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封面故事
    报 纸
    杂 志
    留学 2017年08月05日 星期六

    忆往昔 隐约吹来巴洛克的风

    —比利时留学游学姐妹花之姐姐篇

    记者_李育 编辑_李不二 供图_许敏 设计_李阳 《 留学 》( 2017年08月05日)

     在机场,许敏和妹妹许苗再一次回望这片学习和生活过的锦绣土地,往事历历在目,似一帧帧镜头在脑海中回放,那些美好与快乐,痛苦与泪水,如清晨带着露水的鲜花,次第绽放,生动、鲜活。异国他乡的生活和学习,在她们身上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些痕迹并不会随着她们的回国而结束,反而经过岁月的沉淀与时间的发酵,历久弥新。

    大师班荣获教授赞赏

    手握留学大门之钥

    许敏和许苗自幼热爱音乐,凭借出色的嗓音条件和勤学苦练,姐妹两人先后考上河南大学艺术学院,继续着艺术之峰的攀登,然而在那时,两人都没有出国留学的意向,自然也不会想到将来会选择比利时这一小众留学国家进行留学。这一切,都源自一次机缘巧合,一次开办在青岛的声乐大师班。

    正值大四毕业之际,许敏从声乐启蒙老师处得知一名比利时演唱家即将在青岛开办大师班的消息。虽然经常模仿学习CD和DVD上的外国演唱家,但许敏从没有跟国外声乐大家学习的经历。作为一名美声唱法的学生,能跟外国名师面对面学习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虽然费用不菲,但许敏仍旧购买了前往青岛的火车票。然而只是简单的抱着学习和长见识的想法的她没有想到,这次的学习就像一颗打在命运轨道上的小石子,力量虽然微小,却改变了她未来的命运轨迹,让她的既定道路变更了方向。

    一堂课完结,这位来自比利时蒙斯皇家音乐学院的教授惊讶于许敏的演唱技巧,惊叹于她优美的嗓音音色,开始极力邀请她前往比利时留学。得到肯定的许敏兴奋异常,她知道拥有邀请函就意味着获得一张珍贵的入场券,自己已经无限接近国外专业音乐院校的大门。“由于比利时音乐学院的教授有招生资格,教授可以向自己看中的学生发出邀请函,在通过专业入学考试后就可以进入学校学习。”岁月匆匆,回忆起当年受到邀请后那兴奋到不能自已的状态,许敏依然笑意盈盈,她告诉《留学》记者,那次邀请,是对她多年努力的肯定,是对她现有艺术水准的认同,让她对自己的歌唱技艺有了更为充分的自信。

    前路坎坷举棋不定

    留学心态终占上风

    然而就如在100℃沸水中倾倒一盆冒着丝丝凉气的冰块,接踵而至的担忧让她从太平洋掉到了北冰洋,瞬间冷静下来。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比利时仅官方语言就有荷兰语、德语和法语三种,而比利时蒙斯皇家音乐学院地处法语区,采用全法语授课,如果要去比利时留学,她首先要攻克的就是语言关。其次,虽然已经获得邀请函,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定能通过入学考试,在人外有人的世界里,她要面对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强力竞争者。除此之外,留学费用也是一大笔开销⋯⋯一大堆问题争先恐后地在许敏心中现身,让她苦思冥想,犹豫不决。

    美好的终点必然伴随着坎坷的道路,左思右想后,出去见识一下的心态最终占领阵地,围绕着留学这一目标的一切事项开始有条不紊地运转起来,找老师学法语、公正成绩单、翻译资料等待办事项一股脑儿堆在许敏面前,时间紧迫不等人,容不得半刻浪费与等待。“要准备的材料极其复杂,无犯罪证明、在读证明、小学成绩、初中成绩、小学毕业证、初中毕业证、高中毕业证等都需要作为准备材料翻译成法语。为此我在家中翻箱倒柜,不放过任何犄角旮旯,只为苦苦寻找早不知扔到哪里去的小学毕业证。”许敏笑着告诉《留学》记者,她那时就是一只勤劳的小蜜蜂,团团转地忙着停不下来。

