这张专辑不吝赞赏:“既充满灵性,又不乏尘世的欢愉,那是一种令人着迷的各种文化的混合。”朱哲琴获得了全球性的声誉。但就在专辑发表前,她和她的搭档、作曲家何训田破天荒地坚持花费一百万制作了专辑并拍摄了《阿姐鼓》的MV,以致唱片公司称两人患上了不可自拔的“盆地狂想症”。朱哲琴说正是这段从四川盆地到西藏的旅程中,她找到了《阿姐鼓》的灵感。从那个时候起,作为一位不满足于现状的先锋创作者,那些亮而闪烁的民间血脉就跳跃在朱哲琴的音乐中,每一次旅行,对她而言都是一次回归自我。“世界绝对不是一个空泛的概念”。她追问,“世界在哪儿?不是说跟世界接轨就能接轨了。旅行是我的一种反观,我寻找世界里存在的一粒沙尘,一曲歌谣,一个手作,一片绣片,它们是这个世界某个区域的生长的物质。这些微尘里包含了人和土地的情感和它的智慧、传世、文化、温度,我觉得这一切才构成了世界。”

        2007年,朱哲琴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的驻华代表马和励偶遇于云南迪庆的一个喇嘛庙时,正在整合喇嘛诵经的朱哲琴和正在云南休假的马和励突然有了一个交集。在朱哲琴看来,“诵经是一种在修行的过程中,用发出声音的方式把自己的品性暴露出来,一切的固执、愚昧、不可救药的绝望都在诵经中得到涅槃,把心中所有的善恶完全地清除,同时达到一个无我的最高境界的仪轨和音乐。”一番了解后,马和励邀请朱哲琴担任UNDP的亲善大使。对于那种没有实质性行动的虚衔,朱哲琴没有兴趣。但接下来的沟通中,少数民族文化保护与发展项目令朱哲琴无法拒绝。正是在那个时间点,她的直觉告诉自己,再强调创作者的主体性已经没有必要,多元文化背后的血脉和基因已到了登场之时,她必须回馈自己的所得。

        2009年,朱哲琴与UNDP中国代表处共同发起“世界看见•少数民族文化保护和发展项目”,这个项目覆盖西藏、云南、贵州、青海、内蒙古、新疆六个区域,分为音乐和手工艺两部分,音乐是她的专业,而手工艺则是为了使这个项目未来有可能切实帮助到少数民族地区人民的生活。

        朱哲琴要将民族手工艺作为项目的最重要的内容来推动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她说:“在音乐的时代,我完全在精神通道里面,对具体的物质并没有太多的感受。”也正是2009年,她再度踏上了克什米尔,并头一次像探寻音乐密码那样观看了克什米尔羊绒的做法。这样对一个物件有如此清晰的感受于她是第一次。“手工艺和音乐最大的共通就是质感,它们是一个东西去传达自己的两面,一面有形,一面无形。手工艺的一面你能摸到,音乐的那一面你只能听。”作为半个广东人,她甚至想到了自己在广东喝早茶的情景。“那种粥的熨帖”,她感叹。“当特别疲乏时,厌食生病的时候,我就想念这样一个物质,进入到我的身体,它在我的身体里跟我特别柔顺和接纳、开始循环。”

        因此,2009年4月到7月朱哲琴带队完成音乐寻访之旅后,她更加确信自己就应该是一道引子,那些适合对手工艺进行编码和解码的匠人和设计师才是手工艺寻访之旅的平台的支柱。注重工作方法论的朱哲琴与团队先去绘制一张手工艺寻访地图,这张地图中的很多信息来自于音乐寻访之旅与各区域懂行的线人。到2010年,手工艺寻访的计划逐渐细化:她将只作为发起人,一批拥有国际视野和审美,同样重视对传统之美追寻的设计师将会成为每一段旅行的主导。每一位受邀的设计师将通过寻访地图对区域手工艺初步了解,在此基础上带着产品计划,寻找最地道的匠人对工艺进行“再设计”。设计完成之后,鼓励产品生产尽可能地在当地进行,以解决周边手工业者的生计问题。这个手工艺寻访之旅的最终目的是令传统工艺能够与现代生活发生关系。

        2010年7月到9月,9位设计师参加了首次手工艺寻访之旅,完成了对云南、西藏、贵州、青海和内蒙古五站,包括大理扎染、香格里拉尼西黑陶。西藏藏式家具、山南尼木藏纸、藏香,贵州破线绣、红绣、锡绣、蜡染、苗银、石桥造纸,青海热贡唐卡、加牙藏毯,东乌珠穆沁马鞍,马头琴制作共十五种手工艺和张仕绅、杨老妮、王阿扁等23位民间工艺传承人的考察纪录。

