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21年07月03日 星期六

    我的空地儿

    《 文摘报 》( 2021年07月03日   03 版)

        ■周家望

        我在香河买了套房。难得的是,卖房的还送了个6米见方的小院。小院收拾完,留下个浴缸大小的空地儿,准备种东西。可种点什么呢?一时没了准主意。

        小时候在安定门内前肖家胡同的小杂院里,我家曾有块椅子面大小的地方可以种东西。那里种着一棵十多年的葡萄,葡萄的旁边,每年还爬两三棵丝瓜。夏天,葡萄和丝瓜混合成一架绿荫,像一把大洋伞遮盖住小院。头顶上金黄的丝瓜花,朝欢暮乐,层出不穷。早上站在屋门口伸个懒腰,小风一吹,美滋滋的,凉丝丝的。

        这还不算,到了七八月份,我就能上房摘丝瓜了。那棵葡萄呢,显然被勤奋的丝瓜比下去了。它又馋又懒,还出工不出力。说它馋,每年在葡萄根下埋鸡骨头鱼刺各种荤腥营养,从没亏过它;说它懒,每年秋天只结三五嘟噜儿葡萄“意思意思”,显然是在敷衍了事。

        从安定门搬走后的三十年,一直住楼房,再也没有一寸土地容我种东西。直到香河的“浴缸”出现在我的面前,几千年农耕文化的潜意识再次被唤醒。

        那么,空地上究竟该种点什么呢?种粮食,肯定是小题大做;种青菜,费时费水费人工……母亲说种棵丁香吧,枝叶不生虫,花香有文趣,果子不诱人翻墙;女儿说种排蔷薇吧,花开又香又美,还能做带刺的绿色围挡护住小院;邻居说种牡丹吧,阶前一丛天香国色,满满画意诗情;我自己原本想种棵山楂树,但有一天在小区里遛弯儿,忽然发现我们家东侧竟然栽种了两大排山楂树。

        于是,四个春天过去了,空地上只是自告奋勇地长出一人多高的艾蒿,老远一看,不是高粱,胜似高粱!那块属于我的空地,成了一块名副其实的闲田。

        总不能让这个“浴缸”,永远成为空地儿吧?可转念一想,人生在世,难道不需要“留有余地”吗?

        (《光明日报》6.11)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