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01月22日 星期三

    贴近人物和时代

    ——关于《见素抱朴:西汉大儒扬雄》的写作思考

    作者:洪忠佩 《光明日报》( 2020年01月22日 14版)

    四川文艺出版社 2019年11月出版

        我创作的《见素抱朴:西汉大儒扬雄》由四川文艺出版社2019年11月正式出版。扬雄是汉赋四大家之一。当初在选题确定之际,趁着节假日,我去了扬雄的出生地四川郫县(今成都市郫都区),与当地学者座谈,查史料,拜谒扬雄墓,去感知历史脉络。我首先把小说构思定位在富有文化意蕴和审美格调的长篇历史小说——将以《汉书·扬雄传》为基准,对史料处理坚持“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原则,去构建与讲述大儒扬雄传奇的人生,还有与之交集的人物鲜活群像。扬雄作为西汉时期一位重要的文化学者,与那个时期重大历史事件有着紧密关联,我试图通过扬雄的情感波折、成长历程、人生境遇、生离死别等,一步步把有血有肉的扬雄立体地呈现与凸显出来。

        两千多年前的西汉,于我是个遥不可及的年代。人物的历史脉络、生活背景,都需要去发现与认知。为了准确把握历史的脉搏,以及生活风俗场景,我阅读了相关史书与资料,并记下了六万多字的读书笔记。所做的一切,都是试图在阅读与感受的基础上,建立起自己的认知体系。这也是对自己文化视野、修养、格局和判断力的综合考验。

        从某种意义上说,历史人物的个人史,其实也是地方史和社会史,怎样去梳理和融通,怎样从史料中脱胎,才是创作的关键。也就是说,创作历史小说,首先要有正确的历史观。历史小说的开疆拓土,必须符合历史。相对于我其他小说的创作,这本书的写作进度要慢些,因为要尊重历史,然后才是小说的创作。对西汉时期的官制、地理、人物,甚至服饰、器具、食品等,都不能一知半解,尽最大可能避免“误差”。况且,有关扬雄的史料可以说是少得可怜。因此,我在构建、创作小说过程中,尽最大努力把自己的重心贴近或融入扬雄这个人物和那个遥远的时代。

        儒家推崇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既是一种信念,亦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种精神标识,蕴含着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基因。历史上的巴蜀大地,自古多出奇人异士。西汉时生于蜀郡郫县的扬雄,可谓儒界奇才,是历史上著名的哲学家、思想家,其“道德与学问,可以与孔子并肩媲美”,有“西道孔子”之誉。他经受住了名利得失和生死抉择的考验,最后留下了“为天地立道,为人世立法”的著作,用一生恪守与践行着儒学“仁义”的原则。像绽放的花瓣,扬雄的一生在一层层地打开,而串联起来的将是碎片化的历史。或者说,是从人物命运中去透视历史,打开历史与人物的观照。

        《见素抱朴:西汉大儒扬雄》以扬雄的传奇人生,以及他的哲学思想作为支撑,生动讲述扬雄的传奇故事。作品以儒文化为纬,以人物的家族命运为经,采用章节与时间进行切分,采取“蒙太奇”式的场景转换,时空坐标锁定在扬雄生活的西汉时期,地域是在西汉时期的郫县、蜀郡、长安一带,多维地描绘与展现历史人物的背景、性情、精神,突出人物与历史的遭遇。我力求透过历史的烟尘,以真实历史人物和真实历史事件为题材,在典型环境下设置与讲述人物的传奇故事,编织特殊的人物关系,努力去塑造真实可感的历史人物形象。对人性深度做各种可能性的开掘,审美的追求,以及揭示人物无法回避的悲剧命运,都是《见素抱朴:西汉大儒扬雄》文本中努力呈现的。

        尊重历史才能创造历史。我创作这部小说的过程,好比是在华夏大地上挖一口深井的过程,每挖掘出一些历史轨迹,按逻辑推进一步,都努力去贴近中国历史文化的源流,期许着有清泉汩汩而出。《见素抱朴:西汉大儒扬雄》,是我向大儒扬雄致敬,亦是我在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致敬。

        (作者:洪忠佩,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滕王阁文学院特聘作家)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