    虽然过程坎坷,波折尤多,但好在万事俱备,只等入学考试这阵东风。得到比利时蒙斯皇家音乐学院教授肯定的许敏毫无疑问地顺利通过了接下来的入学考试,根据她的专业水准和现有综合音乐素养,老师为她制定了三年的硕士研究生学习计划,许敏开始了自己忙碌而又充实的又一学习阶段。 

    舟行逆水挑灯夜战

    “二对一”授课帮助学生成长

    许敏深知声乐学习犹如舟行逆水,悟性、耐心、毅力、勤奋缺一不可,稍有松懈则一退千里。在比利时留学的时间里,许敏不敢有丝毫懈怠,在课业上花费十二万分的心思,生怕自己落于人后。“虽然蒙斯的硕士学制是3-5年,并且从第4年开始不收学费,但是艺术要求标准颇高,没有丝毫空子可钻,容不得半分投机取巧。哪怕只差了0.1分,考试不通过就是不通过,没有人情可讲。”许敏表示,为了能够顺利毕业,自己虽然没到头悬梁、锥刺股的地步,但也差之不远了。

    与国内声乐课老师一对一上课不同,比利时蒙斯皇家音乐学院声乐主课的上课方式是“二对一”,即两名老师给一名学生上课。“在蒙斯,一名教授主教声乐,进行演唱技巧、演奏情感的教授,不用分心他顾,而另一名老师则只进行钢琴伴奏,配合教授上课。”为了照顾许敏的语言,教授在上课时经常使用英法双语,以便她能更好的接受指导,对此许敏一直十分感激教授的照顾。除了上课以外,蒙斯皇家音乐学院的学生还可以与钢琴助教老师进行课堂预约,练习伴奏配合,处理作品,以便让乐曲演唱尽善尽美。许敏告诉《留学》记者,蒙斯对于学生的高要求让她记忆犹新至今难忘,基本素养例如音准、节奏,根本不在老师的考虑范围,老师只教授声音技巧和演唱风格,因此这对学生的音乐素养要求十分高超。

    语言的学习不是一朝一夕,虽然可以应付生活与声乐主课的要求,但仍有不足。面对专业度较强的艺术比较史,许敏有些蒙圈儿,成串儿的专业术语出现在课堂上,她恨不得自己多长一双眼睛和耳朵来吸收这些知识。为了顺利通过艺术比较史的考试,许敏挑灯夜战,将案头工作做足做够,“好在考试之前,老师划定了一个考试范围,并且考试不是笔试,而是采取简短的答辩形式,否则结果如何真心不好说。”许敏回想起考试前担心得睡不着觉和考完试后紧张得一身汗的情景,有些忍俊不禁。

    音乐副课也就算了

    竟然还有市场营销和法律课程

    室内乐、即兴伴奏、专业术语、中外音乐史、和声曲式⋯⋯这些课程都在许敏的意料之中,但当研究生二年级开设市场营销时,许敏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反复确认后有些不可思议,不知所措,她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会学习这门课程。经过一学期市场营销的学习后,许敏明白了学校开设这门课程的深意。作为一名学生,除了学习专业知识以外,需要明了音乐产业的发展形式,深知自己的优劣势外,还要懂得扬长避短宣传自己,明白投观众之所好宣传音乐,为此,必须学习市场营销的专业知识。一年之后,许敏学以致用,自行设计了毕业音乐会的海报与节目单,得到了现场观众的一致好评。

    另一门让许敏诧异不已的课程是法律课,脱胎于拉丁文和希腊文的法律词汇、法律条文比比皆是,这对她来说像是一本天书,不解其意。为了完成作业,翻阅拉鲁斯大字典,翻译章节重点段落进而背诵记忆,是许敏经常要做的课后工作。“我记得法律考试是抽条考试,一个是分析法律案例以及其适用的法律条文,另一个则是根据法律进行当地某行业的员工薪资计算。”许敏笑着告诉《留学》记者,好在运气较好,没有抽到生僻问题,她有惊无险地低空掠过分数线,顺利修毕了这门课程。

