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15年12月02日 星期三

    一千零一房:阿伦达蒂·罗伊秘会斯诺登

    读书报记者康慨 《 中华读书报 》( 2015年12月02日   04 版)
    爱德华·斯诺登(床头)、约翰·丘萨克(床侧)和阿伦达蒂·罗伊在莫斯科里茨卡尔顿酒店1001号房间。罗伊说,克里姆林宫在窗外仿佛触手可及。摄影:奥莱·冯·韦克斯胡尔

        读书报记者康慨报道心血来潮,丘先生拔通了新德里的电话。

        想不想去莫斯科,见见丹·埃尔斯伯格和埃德·斯诺登?

        别瞎掰了……

        听我说……我要是搞掂了,咱们去吗?

        一阵静默,丘先生感觉到了电话那头的微笑。

        啊哈。咱们去。

        印度作家、积极行动分子和布克奖得主阿伦达蒂·罗伊(ArundhatiRoy)受到四十八岁的好莱坞演员约翰·丘萨克(JohnCusack)的邀请,与八十三岁的前兰德公司军情分析员、五角大楼文件泄密者丹尼尔·埃尔斯伯格(DanielEllsberg)在去年冬天一同前往克里姆林宫附近满是“喝醉的百万富翁”和“漂亮的、昂首阔步的女人”的里茨卡尔顿酒店,进入1001号房间,晤谈流亡俄国的前中情局特务、国家安全局职工和国家机密揭发者爱德华·斯诺登。

        丘萨克和罗伊分别记述了这次会面,今年11月交印度《瞭望》杂志分期刊登。丘先生的两篇文章以他和罗女士的谈话实录为主,罗伊则写出了两大篇特写。

        “我们谈了战争和贪婪,谈了恐怖主义,以及它的精确定义到底是什么。”罗女士在该系列的第四篇文章里写道,“我们说起了国家、国旗以及爱国主义的含义。我们谈了民意和公德的概念,谈它怎样易变,又是如何轻易受人操弄。”

        《微物之神》(TheGodofSmallThings)的作者注意到,当代英雄的身材小得惊人。“爱德华·斯诺登比我以为的小得多。小,敏捷,干净,像一只家猫。”罗伊说。

        三十一岁的斯诺登兴致很高,与五十五岁的罗女士说笑。

        “我知道你为什么来这儿。”他笑咪咪地对我说。

        “为什么?”

        “为了把我弄激进。”

        我哈哈大笑。

        罗伊说:“他处在一个不可能的位置,既要与自感被他叛卖的美国这个体系就他的特赦/审判谈条件,还要与‘伟大的人道主义者’普京就他长居俄国谈条件。因此,两个超级大国将说出真相的人放到了这样的一个位置,他现在不得不对自己怎样使用他赢得的公众注意和公开说些什么极度谨慎。”

        尽管有着外交家的披挂,斯诺登还是告诉罗伊:“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就会像梦游一样变成一个完全的监控的国家,一个超级政府,它不仅具备无限能力来使用暴力,还具备无限能力来探知(被它当做目标的人)——这是非常危险的结合。这是黑暗的未来。他们知道我们的一切,而我们对他们一无所知——因为他们是秘密的,他们是享有特权的,他们是一个分离的阶级……精英阶级,政治阶级,资源阶级——我们不知道他们住在哪儿,我们不知道他们做什么,我们不知道他们的朋友是谁。而我们这些事他们有能力统统知道。这是未来的方向,但我认为有改变的可能……”

        我们好奇的是,哪一方,或哪几方,窃听了1001号房间的上述谈话?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