        在朱哲琴和团队最早构建的工作系统中,希望产品尽量能够当地生产,解决老乡的生存问题。最终产品售卖所得的10%会成为建立“1+5传承计划”的培训基金,用于让一个老艺人带五个徒弟。 

        2012年2月,“看见造物”品牌成立。在北京华贸商务楼三层的一套复式办公室中,朱哲琴正式转变身份,她作为品牌艺术总监带领团队继续开展看见美学的寻觅之旅。作为公司的创始人和艺术总监,朱哲琴以艺术家创作作品的激情投入工作,她对自己有要求,对工作的细节极其苛刻,喜欢亲力亲为,力求完美。“看见造物”需要去达到的最高境界是,有精神,有审美,有传递,有情感流露。“看见造物”的设计总监卢志荣则将其理解为“朴素和平静”。

        朱哲琴虽然不懂设计技术,但她十分信任自己的直觉。仅仅是一次偶然,在香港看到了卢志荣设计的音响,她就执意邀请这位设计师加入寻访之旅。

        现居希腊的香港人卢志荣跟在广州出生成长的朱哲琴算得上半个老乡。这位香港渔民的儿子生性淡泊,当他以一个改善渔村建设的提案获得了当年哈佛建筑系毕业生的大奖之后,并未留在纽约,而是跟太太在雅典建立了自己的建筑师事务所。他十分擅长在东西审美中寻找共通的元素,无论是建筑还是家具设计,大量使用厚重的褐色打底,创造性地结合皮革和木头,总能处理得大方含蓄。

        2013年6月启程的第二次手工艺寻访之旅显然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它的名字正式改为“看见造物中国创造设计之旅”,不再强调少数民族工艺而是中国工艺。卢志荣跟朱哲琴达成了一些共识。寻访之旅变成了一种基础的工作方法。“它的模式不仅仅只是一次旅行,而是我们要做这个工艺,就要在研究基础上再往前走。”朱哲琴说。在寻访之旅结束后,从中国传统材质和工艺出发,受邀设计师为“看见造物”品牌进行了特别定制。 

        “看见造物”呈现了一些相当成功的产品。长期居住在香港的Michael Young试图将景泰蓝工艺中的铜胎和复杂的上色简化,他也不聚焦于花鸟鱼虫这些局部的东西,他只是用景泰蓝的工艺绘制了大大小小宛如细胞的圆圈。这些圆圈最后被应用在两个器形上,一只花瓶、一只盘子。朱哲琴认为这两件物品脱离了对中国表面和表象的解读,用传统工艺完成了现代的表达。

        卢志荣的设计则可称为精湛。他一共设计了四件作品:三组屏风和一个方形的收纳盒。每一件物品都可细细赏玩,比如戏石屏风以两扇圆形的绡做屏,一扇屏上用丝网打印出一块太湖石,另一扇屏上请苏州的六位绣娘用了一个月,将齐白石笔下两只栩栩如生的懒螃蟹的背面和肚子双面对绣而出。运用重力原理,屏风下方装上类似钟摆的稳定装置并安置弧形滚槽。于是你可以一边滑动屏风,一边观看两只懒蟹在石头边玩耍的效果。如果说这只是满足了你嬉戏的趣味,那么用玻璃和金属制作的月出灯屏简直是神来之笔。灯影憧憧时,我脑中蹦出的句子竟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那种意境,是只生长在中国人脑中的。

        2013年4月,13位设计师设计的50件物品被送往米兰,作为“看见造物——米兰三年展特展”的展品。

        朱哲琴表示,如果要承袭“世界看见”,把“看见造物”转化成一个有形、落地的平台,就必须运用新的商业思考模式。她既对手工艺的基因传承有急迫的使命感,又对将传统当代化的愿景十分虔诚,以致她再次展露了先锋的—面,哪怕有人质疑这种大胆且具开创性的行动,她都坚决前进。

        在特展上,Michael Young、胡如珊和郭锡恩、卢志荣都运用了景泰蓝工艺。为了达到设计效果,北京市珐琅厂和上海传世珐琅两家老字号景泰蓝工厂从“匪夷所思”、“根本不可能”、“先试试看吧”到主动上门要求合作,令朱哲琴十分欢喜。她对我说:“我们每一个工艺都是找懂的人去做。通过充分整合资源,推出成功的案例的同时,让整合资源的这些系统也运作起来。比如跟我们合作的景泰蓝厂之后会有一个往前走的经验。它可能在自己已有的产业上,继续发酵。再往下,景泰蓝厂自己也可以投资,我们只是里面的一小部分。”

        至于与设计师的合作,朱哲琴希望拉出不同的层次。有一些是她希望邀请到寻访之旅中的,而另一些设计师,也许就是我们在偶然中邂逅的很契合看见精神的设计师,他们也可以参与进来。

        (摘自《碧山07:民意复兴续》,中信出版社2015年1月版,定价:49.00元)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