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21年05月22日 星期六

    出游的障碍

    《 文摘报 》( 2021年05月22日   03 版)

        ■闫晗

        人在城市久了都想要逃离,小长假去郊区走走看看,于是农家乐就这么发展起来。要是在我们老家,再山明水秀、物产丰饶,都没人主动去农村住哪怕一宿。其实有时候风景还不错,就是饭比较难吃。

        我大学时去灵山,和同学走迷了路,天黑只得找了个农家院住下。那位大爷要给我们做饭。我看着他满院子乱转,似乎是先在院子里垒了几块砖当灶台,又把一扇旧窗户拆了当柴烧,然后开始在一口脏兮兮的大黑锅里摊死面饼子。他看出我诡异的神情,讪讪地解释说:“我们是山里人,可能不太讲究……”但此刻别无选择,只能埋头苦吃那黑乎乎的死面饼子。

        工作后有次小长假跟同学去密云,据说是自带材料烧烤自助,吃了一肚子半生不熟的烤串儿,还有一只兔子大小的烤羊,然后谁也不肯出门去爬山,就在屋子里打一天麻将。

        后来遇到假期,索性走得更远一点。有次去河北某个著名景点,在炎炎的夏日,坐在丝瓜架下,一丝风也没有,听着知了叫,看着不太干净的水面,有逃回城市的冲动。午饭时有很咸的炖鲤鱼、炖鸡、凉拌马齿苋和咸鸭蛋。说是农家饭,可农家院种的东西有限,自己家消费尚未必能满足,何况面对一拨一拨的客人呢。

        又有次去河南,发现桌上吃的菜全都是市场上买来的。转悠了一下周围的田地,发现没什么菜可吃,可菜单上居然有狍子肉和野兔肉。后来我发现每一桌最后都会上一只整鸡,给每人盛一碗汤,基本不会有人动那只鸡。于是,上一桌剩下的这只鸡,厨师会给加工一下,撕成鸡肉丝,下锅爆炒,就变身成了“炒野兔肉丝”。

        阻止我出游的主要障碍,就是担心外面的东西难吃。也可能是我太矫情,没那么皮实。

        (《北京青年报》5.13)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