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封面故事
    报 纸
    杂 志
    留学 2017年08月05日 星期六

    被偷走的时光 愿你归来仍是少年

    —这几年被一场留学生涯中的意外所消磨

    记者_孟蕾 编辑_风火轮 供图_阿桑 设计_李阳 《 留学 》( 2017年08月05日)

    2013年的夏天多雨而又闷热,一个百无聊赖的下午我打开QQ,许久不登录竟然需要短信验证。QQ上熟悉的咳嗽声音传来,十多条好友请求着实吓了我一跳,但他们的留言让我心头一紧。这些陌生人自称是阿桑的同学、同事和驴友,都在问我同样的问题:“一年多没有阿桑的消息,他去哪里了?”我也一脸茫然,猛然间意识到他已经很久没有给我洗脑吹嘘日本有多好,很久没有收到他发来的照片,很久没有看到他的空间状态更新了。

    我以为他在日本忙得四脚朝天或者在憋什么大招,会突然有一天蹦出来,带给你一个瞠目结舌并让人由衷羡慕的消息。例如上次发来的照片是他在厦门的渔船上,那时他刚刚结束二十多天的骑行,蹬着公路车从东北三省沿着东部海岸线一直骑到厦门。对于一个每天奔波于图书馆、自习室以及各大会议场所的“学酥”来说,这些照片总让我蠢蠢欲动于骑马喝酒走四方的生活。 

    呦,你的生活蛮有腔调的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阿桑是我多年的好友,年少时的玩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阿桑就是其中一个,洒脱、恣意、酷爱公路车,时不时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繁忙课业之余经常收到他发来的在全国各地骑行的照片,听他说着这一路前行的经历,印象最深的是一张在天安门前举起公路车的照片,虽然风尘仆仆却也意气风发。

    他曾在东部海滨城市读语言专业,之后去日本读书、工作,而我也面临着毕业、工作等一系列的事情。因而刚毕业的那段时间里,我俩聊天的时间不多,只是偶尔聊上一两句。有时他在乘电车,对着车门自拍一张,问我新买的西装是不是很酷;有时他下班在家,从超市买来三文鱼再搭配炒饭,炫耀着说这是忙碌的一天后给自己的嘉赏;有时是在他东京开的小酒馆里,香炉小温桂花酿,搭配鳕鱼和牛舌,映着素素飘雪,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升腾的热气,以及影射出的日本的美。他说那天有一大帮朋友在为他庆祝,在日本读书打拼几年,他终于成为了某家世界知名软件集团的项目开发经理;有时仅仅是一张照片,照片里是富士山下的温泉和停在旁边的公路车,没有只言片语。我所能看到阿桑的生活状态中总是充满了阳光,当然我也了解一个人寄居他乡的辛酸与彷徨之处,但阿桑很少愿意让人看到他的那一面。他就是有这种能量,能让自己呈现出来的样子近乎完美,仿佛所有为人知和不为人知的艰辛最后都能开成枝头灿烂的樱花。

    收到照片,我总是灿然一笑,阿桑的生活让人相信这个世界的美好,让还被困顿于大学校园的我对未来的生活也充满向往。我挺羡慕他的,因为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了自己喜欢又擅长的东西,并能长久地坚持下去,但大部分人都没有找到,更很少有人能够坚持。

    没有消息

    绝不是好消息

    可最近他好久没有发消息给我了,也没有更新什么状态,我也许久都没有再看到他的照片、他的留学生活。我总以为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但偶尔想起他,还是忍不住要去打听他的消息,然而在跟与他相关的所有人沟通后,我得出了一个很可怕的结论:他失踪了而且时间蛮久,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我想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几经商量,几番打听,我们几个朋友决定去他家里探个虚实。好友大概就是平时不联系,在需要的时候他们会雪中送炭般出现的那帮人吧,我们几个老朋友都希望做能为他“送炭”的人。

