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封面故事
    报 纸
    杂 志
    留学 2017年08月05日 星期六

    一个人的奏鸣曲 —比利时留学游学姐妹花之妹妹篇

    记者_李育 编辑_李不二 供图_许苗 设计_李阳 《 留学 》( 2017年08月05日)

    有了姐姐在前面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许苗在准备签证及面试材料时没有当年许敏那般手忙脚乱,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在与姐姐聊天的过程中,许苗得知比利时蒙斯皇家音乐学院的严格要求,并且知道语言是横在学习道路上的最大障碍,是最难攻克的一只“拦路虎”,因此,她格外留心自己的语言培养。但是,当时的她并没有很大压力,毕竟自己有比姐姐多一年的时间来攻克法语,只要稍加努力,也能达到甚至超过姐姐前往比利时的语言水平。然而两年的光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切自有变数,第一个变化,便体现在签证与面试上。

    惊险通过“雷人”的面签笔试题

    时间转瞬即逝,一晃眼,一年过去了,许苗拿着自己的申请材料信心满满的来到了北京。然而到了三里屯,许苗有点傻眼,当时明明说的是没有比利时的签证处,而是在法国大使馆递交签证材料并进行面试的,怎么现在有了?许苗带着怀疑的口气询问了在场的工作人员后,才恍然大悟。原来,一年多前,前往比利时等欧洲小众国的留学生数量有限,因此当时将几国的签证处合并在一个办公室。而现在留学生数量爆增,各个国家纷纷设立了自己的办公室,所以许苗要做的,就是在比利时签证处递交材料。弄明白前因后果后,许苗迈向了悬挂着比利时字样的房 间。

    按顺序上交材料并核对无误后,许苗开始了她此行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法语面签。与姐姐一样,许苗也将前往比利时蒙斯皇家音乐学院就读,作为坐落在法语区的音乐学院,学校采取全法语授课,因此法语面签环节必不可少。

    一推开门,两位考官面带微笑地看着她,虽然许苗觉得自己的准备还算充分,但仍免不了有些紧张,尤其是左眼皮一直跳,让她心有微悸。果不其然,在询问了可以提前准备好的相关性话题,例如为什么去比利时?什么时候过去?将来的打算等问题后,面签的重头戏来了。

    面签官递给她一张口试问卷,在略微停顿1分钟后,两位老师一人提问,一人记录,开始了第一部分的口语考试。“口试题有一页A4纸那么多,有专业相关的,也有其他方面的,难度还行。”许苗告诉《留学》记者,正当她觉得自己应该能顺利通过面签的时候,笔试部分的题目像一道闪电劈在她的头顶,雷得她外焦里嫩。“上来一道题就把我弄蒙了,那是一首意大利乐曲,让把意大利歌词翻译成法语,我瞬间就愣住了。”中文翻译成法文的难度已经比较高了,现在竟然还要跨语言翻译,这让有些哭笑不得。然而庆幸的是,卷子附上了乐曲的五线谱,看了几个乐句后,许苗发现她曾演唱过这首歌曲,并且知道歌词的中文意思,因此她按照记忆中的中文歌词,磕磕绊绊地完成翻译。还剩5分钟的时候,怀着忐忑的心情,许苗上交了自己的笔试试卷,走出了房间。

    等待的过程是煎熬的,但是在获得面签通过消息的那一刻,许苗是兴奋的,她开始展望未来几年在比利时的学习和生活,带着美好的憧憬,细致有序地整装待发。“衣服不用带太多,可以到那边买;充电器得买个转换插头;这个一定要多带点,比利时太贵了⋯⋯”许苗按照姐姐之前的嘱咐,一项一项地准备自己的行李。

    课程制度急转直下

    何去何从成心结

    开学时间到了,许苗像一只出笼的小鸟,欢快地向梦想学校飞翔,她畅想着学校的生活,期待自己的声乐技艺和音乐综合素质能够有一个大幅度的提升。然而世事不能尽遂人愿,等许苗到达蒙斯皇家音乐学院后,情况急转而下,学校进行的一系列改革,犹如晴天霹雳,让许苗不知所措,心情沮丧。

    从2008年起,中国的留学潮开始上涨,姐姐许敏在2010年前往比利时留学时,属于自20世纪50年代后,蒙斯皇家音乐学院开始招收的第一批中国留学生。许敏在学习之初,学校有一项政策,即大学时期学习过中西方音乐史、和声与曲式的学生,可以申请免修,因此许敏向学校递交申请,成功免修了这几门课程,而等到许苗入学之际,新上任的校长认为继续学习这几门课程十分必要,因此下发规定,所有课程不允许申请免修。

    这一下,给了许苗当头棒喝。

    “虽然我比姐姐多学了一年的法语,但是要知道,语言的学习不是一蹴而就的,如果面对十分专业的艺术词汇,我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许苗告诉《留学》记者,其实在许敏研二时,严格要求的倾向就更加明显,为了免修和声与曲式,许敏前后申请多次,才最终通过了免修申请,但那时,并没有明确发布不准免修的通知。“我来到学校,知道了不准免修的消息,心一下凉了,也曾尝试是否可以坚持,但是全法语授课的难度实在太大,力所不能及。”许苗告诉《留学》记者,比利时招收第一届中国留学生时,课程设置还在不断改革,经过两年多的发展,中国留学生逐渐增多,课程制度也最终确定了下来,改革后最明显的结果就是更难了。

    许苗有些无可奈何,然而又实在不甘心,放弃还是坚持,是那段时间横在她心中的一道难题。如果坚持,就意味着自己要承受巨大的学习压力,有可能五六年都无法达到毕业要求,如果放弃,那么之前的心血和努力都会付之东流。

    许苗陷入了两难之境,痛苦不堪。

    她或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学校附近宽阔而一尘不染的街道漫步,或坐在街边的长椅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着当地人闲适舒展的生活,她脑中浮现着姐姐担忧的眼神,似乎有些顿悟,人生漫长,学无止境,放弃虽然可惜,但是活到老学到老是在学海中遨游的人的共识。学历和学位是一种证明,但并不能代表一切,只要自身实力足够强悍,一样可以有自己的一方天地,许苗的心情开始飞扬起来。

    游而有方

    坚持与放弃都不失为明智之举

    放下了心头的重担,许苗的精气神儿焕然一新,既然来了,就不能错过这大好机遇,仍然可以以另一种方式学习—游学。俗话说得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不就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吗!她开始眉飞色舞、神采飞扬地计划接下来的游学事宜。许苗先央求姐姐与自己的导师商量,让她进行声乐课的旁听,并跟随蒙斯皇家音乐学院的其他科目的老师学习相关的音乐知识,有的时候,跟着姐姐一起前往教室、图书馆进行学习。

    在游学期间,许苗按照出国前的设想,先在比利时各地旅游之后,又前往荷兰、法国、德国等欧洲国家不紧不慢地转了一圈儿,聆听当地的民谣,进入音乐厅、歌剧院欣赏几场地道的音乐会,参加教堂的唱诗班⋯⋯所有能尝试的音乐活动,她都尽可能地参与,进而“接地气”地学习并感受西方音乐风格。

    与各个留学机构、旅行社推出的短暂游学项目不同,许苗在比利时游学一年有余,在这期间,她实实在在地感受了异国风情,了解了他国文化,切身体验了游学的乐趣。许苗告诉《留学》记者:“我认为坚持和放弃都不失为明智之举,只要适合自己的现状,顺势而为,都是正确的选择,没有必要背着沉重的包袱,心情抑郁,畏手畏脚,而更应该解开束缚自己的绳结,换一种方式放飞自己的梦想。”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