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21年04月10日 星期六

    城市服务新军“夫妻档”

    《 文摘报 》( 2021年04月10日   01 版)

        胡明星正在做保洁

        城市服务夫妻档是一个新现象。“夫妻档”的女性偏重在家政服务、母婴护理等城市生活服务业,男性偏重于外卖小哥、开网约车、家电清洗维修等新经济服务行业。 

        80后汪晏晏夫妇

        晚上9时,身穿工服的汪晏晏回到了自己位于上海松江郊区的小家。提前到家的丈夫已经做好了晚饭。夫妻二人坐在一起吃饭,聊一聊当天工作中的见闻是他们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

        汪晏晏是位80后保洁员,每天早上7时,她背上清洁工具,推着电瓶车出门。上午两单、下午两单,汪晏晏的服务单排得满满当当。因为入职已5年,几乎所有的服务用户都是熟客。

        话不多,手脚快,这些特点让汪晏晏积累起稳定的周期订单用户。当一单单服务转化为工资卡里上涨的数字,汪晏晏决心在这一行好好干,还把丈夫拉入了行。自己做保洁,丈夫做家电清洗、玻璃擦洗等技能单子。很快,他俩成了有名的夫妻档。他们的辛劳也换来了可观的收入,不仅负担得起留在安徽老家3个孩子的日常开支,2018年,他们还在老家买了第一套房。

        这套位于老家县城的120多平方米精装三房,让汪晏晏夫妻俩的干劲更足,汪晏晏的日程排得更满了,她丈夫则长期打两份工,每天凌晨1时至5时,他还做着一份垃圾清运的工作。

        “我们的目标就是存钱再为孩子买房。”汪晏晏坦言,夫妻俩平时花费很少,“除了每月1000多元房租、1000多元生活开支,其余都存起来。”

        90后胡明星夫妇

        胡明星的一天从早上6时开始。为自己和老公准备完当天的晚饭,她便开着电动车从家里出发了。胡明星夫妻俩每月花费1200元租下了一栋民房的三层阁楼,附带一个小阳台。20多平方米的空间内,他们可以自己做饭,唯一的不足是出单比较远,但只要起得早便迎刃而解了。

        胡明星对现在的生活较为满意。她所在的公司鲸致生活是一家面向中高端客户的家政服务公司,有较好的晋升机制。她于去年3月13日办理了入职,通过一年的努力,如今的她单子多、好评多,达标“100单无一差评”,已经完成了从“普通保洁员”到“保洁师傅”再到“鲸选保洁员”的晋升“三级跳”。升至“鲸选保洁员”之后,每一单能增加15元收入。几乎每一天,胡明星都会排满三单保洁,做六休一,算下来每月到手八九千元。

        她本有更高的收入。2016年到上海后,她从事月嫂、育儿嫂工作,最高曾拿到每单1.5万元的收入,平均水平也稳定在每单1.3万元左右。去年新冠疫情发生后,住家阿姨的服务需求锐减,她本打算临时做一阵保洁过渡一下,没想到接单稳定,加上每天都能回家,夫妻俩商量后直接选定了保洁岗。“月嫂收入高,但人也累,两单之间会有不可预测的空档期,再加上每一单中途几乎不能回家,所以我们就决定改变一下。”

        胡明星的先生也做了改变,他到上海后一直从事电器维修工作,业务上已经非常熟悉,但意识到这个工种在原公司面临发展瓶颈,就于去年10月换了新公司。新公司后续能有从事销售工作的机会。在胡明星看来,90后更愿意立足未来做一些新的尝试,“有时虽然钱没多挣,但只要觉得对长远有利,就想试一试”。

        同样是夫妻两人一年20多万元收入,80后汪晏晏的家庭目标锁定买房,而胡明星则笑称夫妻俩很难有存款。“我们都是90后,觉得要对自己好一点,去年买了一辆代步的小车,每月要还3500元车贷和信用卡账单。”

        一日三餐,除了晚上回家吃饭,夫妻两人的早饭和中饭都在外解决,开销也会比较大。而因为在上海打工收入尚可,胡明星经常给女儿买些衣服、玩具寄回老家。不忙的时候,胡明星会叫上丈夫去看电影,丈夫则热衷于带她在周边搜罗美食。这些忙里偷闲的放松,是胡明星生活中的“小确幸”。

        两个人同在上海打拼,让胡明星觉得内心更有安全感,生活也更有奔头。最近公司有站长培训,胡明星报了名,“觉得提前学一点管理总是好的”。

        家政行业乐见“夫妻档”

        鲸致生活的联合创始人王松青坦承,“公司不少女员工的另一半送快递、开网约车,或在盒马当配菜员。虽然这些夫妻各自工作都很忙,但同在一座城市,一方面可以节约租房、用餐等生活成本,另一方面经常交流各自工作中遇到的情况有助于他们适应工作、融入城市。”

        为此,鲸致生活在内部岗位设置上也很鼓励家人一同入职。如今,在公司内部,既有夫妻档,还有母女档。“母婴保洁岗位和家电清洗岗位很适合夫妻一起工作;一些从事育儿、保洁工作的阿姨,会介绍自己的女儿到公司做收纳师,或是从事家政培训工作。”

        为了留住优秀人才,王松青还鼓励家政员们学习深造。1995年出生的王俊梅,是王松青亲自招进公司的一名保洁员,通过公司一系列内部考核,如今的王俊梅已是管理徐汇、黄浦两个片区的站长,交完五险一金,每月到手近9000元。

        她的老公做家电清洁保养,每月有一万多元的收入。夫妻俩对日子挺满意,前年买了车,明年准备在老家商丘买房。但王松青却鼓励他们要多学习,尤其鼓励已在管理岗的王俊梅去读书。“现在上海开放大学开设了家政本科、大专,为年轻人做长远规划提供了便利。”

        东华大学副教授刘峰涛认为,“像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如果少了外卖、快递、家政阿姨这些服务人员,日常生活都将难以运转,城市的发展已经离不开城市服务新军。”在他看来,相比上一代的打工者,现在的80后、90后服务人群大多具备互联网应用、学习能力,夫妻俩选择在同一城市从事服务业,净收入能增加20%以上,“服务者在大城市挣得越多,越让他们有能力为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可以助力城乡共同发展”。

        (《解放日报》3.31 谢飞君)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