    开门的是阿桑父亲。当我们说明来意后,老人家红着眼睛一直叹气,连连摆手说阿桑的事我们管不了,就要起身送客。从阿桑家里出来已是傍晚,大天是我们共同的朋友,他说还好,阿桑应该还活着。几天后,大天拉着我再去阿桑家里,这次我们决意要得到一个准确的消息,才好去想办法。阿桑的父亲推辞再三,终于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阿桑已经被捕,正关押在东京的拘留所 里。

    结局总是来得那么猝不及防,听老人家讲完这半年阿桑的经历,我们唏嘘一片,嗟叹命运弄人。阿桑的故事其实并不动人,寥寥数语便可说明白,一场交通意外致对方死亡,作为被告的阿桑面临高达三百万元人民币的赔偿并被刑事拘留。除了掉眼泪之外,大家兴许还能做一些其他事情。我和大天商议,最终决定尊重阿桑家人的选择,不宣扬但要悄悄行动。所有来问我阿桑下落的人,我都给出了同样的回答:他回家发展,忙着工作,没时间更新状态。而大天那边,去联系大使馆以及我们在日本的其他好友,可得到的回复基本都是这件事情属于私人纠纷,大使馆以及东京警方也无能为力。

    通过了解我们发现,日本在交通安全管理上其实处处体现着人性化及人文关怀精神。在街道上,随处可见行人优先的交通指示牌,每一个路口都安装了行人过街信号灯,路段上也有很多感应式和触摸式的人行横道灯;而且日本的交通指示标志,内容完整,指示信息精确。然而在日本,对于比较严重的交通违法行为和交通肇事责任人,警察部门的管理和处罚也是非常严格的。因为这种严格,日本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已连续14年呈现下降趋势。日本是最早倡导在道路交通中保护行人、乘车人和非机动车驾驶人群体的国家之一,在交通管理中提倡公交优先,并鼓励人们骑自行车和步行。但对于非机动车(包括公路车在内)驾驶人群引发的交通事故并没有明确的规定条文。

    看我们忙得团团转却无任何进展,阿桑父亲捎话过来,阿桑让我们不要再忙了,等着宣判,然而这一等就是两年。有的时候,遇到一些事情,年轻总是无能为力,除了等待外别无他法。可一辈子总是还得让一些善意执念推着往前,去专注地做点对得起光阴和岁月的事情。

    世界如此广阔

    却有人要走进悲伤的墙角

    这期间阿桑的QQ偶尔在线,但大部分时间处于离线状态,微信朋友圈更是没有任何更新。很多人的生活有了变化,大天奔波于北上广,我也来到北京,偶尔经过天安门,还是会想起阿桑的那张照片,好像还带着他对于我的某些影响。然而只有阿桑的生活没有任何变化,他的头像还是死气沉沉地在那里,没有任何消息。不仅如此,就连我跟大天也好久不联系了,联系也只是一两 句。

    有阿桑的消息么?

    没有。

    你呢?

    我也没有。

    直到2016年。太阳依旧那么大,灼热焦裂,不太喜欢北京的夏天,我躲在家里吹着空调吃西瓜,刷一刷朋友圈。突然,看到了阿桑朋友圈有更新,没有任何文字,只有配图和定位,泉城。

    他回来了。

    我当时以为自己眼睛花了,或者是错觉,反复确认赶忙截屏,发给大天去求证,大天说发个消息给他,看看是不是本人。

    “阿桑?”我摁下了发送键。

    但等了两天,没有任何回应。我给大天发消息说,这可能是个误会,可能是别人用他的微信而已。五天后,我收到了阿桑的回复,只有短短的三个字和一个标点。

    是老桑。

    他确实回来了。

    但对于这两年的事情我们都不敢去过问,他也只字未提。大天张罗着碰面,美其名曰久别重逢,万万没想到的是阿桑竟爽快赴约。我本以为突如其来的变故会让阿桑变得胡子拉碴,眼神黯然。然而并没有,几年时间增添更多的是沉稳、坦然与自若。

