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21年05月22日 星期六

    普通小学里的特殊孩子

    《 文摘报 》( 2021年05月22日   01 版)

        北京市海淀特教中心定期举行的“影子老师”培训课

        为了在普通小学就读,自闭症、多动症、发育迟缓等特殊儿童每天遇到的困难让人难以想象。为了帮助他们更好地融入课堂,这些孩子身边出现了如影随形的“影子老师”。

        一

        张淼有两个患有自闭症的儿子。大儿子安竹16岁,在北京一所培智学校就读,二儿子安笛9岁,在一所普通小学读二年级。

        “大儿子是不可能上普通学校了,二儿子为什么不试试?”张淼犹豫了很久,决定让安笛晚一年入学,上一所普通小学。“谁不想让孩子在一个好的环境中成长呢?让一个自闭症孩子融入社会的最佳方式,就是让他在真实的社会环境里和同龄人共同成长。”

        张淼明白,像安笛这样的孩子进入普通学校,势必给老师和同学带来很多麻烦。他会忽然大哭大叫、倒地打滚、撕书、乱扔东西,还会做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比如字必须写得和字帖一样,如果做不到,就会把整页纸都撕掉。

        安笛如果想上普通学校,就要解决这些令人担心的问题。张淼打算找一位影子老师,陪孩子适应学校生活。所谓影子老师,就是如影随形般陪伴着孩子的老师,也叫特教助理、陪读老师。在美国,影子老师受雇于学校,对特殊儿童进行陪伴或支持,在中国,影子老师的雇主基本是家长。此外,她还必须找一所对特殊儿童接纳程度较高、允许影子老师陪读的学校。

        不许陪读的原因显而易见。一是学校没有经验,不知道要怎么办;二是校方觉得陪读人员并非学校教职工,存在不可控因素;三是老师并不希望一个成年人整天在教室里“听课”。

        为了减少沟通上的麻烦,张淼选择了北京朝阳区一所有陪读传统的小学。一位有特教经验的女老师主动接收了安笛,得知消息的时候,张淼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二

        确定了学校,张淼着手物色影子老师。因为各种原因,安笛前后换了6个影子老师。这学期新来的影子老师原来是名护士,毕业后接受了一些特殊教育培训,安笛很喜欢她。

        “这是我最满意的一个老师。以前我的手机是随时待命的,影子老师经常会打电话来问我安笛是怎么回事、如何处理,有时候我还要亲自去学校,现在这个老师基本可以及时处理安笛在学校发生的各种事情。”

        因为养育了两个自闭症孩子,张淼也算半个专家,很容易判断影子老师的水平如何,是否适合自己的孩子。“通常孩子在出现情绪问题之前会有一些细微的表情和动作,好老师会很敏锐地捕捉到孩子的状态,主动进行安抚,让孩子休息、喝水、上厕所,以缓解孩子的情绪,避免出现情绪爆发的情况。”

        影子老师每天工作8小时,早上在校门口等安笛,带他进入教室,下午放学把他交到家长手里。她的工作内容非常琐碎,只要是和安笛有关的都要关注,上课时提醒他端正坐姿,书写时安抚他不要焦躁,上课听不懂的内容要及时沟通讲解……除此之外,吃喝拉撒各种事情也在影子老师职责范围内。

        “很多人都认为影子老师的工作和保姆差不多,保姆提供居家服务,影子老师提供入校服务。相比国外影子老师由校方雇佣、属于学校老师的情况,我们的影子老师没有办法起主导作用,在学校的地位也很低。”张淼说。

        但实际上,专业的影子老师是无法替代的。之前老师因事请假,张淼曾去学校陪读了两个星期。她性子急,容易怒火攻心,再加上在班里时刻都能看到自己孩子和别家孩子的差距,心里愈发难受。“家长陪读的效果没有老师好,专业的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做吧。”

        目前,安笛越来越适应学校的生活,自理能力增强,情绪更加平和,还学会了遵守各种规则。他现在认识了好多同学,能叫出他们的名字,同学借给他东西他还会说谢谢。安笛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小礼物,张淼把小礼物都珍藏起来,装满了一个箱子。

        “安笛挺幸运的,学校从校长到班主任,从老师到同学,对他都是一种包容和接纳的态度。他进步很大,让我觉得自己做了对的选择。”

        三

        安笛的例子是一个较为理想的情况,事实上并非每个学校都有这样一个宽松的环境,也并非每个家庭都经济宽裕,雇得起影子老师。

        目前,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聘请一位影子老师的费用大概上万元。但国家并没有通用的资质认证和考核方式,行业里鱼龙混杂,培训三天就上岗的也大有人在。

        “影子老师这个职业刚刚兴起,并没有一套完善的培养制度,很多陪读经验都是老师们自己摸索出来的。”北京慈度星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老师郭静文说。她所在的公司成立于2017年,目前有40多名影子老师,大多是幼师或特教专科毕业,在公司培训并实习后上岗。

        北京海淀特教中心作为官方机构,每年也会培养数十名特教助理,但远不能满足家长和学校的需求。

        “在我们的师范教育中,特殊教育和普通教育是两个相互隔绝的领域。真正让老师愿意接纳这些孩子,一是要改变观念,二是要教会他们怎么做。”北京市海淀区特殊教育研究与指导中心主任王红霞说。

        一位曾经带过不止一位特殊儿童的老师希望,国家能制定一个入学标准,或者给学校及家长提供专业的评测机构。正因为这个标准是模糊的,为了不被学校拒之门外,部分家长选择了隐瞒。那些沉默的家长,有的担心学校会不要自己的孩子,有的担心被老师放弃,有的怕孩子受歧视,也有人不想过早给孩子贴上标签,生怕标签会伴随孩子一辈子。

        “很多特殊儿童在普通小学得到了很大的进步,那小学之后呢?”王红霞期望他们还有学可以上,有路可以走,将来起码能养活自己。

        (《三联生活周刊》2021年第20期 曹玲)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