    经过了一年语言与生活上的适应,研二的时候,许敏开始了留学生的打工生涯,一干就是两年。比利时的打工政策相对宽松,学生在打工前首先要前往当地办事处申请工卡,工卡到手后就可以开始打工了。“比利时也有一个类似国内58同城、智联招聘的网站,留学生们都在上面找工作,我也不例外。对于学生,尤其是留学生来说,没有特别理想的工作。”为了锻炼法语能力,许敏选择了一种最普通的,就是在中餐馆打工,一般工作一小时8-10欧元,一个周末可以挣180-200欧元,数量可观。“除租房外,比利时的日常生活开销不大,一个月的生活费也就200欧元,所以我一个周末就可以挣出一个月的生活费,虽然辛苦,但收获颇丰,很是满足。”许敏告诉《留学》记者,小费是欧洲的传统习惯,一天的工作完毕后,每名员工上交所得小费,总和后平分。“多的时候一天能有20欧元的小费,少的时候也有几欧 元。”

    工作之余,许敏对比利时也有了不同于以往的新的认识,在中餐馆打工的这段时间里,她见到了居民的平和与友善,也从没有受到鄙视甚至歧视的眼神和动作,氛围宽松包容性强。也许是比利时北邻荷兰,东与德国接壤,南与法国交界,东南与卢森堡毗连的特殊地理位置,让这里的人们心胸宽广。 

    历经三年顺利毕业

    放弃音乐大师邀请回到祖国

    经过了三年学习,许敏的声乐演唱技巧有了长足的进步,音乐素质有了综合提升。毕业之际,许敏开办了一场个人音乐会也是自己的毕业考试音乐会,在长达45分钟的时间里,她按照要求演唱了8首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声乐曲目,有咏叹调、清唱剧、艺术歌曲、歌剧选段甚至还有民间歌曲。由于毕业要求,音乐会需要使用不少于两种语言进行演唱,在准备期间,许敏绞尽脑汁,煞费苦心,只为选择适合自己的并能彰显自身实力的曲目。

    在那个对许敏来说意义深远的夜晚,音乐厅座无虚席,站在舞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场中的观众和来自校外的一个也不认识的考试评委,许敏不禁有些心跳加速,手心出汗。然而伴随着第一个钢琴键的缓缓按下,歌曲前奏响起的瞬间,她渐渐沉入音乐的海洋,在优美动听的旋律中徜徉,忘记了紧张,忘却了烦恼,舞台的聚光灯打在她的脸上,照亮了她的表情,美好、安详。伴随着最后一个音符的落下,全场掌声雷动,许敏走到舞台前端,向评委和观众致谢,音乐会圆满结束。最终,许敏以14.75分的成绩(满分20分),顺利通过了自己的专业考试。

    考试季临近尾声,一场场音乐会逐渐结束,11.25分、13.45分、11.75分,每一场音乐会的结束都伴随着欢笑与眼泪,这段令人刻骨铭心的日子里,有人欢喜有人愁。许敏知道,自己是幸运的,作为仅有的40%的毕业生的一员,她顺利通过了学校的考验,可以开始她下一段的人生旅程。

    毕业之际,许敏的室内乐教授,欧洲著名室内乐大师、指挥家、管风琴演奏家Guy Van Waas极力邀请她留在比利时或欧洲其他国家继续深造,进行难度更大的演唱家文凭的学习。“教授认为我的嗓音特别适合演唱巴洛克时期的音乐作品,而且欧洲崇尚古典乐派,风靡巴洛克音乐,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他邀请我加入他的合唱团,再历练几年。”许敏告诉《留学》记者,虽然机会很难得,但最终她还是决定回国。“甚至到2014、2015年,教授给我发了几次邮件,邀请我前往比利时参加音乐会,然而最终还是因为个人原因没有成行。”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