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21年04月10日 星期六

    香椿上了桌

    《 文摘报 》( 2021年04月10日   03 版)

        ■刘海民

        雨水刚过,市面上就有了香椿。短小芽子,暗紫和绿的色,用些粗大的绳草捆了。

        拎了两把,一把炒蛋,一把腌了。可回头发现香椿的香头不大,看着嫩,吃着柴,像蓬散的蒿草。索性都腌了,先是烧烫水,将香椿粗大的根部烫过,烫了揉搓,再撒上盐去。眼见着香椿的翠绿就有了,然后枝叶渐收,成了软体。一个时辰,香椿就咸了。

        喉上还有残留的椿梗,再上街发现香椿的卖价又跌了。想想刚买过的口感并不可赞,便任凭卖主吆喝也视若罔闻。走过一条街,忽见道边又有个卖香椿的摊,地上铺了块布,只摆有几扎香椿。卖香椿的老妇说话温和,说只剩这几把了,便宜点你拿走吧。我说,昨天刚买过,不怎么样。老妇说,这可是俺自家树上的东西,口味不好,退你钱。

        我说,三把韭菜两把葱的,退啥退?再说了,要退上哪找你去?老妇说,明天我还在。果然,第二天那摊子在老地方又摆出来了。老妇见到问我:香椿咋样,不吹牛吧?

        北方人爱吃香椿,椿芽的样子漂亮,味道也特别。据说香椿除了吃,还能治风寒、风湿痹痛、胃痛和痢疾。我吃香椿,图的咬春吉利,跟了季节吃东西是我固守的一条生活理念。

        “门前一株椿,春菜常不断”。香椿有人喊作“树上蔬菜”,一般春分和清明萌芽,橙赤、红嫩的椿芽蜷曲,后慢慢舒展。后来有了大棚,香椿便五冬六夏都有。

        香椿时节,父亲做凉面。凉面拌料有许多,其中一定有香椿。腌的香椿切得细碎,与胡萝卜、黄瓜、鸡蛋、麻汁等一道放在面条里搅拌,活色生香就有了吃的冲动。

        有一回,北京的朋友到家里来,父亲说香椿刚下来,吃凉面。他把切好的香椿末拿与客人,让先闻了再捏一丢去尝。来客是个文人,香椿嘴里咂过,便吟了个歌谣,说的是北京人喜欢的炸酱面:“青豆嘴儿、香椿芽儿,焯韭菜切成段儿;芹菜末儿、莴笋片儿,狗牙蒜要掰两瓣儿;豆芽菜,去掉根儿,顶花带刺儿的黄瓜要切细丝儿;心里美,切几批儿,焯豇豆剁碎丁儿,小水萝卜带绿缨儿;辣椒麻油淋一点儿,芥末泼到辣鼻眼儿。炸酱面虽只一小碗,七碟八碗是面码儿。”

        父亲说,一吃香椿面,你就忘了炸酱面。吃面前,喝的酒,也上了盘香椿炒蛋,春就上了桌子。

        (《新民晚报》3.11)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