    好久不见,一阵寒暄,还是习惯性的几句吐槽。

    大天说我有酒,阿桑说我有故事。

    也许故事到这里才刚刚开始。当初炽热编织的一场场梦,如今已积淀成了空洞的冷 风。

    这个世界并不是非对即错

    很多事情的复杂性远超想象

    又是一个周末,阿桑跟几个日本朋友约着骑公路车去富士山走一走,去看七日樱。结束一天的游玩后,各自回家。行驶在四下无人的街上,在一个岔路口,突然走出来一个女孩,阿桑没反应过来也没来得及刹车,就直接撞了上去,女孩头部着地摔倒在路边。阿桑赶紧打电话报警并叫来救护车,女孩看上去只是胳膊擦伤但就是昏迷不醒。送她到医院抢救后,诊断结果只是脑出血,但女孩依旧处于昏迷状态。“随后我去警察局做笔录,将前后经过照实讲述。但有一点我撒谎了,警察问我有没有刹车,我说刹车了。那个路口没有监控,我心里还存在着害怕和侥幸。”阿桑说警察认为这只是一场简单的交通事故,做完笔录就让他走了。

    阿桑回到医院后,女孩还是昏迷,医生也检查不出来其他原因,也就没有办法进行进一步诊疗。之后的每一天,阿桑都去医院看望女孩,那时候梦想、事业、情感这些寻常的东西都变得奢侈,他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女孩能够尽早醒过来。阿桑每天下班都去探望、请来医生教授会诊,可女孩还是昏迷,医院也查不出病因。昏迷二十五天之后,医院宣布女孩脑死亡,死者二十七岁,死亡原因不明。阿桑的冲撞引起对方脑出血,但致其死亡的直接原因医院并没有明确界定。

    “知道她去世的消息,我一下子就蒙了,蹲在路边抽掉一包烟。面对现实的无能为力和束手无策,这一次才深切地体会到。”阿桑说女孩去世三个月后的一天,对方母亲突然与他联系要求拿出全部存款进行补偿。“我也没多少钱,都悉数拿了出来。就在汇款后的第二天,我收到了警察的逮捕令,原因是对方母亲要求逮捕。”

    那段时间活得很萎靡,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心思,阿桑感觉自己正一天一天往下沉,慢慢滑向一个无比黑暗的深渊。他不是没有想过逃回国内。人性总是软弱的,在遇见无力招架的意外时,总是想着逃跑。对于想要逃跑的人来说,回国不失为一个良策。“日本的法律对中国境内没有约束,很多朋友劝我赶紧回国。但我心里还存着一丝侥幸。”阿桑说,女孩去世后他与当事警察以及律师反复沟通,得到的答案大都是这种类型的交通肇事构不成逮捕。因着这些侥幸心理,加之也舍不得放弃小有所成的事业以及稳定的生活,他做出了选择。没有逃跑,一如往常地过活。或许当时感觉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其实做出选择的那一天也相当平凡,只是生命中很普通不过的一天。当一件事情,你做什么都无能为力,改变不了现状的时候,它还有一个解决办法,那就是,随它去吧。

    “拿着逮捕令,我进了东京的拘留所,一待就是半年。”阿桑说半年多的时间,经历了五次开庭、五次审判,对方母亲要求赔偿三百万元人民币。在这期间,他想过放弃、停止上诉,但律师一直鼓励说不到最后一刻不要放弃。阿桑很庆幸在日本留学、工作的几年交到很多日本朋友,从他出事之后这些朋友几经奔走,为他忙前忙后。留学在外、工作在外,融入当地的文化和生活圈,是多么的重要,他直到此时才深有体会。在这起案件里,关于女孩的死因审判方也很犹豫,不然也不会有长达半年的审判周期。医院拿不出直接的证明,女孩母亲坚持上诉,就这样反复开庭、多次复议。”总有些说不出道不明的东西,如果是我,我也很难抉择。”二十几年的光景,阿桑有过很多称谓,中队长、班长、公路车领队、码农、日料店老板、项目经理,却没想到还有一个:被告。

