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20年11月18日 星期三

    探讨文学出发与抵达 莫言格非为读者打开不一样的世界

    鲁大智 《 中华读书报 》( 2020年11月18日   01 版)

        本报讯 莫言、格非、梅子涵、史航、紫金陈五位文学名家,在近日举办的2020京东文学盛典上发表演讲,他们对文学与人生、文学与社会的深刻思考,为读者打开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一个作家的创作,一般情况下都是从故乡出发的,他所写的人物、故事必定都跟故乡记忆、童年记忆密切相关。有的人在他刚刚开始创作的时候,写的就是自己亲身的经历,写的就是他的左邻右舍。我是有这样一种深刻的经验的。我也曾经在写作之初千方百计地去搜集天下的奇闻异事,天天要翻报纸、翻书、听广播,希望找到能够进入小说的奇特的、新鲜的、让人惊奇的故事。”莫言讲述了故乡对其文学创作产生的深刻影响。他说,一旦自己的笔触放在故乡这片土地上,创作灵感就会源源不断,笔下的故事就会特别生动。

        另外,故乡的语言对作家文学语言的形式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莫言提到,尽管自己是用普通话写作,但是村庄的语言、乡亲们的口语,会不知不觉地进入到小说叙述语言中。因为作家在讲述故事的时候,要使用自己具有独特个性的语言来讲述。依附故乡来写作,就要特别注意搜集、记录、使用这样的语言。这就使作家不仅仅是一个讲故事的人,也是一个成熟的、有创造性的、使用和发展语言的人。这样,一个真正的作家就超越了故事的层面,就变成了一个使用语言的专家,一个真正的文学的创造者。

        判断一部杰出作品的重要标准,是看这部作品中有没有立得起来、可以进入世界文学典型人物画廊的人物。莫言认为,典型人物也来自于生活,而且最早的典型生活人物还是来自于我们的左邻右舍、村庄、乡亲、朋友甚至是我们的父母,他们最早充当了典型人物的模特。

        作家的创作离不开故乡,但是作家的故乡不应该是一个封闭的概念,而应该是开放的,向世界开放,能够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信息,能够容纳天下的人。只有把故乡变成一个开放的概念,不断地接受来自外界的信息,作家的创作才会源源不断。通俗地说,可以把天下的故事都放到“故乡”这个“篮子”里。“无论是乡村,还是生活在不断变化,我们应该牢牢把握住时代的脉搏,牢牢地把握准人的变化。”莫言说:“作为一个作家,当我站在故乡土地上的时候,我应该意识到这里通向世界。当拿起笔来写故乡故事的时候,我应该意识到我写的是世界文学的一个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当我在小说里以我的乡亲为模特塑造人物的时候,我应该意识到我写的人物应该能进入世界文学的典型人物的画廊。”

        既立足于故乡,又有开放的格局和事业,这也是作家格非的创作特点之一。曾创作《江南三部曲》的格非,为读者提供了文学创作的另一个视角,深刻地阐释了“他者”或“异质性经验”在文学写作中的重要作用。他以博尔赫斯的小说《两个人做梦的故事》为引子,阐释“财富就在我们的脚下”的观点。“有点类似于某种反向的运动,我们要抵达自己,首先要向着远方出发;我们要想实现自己的梦想,得首先去了解别人的梦想,从中获得重要的启迪,从而更深地了解自身,找到属于自己的宝藏。”格非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类文明发展进程本身也是一个不断发现、吸纳、融入他者和异质性经验的过程。

        儿童文学作家梅子涵从儿童文学创作、出版和推介的意义,编剧史航从幻想对于文学的重要性,推理作家紫金陈从自身经验等探讨了文学与创作的出发与抵达。(鲁大智)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