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21年09月29日 星期三

    本期导读

    《 中华读书报 》( 2021年09月29日   01 版)

        周国平谈枕边书

        读书在人生中占据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呢?人生的意义、人生的价值取决于一个人精神生活的品质,那么阅读就是提高人的精神生活品质的最重要的途径,读书可以使我们获得人生最美好的价值,这就是优秀、幸福和宁静。有一句人们常说的话叫作“阅读改变人生”,我觉得这句话说得很好,但是应该辨清楚改变人生的什么。我认为主要改变的不是人生的表象和外观,而是改变人生的格调、气象和境界。它带给我们的主要不是一些表面的外在的成功,而是内在的优秀,在优秀的基础上所得到的成功才是真成功、大成功。

        (详见3版)

        语文学乃刺猬的“大知”

        尽管语文学就是基于文字、语言和原始文献,说出事实。套用巴塞尔大学语文学家尼采的话,总是“不合时宜”!《何谓语文学》编者之一、作为藏学家的沈卫荣教授常常破除公众一厢情愿的浪漫幻想,从早年的随笔集《寻找香格里拉》(对西方“妖魔化”“神化”西藏的揭示,到疫情期间提醒“丁真热”中媒体的“自我东方化”,以及隔离期间带着学生用“语文学的方法”重读仓央嘉措去发现那些“误读”,都可能让大众“扫兴”,但这就是“语文学的”! 因为如波洛克所言:语文学是“诠释的约束”,是现代人“解放自我的方法”! 那么到底“何谓语文学”?我们或许可以通过宗教中类似象头神迦尼什的“一神多化身”或者上帝的“三位一体”去类比理解:历史上不同文化传统、不同层面,对语言、文本进行的正确解读,就如同各个化身或者“位格”,最终都是“语文学”之神这个“一”。或者我们至少明白,狐狸的“多知”,其实最终都在刺猬掌握的语文学这个“大知”之中!

        (详见9版)

        鹅叫论与植柳论:以人为本的税法建构

        《易·系辞下》说:“理财正辞,禁民为非曰义。”宋朝的叶适力图从理论上对理财与聚敛的含义进行澄清、区分和解释,认为理财和聚敛两个概念迥然不同,聚敛是“不义”的,应当予以反对;而理财则具有正当性和必要性。理财和聚敛长期以来之所以被混淆,就是由于世人往往误以为取诸民而供上用便是理财,如若做到“取之巧而民不知,上有余而下不困”,即为善于理财。理财与聚敛的区分标准在于是否自利。不自利而“为天下理之”乃为理财;“自利”或“自理之”即属聚敛侵削。真正的理财是“以天下之财与天下共理之”。其中涵盖为民理财和让民自己理财的双重含义,统筹国家财政需要的满足与社会财富的增益,使民众获得衣食之具,各遂其生。

        (详见13版)

        论“宋韵”与宋代话本小说中的“杭州”元素

        在中国文化史上,两宋时期文化占有特殊重要地位并被认为是中国文化发展的高峰,以陈寅恪有关论断最有代表性:“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而造极于赵宋之世。后渐衰微,终必复振。”另一著名史学家柳诒徴也有类似评价:“有宋一代,武功不竞,而学术特昌。上承汉、唐,下启明、清,绍述创造,靡所不备。”陈寅恪、柳诒徴此说早已得到学术界认同,不赘。正因宋代文化如此辉煌,宋史及宋代文化研究不仅一直是学术界关注重点,也是国际汉学界关注重点之一。其中对宋代文化特色的研究尤为突出,并常在与唐代文化特色比较中予以呈现,其最有代表性的概述为“唐风宋韵”。

        (详见15版)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