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21年04月28日 星期三

    扬州的盐业

    ——法国洛图尔《中国和中国人》

    《 中华读书报 》( 2021年04月28日   12 版)

        扬州在某种意义上是一座真正的“盐城”,但它不是生产食盐的城市,而是管理盐务的城市。自从汉代的刘濞在广陵煮海为盐之后,盐业就一直是扬州最重要的经济支柱。

        中西书局出版的《圆明园丛书》中,有一册法国人埃斯凯拉克·洛图尔的《中国和中国人》(LaChineetlesChinois),这是1860年圆明园大劫难的一个亲历者的回忆录。如果撇开其他因素不谈,那么这本书在某种程度上也还算是西方人企图认识中国的一个文本。全书分为五章:中央政府、文职官员、行政管理、国家财政、军事状况。在第四章《国家财政》中,作者写道:“盐业经营是这个国家最古老的收入来源之一。似乎马可·波罗就曾强调过这一点。在1793年马戛尔尼勋爵出使中国时期,盐业就已经存在。在清朝初期,这个行业的垄断在一段时间里被取消过。”实际上,中国的盐业当然比马可·波罗知道得更早。

        这位法国人说,中华帝国各地都有盐场。在谈到盐业管理机构时,他特别提到了扬州:

        盐运司,或叫盐院,下面有四大盐业总管机

        构,它们分别位于直隶的天津,江苏的扬州,浙江的杭州,以及广州。盐运司收取经营租金,盐运司的官衔为从三品。盐运司下属有盐道,驻天津,盐运使同时兼盐道。盐运使配有一名盐经历,一名库大使,和一名盐知事。

        早在明代甚至更早,朝廷就已把盐业管理机构——两淮盐运使司设在扬州,扬州成为全国最大的食盐集散地。盐业主要是靠盐商去经营的。扬州的盐商在明代中叶,以山西、陕西的商人为主,然而很快就让位给了徽州的商人。徽商与扬州有密切的历史渊源。学者曾说:“扬州之盛,实徽商开之。”这种历史渊源,至少追溯到明代。应该说,徽商是继晋商、秦商来到扬州的最重要的商帮。明代后期,在扬州经营盐业的山陕人和徽州人还能平分秋色,到了清代中叶徽商就成了扬州盐商的主流。

        扬州盐商的巨额财富是利用朝廷给予他们的特权——盐引制,通过垄断经营、贱买贵卖等手段取得的。他们兴盛于此,也衰败于此。因为倚靠特权的庇护,所以徽商具有半官商的性质。盐商的大量财富成了国库的主要来源,两淮的盐税直接关涉到朝廷的经济命脉,所谓“损益盈虚,动关国计”。在康乾时代,以徽商为主的两淮盐商,以晋商为主的山西票商,以粤商为主的广东洋商,形成了东方世界掌握财富最多的三大商人集团。

        但是,扬州盐商的寄生性、依附性和消费性的本质,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把财富用于扩大再生产。从他们身上找不到同一时期西方资产阶级那种锐意进取的蓬勃朝气。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对比是,乾隆二十二年(1757),正当东方最富有的徽商用大量白银建造瘦西湖上豪华的五亭桥时,英国的瓦特正致力于改进热效率较低的牛考曼蒸汽机,不久西方就掀起了工业革命的狂飙。

        徽商与晋商、秦商在文化和消费的理念上,有很大不同。一般说来,晋商、秦商比较节俭,而徽商比较奢华。徽商在一掷千金的消费过程中,逐渐形成了特有的精致文化和繁荣的消费市场。因此,徽商的影响几乎遍及扬州文化的方方面面。因为徽商的口腹之欲,才产生了扬州菜。因为徽商的声色之需,才产生了扬州戏。因为徽商家的装饰需要,扬州玉器业和漆器业才得到高度发展。因为徽商们的安居需要,扬州建筑术和造园术才达到巅峰。这些文化艺术样式,不管它以什么面目出现,不管它是烹饪,是戏曲,是工艺,是园林——都因为徽商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奢侈需求,才得以产生、发展和完美起来,从而成为我们今天引以为荣的文化艺术遗产。

        盐商在事业成功之后,也热心回报社会,兴办公益事业,如文化教育、城乡建设、桥路修造、水上救生、慈善救济等。现存的扬州梅花书院,创办于明中期,后由徽商马曰琯出资重建。扬州纪念欧阳修的欧阳文忠祠、祭祀南宋李庭芝和姜才的双忠祠,以及江淮名刹重宁寺、观音寺、法净寺等,均由徽商出资修缮。如今名闻遐迩的国家级名胜游览区瘦西湖,以及城市山林个园、何园、小盘谷、街南书屋、汪氏小苑等,都是盐商在扬州留下的杰出建筑。徽州与扬州有割不断的血脉联系,主要因为扬州盐业的缘故。

        洛图尔在《中国和中国人》中说,英国人曾经希望向中国出口食盐,同时向中国缴纳一定的费用,但被中国朝廷拒绝了。这大概是当时朝廷所做的少数有骨气的事情之一。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