    是时候了

    好好地做个凡人

    没想到,在拘留所的日子反而过得平静且充实,没有太多的打扰。东京的拘留所设施和服务都很不错,干净的榻榻米和充足的阳光,甚至有些日本人在冬天故意盗窃或者产生纠纷,就为了能够在拘留所过冬而不露宿街头。每天按时作息,整理内务,集体学习,阿桑说这段日子反而可以净化心灵。在这里,阿桑看过很多书,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的书他都悉数阅读,《解忧杂货铺》反复读过多遍。除了读书外,他还结识了很多朋友,有前任日本首相的亲戚,也有诈骗集团的头目,听过很多故事,各自谈着出去以后的人生。

    案子终于有了结果—判三缓五,三年有期徒刑缓期五年执行,无经济赔偿。“如果按照她母亲的要求,按照日本人的方式,三叩九拜、下跪谢罪,可能原告的上诉欲望就没有这么强烈了,但男儿膝下有黄金啊。”阿桑说在日本社会有一个延续至今但说不上精华的习惯,那就是下跪。据相关媒体报道,在东京曾有一位女性因为买到不良商品到商店要求更换。店员按规定进行更换后,这位顾客又进一步要求店方负担交通费。额外要求被拒绝,顾客要求店员下跪并拍照公诸于众。但按照日本法律,强制他人下跪是违法的,通过这一事件看出下跪行为在日本比较普遍,从政客、企业家到艺人往往通过下跪来谢罪。这种文化习惯与中国的文化传统迥然不同。阿桑说在日本这么多年读书、工作,深有体会的一点是如果在异国他乡遇到意外,最好按照当地的传统和规则来妥善解决,入乡随俗不能只是一句空话。

    没有实刑,阿桑很快被保释出来。可他的签证马上到期,必须离开日本。虽然他很喜欢这个国家,悠逸闲适、平静善良,这种喜欢无关国籍和信仰。“好想再重拾东京周边的落花时光,原来过得很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阿桑再也不能踏进日本了,日本明文规定禁止有服刑记录的人入境。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端。

    人生很多东西急不得

    得等它自己熟

    回国后,阿桑继续从事原来的工作,可是每走一步都被一再告知,因为这场意外他不能再跟日本沾边儿。尽管国内有很多猎头找他,但与日本有关的工作他都不能再插手,因此也错过了很多机会。每当人事主管跑来问原因时,他总会把自己已经讲烂的故事再讲一遍,听罢对方也只能摇头告别。故事不够动人,说故事的人却总是唏嘘。远离了东京的华人圈,与日本朋友的联系也渐渐变淡,原来还经常一起在群里吐槽,现在也只能朋友圈点赞了。

    其实我并没有看出阿桑有多惆怅,他很平静。但变化还是有的,这几年的经历磨平了他的英气和棱角,但执着和坚持并没有消磨掉。“如果有些劫数是必然要经历的,那我希望它发生得越早越好。因为越年轻,越有力气和时间去反击和调整。”阿桑说他什么都没忘,有些事只适合收藏。接受人生的无常,接纳生命的不完美,然后嬉皮笑脸,面对人生中的磨难。

    我问阿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他说畅游异国,再找寄托。

    夜很长,余生也是,需要留点力气给未来的路。而我们都会上岸,阳光万里,去哪里都有鲜花开放。

     

    编后记:

    从八月份开始,美国和欧洲的大学、中学陆续开学,新一届的中国留学生带着梦想和希望,打点行装、告别亲人,飞到海外,投入完全陌生的环境中,真正开始在国外的独立生活。此去留学,少则一年,多则三四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儿行千里母担忧,美国频频发生的枪击案,欧洲未曾停息的恐怖袭击事件都冲击着留学生的神经。尽管中国留学生在海外遇到安全问题仍属于小概率事件,但是对于每一个学生和家庭来说,哪怕再小的几率,一旦碰上就是百分之百的损失,无论是受害人还是其他身份。要保证留学生在海外的安全,绝不是仅靠“提高警惕”就能解决的。还需要留学生在行前深入了解周围的居住环境,理解中外文化差异,了解并能运用国家的法律法规,保护自身合法权益。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