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15年12月02日 星期三

    年尾

    《纽约时报书评》和亚马逊推出2015年一百部最佳图书

    科茨、弗兰岑、费兰特、克瑙斯高登榜,鲁什迪、罗琳和李遭弃

    读书报记者康慨 《 中华读书报 》( 2015年12月02日   04 版)

        读书报记者康慨报道年终将至,《纽约时报书评》和亚马逊已各依惯例,分别由本单位的编辑评出了2015年的一百部最佳图书。

        塔-奈哈西·科茨(Ta-Nehi⁃siCoates)获美国全国图书奖的长信《在世界与我之间》(BetweentheWorldandMe)、乔纳森·弗兰岑的第五部小说《普里蒂》(Puri⁃ty)、埃莱娜·费兰特(ElenaFer⁃rante)“才华横溢的朋友”四部曲之四《失去的孩子的故事》(Sto⁃riadellabambinaperduta,2014)之英译本、卡尔·奥韦·克瑙斯高(KarlOveKnausgaard)六卷本自传体小说《我的奋斗》(Minkamp)的第四部英译本在《时报》和亚马逊两个榜单上均有出现。

        但萨尔曼·鲁什迪(SalmanRushdie)的魔幻小说《两年八个月和二十八个夜晚》(TwoYearsEightMonthsandTwenty-EightNights)、英国女首富JK·罗琳伪托男名罗伯特·加尔布雷思出版的成人推理小说新作,以及哈珀·李出版的第二部小说《你去设立守望的》(GoSetaWatchman)虽然报道很多,却均与百佳无缘。

        《你去设立守望的》经历了前半年轰轰烈烈的宣传,到了年底,已经落得个人人耻于提起的下场。

        出版商哈泼柯林斯一度宣称此乃李女士所著美国文学经典《杀死一只反舌鸟》的续作,最终获证不过是半个多世纪以前因水平不高而被编辑毙掉的《反舌鸟》初稿。

        《你去设立守望的》几乎成了美国出版界今年最大的丑闻,《纽约时报》曾直言这是一场“出版诈骗”和“美国现代出版史上史诗般捞钱”的案例之一。密歇根州特拉弗斯市一家书店甚至宣布向购买了李女士新书并感到上当的读者退款。

        2013年的年底,读书报曾刊文报道《纽约时报书评》的一百部年度图书中只有三本译著,似乎再一次确证了美国文学的孤立与自闭。

        今年的局面大不一样。

        读书报统计,2015年《时报书评》的百佳榜上,翻译作品多达十三部,较我们前一次的统计,涨幅超过了百分之四百!

        这十三本翻译作品中,除了我们介绍过的从意大利语译入的《失去的孩子的故事》、从挪威语译入的《我的奋斗·四》《我们中的一员:安德斯·布雷维克的故事与发生在挪威的屠杀》(OneofUs:TheStoryofAndersBreivikandtheMassacreinNorway,奥斯内·塞厄斯塔著)、从匈牙利语译入的《门》(TheDoor,绍博·玛格达著)、从法语译入的《屈服》(Submission,米歇尔·韦勒贝克著)和《莫尔索,反调查》(TheMeursaultInvestigation,卡迈勒·达乌德著)之外,还有从印度尼西亚语译入的《美是一种伤痕》(BeautyIsaWound,埃卡·库尼亚万著)、从葡萄牙语译入的克拉丽斯·利斯佩克托《短篇小说全集》、从西班牙语译入的《我牙的故事》(TheStoryofMyTeeth,巴莱里娅·路易塞利著)、从德语译入的《真相与其他谎言》(TheTruthandOtherLies,萨沙·阿朗戈著)、从瑞典语译入的《捕蝇器》(TheFlyTrap,弗雷德里克·舍贝里著)、从意大利语译入的《普里莫·莱维全集》,以及从波兰语译入的《罪行与沉默:面对战时耶德瓦布内对犹太人的屠杀》(TheCrimeandtheSilence:Confront⁃ingtheMassacreofJewsinWar⁃timeJedwabne,安娜·比孔特著)。

        有人或许注意到了:没有汉语作品,没有村上春树。

        根据鲍克公司早年间的统计,每年在美国出版的图书中,译作仅占百分之三。这一数字被广泛引用,用以哀叹美国文化界的孤立主义和自闭传统。

        罗切斯特大学有个专门研究翻译文学市场的项目,就叫“百分之三”。但学者们怀疑,百分之三也属高估,遂决定创设“百分之三”计划,自行追踪,所用方法是广泛收集书目,同时向出版商咨询,终自2008年起,连续获得相对精确的数据。果然不出所料,三年来的数据表明,百分之三只是就全门类译作而言,而在小说和诗歌领域,译作比例竟连百分之一都不到——大约只有百分之零点七!

        今年,至少在《时报书评》的年终总榜上,这个数字变成了百分之十三。

        长此以往,美国文学的面貌或将大有改观。

        但也不一定。有些国家每年译入图书成千上万,文学面貌照旧一年不如一年。

        我们说的不是德国。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