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深度
    报 纸
    杂 志
    留学 2022年06月20日 星期一

    新职业“版图”扩大 新赛道打开就业新空间

    记者_杨冬妮 编辑_刘煜 设计_刘仕悦 《 留学 》( 2022年06月20日)

     

        对于当今的年轻人而言,选择职业时已不再是单纯地考虑工作待遇如何与是否稳定。作为生活条件更为优渥,成长在经济和科技飞速发展时代下的年轻一代,他们在选择职业时更加看重兴趣和技能是否可以得到发展以及自我实现。

        2022年6月14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以下简称人社部)向社会公示“民宿管家”“家庭教育指导师”“研学旅行指导师”等18个新职业信息引发广泛关注。近年来,随着数字技术、新兴科技的广泛应用,加之传统行业的不断转型升级,新兴技术领域人才需求不断增大,催生了一大批新职业。在这次18个新职业公布之前,自2019年人社部重启新一轮新职业发布工作以来,已发布了4批56个新职业。我们通过梳理这些职业不难发现,新职业的产生除了顺应社会经济发展的需求外,也使大众对于个性化、专业化、精细化服务需求的不断提升。

     “95后”“00后”或成为新职业主力?军

        随着成长于网络信息时代的“95后”“00后”开始走上工作岗位,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受数字信息技术、即时通信设备和智能设备等产品的影响颇深,其中大部分人对于自己的职业选择、自身发展规划有着不同的认知与期望。

        文化社区和视频平台哔哩哔哩于2021年发布的《青年新职业指南》调查结果显示,76%的18~35岁年轻人表示愿意尝试新职业或已经在兼职或全职从事新职业。同时,有78%的人表示,愿意尝试新职业是因为“符合兴趣爱好”。对于当今的年轻人而言,选择一项职业时已不再是单纯地考虑工作待遇如何与是否稳定。作为生活条件更为优渥,成长在经济和科技飞速发展时代下的年轻一代,他们在选择职业时更加看重兴趣和技能是否可以得到发展以及自我实现。而新职业的诞生恰好满足了新时代年轻人对职业选择的需求,且近年来不断有职业被纳入国家认定的范围,也使社会、家长开始正视年轻一代对于职业的选择,并开始认可。

        同时,新职业的产生也为当下处于“就业难”问题中的年轻人提供了更多就业机会。根据人社部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联合阿里钉钉于2020年发布的《新职业在线学习平台发展报告》,未来5年,新职业人才需求规模庞大,仅物联网行业人才需求缺口总量将超过1600万人。

    哪些新职业受到追捧?

        根据《青年新职业指南》数据,测评师、生活规划顾问、游戏行业从业者、小众文化新职业、直播电商、大数据专家、线下游戏开店等类型的新职业受到年轻人的喜爱。

        直播销售员

        近日,教育科技集团新东方旗下直播平台“东方甄选”的“出圈”,再一次令直播电商、直播销售员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讨论。在东方甄选的直播间中,以董宇辉为首的“东方甄选员”们,将电商销售与英语学习、文化课堂相融合,从天文地理到诗词歌赋,凭借其自身过硬的知识基础及妙语连珠的解说,将本是普通的农产品也卖出了情怀和共鸣,同时也满足了当下人们在消费、娱乐环境之中保持学习状态的需求。作为曾经的新东方英语名师,现在称董宇辉为“直播销售员”也许更为贴切。

        “直播销售员”是在2020年7月被正式纳入“互联网营销师”职业下的工种。据一项2021年的招聘数据,2021年第三季度,直播岗位的大学生求职人数同比增长69.52%。部分希望从事直播销售员这一工种的年轻人表示,该职业非常锻炼人的口才、思维敏捷度及应变能力,这对于那些充满热情、勇于追求新鲜事物的年轻人来说有天然的吸引力,而具备这类特质的年轻人也正是直播行业所需要的。

        除直播销售员外,互联网营销师职业还包含选品员、视频创推员、平台管理员三个工种。选品员、直播销售员、视频创推员三个工种设五个等级,分别为:五级/初级工、四级/中级工、三级/高级工、二级/技师、一级/高级技师;平台管理员设三个等级,分别为:五级/初级工、四级/中级工、三级/高级工。

        电子竞技员

        根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近日披露的数据,全球约有30亿人玩电子游戏。同时,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与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最新发布的《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21年,中国游戏用户规模达6.66亿人,同比增长0.22%,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2965.13亿元,比2020年增加了178.26亿元,同比增长6.40%。

        作为由电子游戏衍生出的竞技体育项目,电子竞技行业近年来蓬勃发展,并于2020年12月被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宣布成为亚洲运动会正式比赛项目。电子竞技员这一职业也受到了年轻人的追捧。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预计达1843.3亿元,“95后”的电竞行业从业人员占三成,平均月薪过万元。

        2021年2月,电子竞技员国家职业标准出炉,对电子竞技员职业进行了明确定义:从事不同类型电子竞技项目比赛、陪练、体验及活动表演的人员。根据标准,电子竞技员共分为五个等级:五级/初级工、四级/中级工、三级/高级工、二级/技师和一级/高级技师。除了明确电子竞技员这一新职业外,国家标准的制定更是划清了“竞技选手”与“沉迷游戏”的界限,让职业变得更加专业。中国文化管理协会副秘书长、电子竞技管理委员会会长王国基表示,电子竞技员除了作为运动员的职业选手外,还有教练员、裁判员、数据分析员和开发者等。2016年,教育部增设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目前,中国已有几十所高校设置了该专业。

        数字化管理师

        近年来随着企业数字化转型进程的不断加快,企业业务、工作流程、监管体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数字化管理师”职业也在这一过程中孕育而生。自2019年1月被人社部纳入新职业以来,目前我国数字化管理师从业人数已超过200万。根据人社部2019年发布的《新职业——数字化管理师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87%的数字化管理师薪资是当地平均工资的1至3倍。

        那么,何为数字化管理师呢?根据人社部给出的定义,数字化管理师是指利用数字化办公软件平台,进行企业及组织人员架构编辑、组织运营流程维护、工作流协同、大数据决策分析、企业上下游在线化连接,使企业组织在线、沟通在线、协同在线、业务在线、生态在线,实现企业经营管理在线化、数字化的人员。该职业的工作任务简单来说就是通过数字化的管理工具、管理手段,为企业实现降本增效。

        受到近年来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企业在面临生存压力的同时也加深了对于数字化管理师这一职业的需求。据人社部发布的数据,我国数字化管理从业人员构成了企业数字化转型的主要力量,但仍存在近千万人的潜在就业缺口。

        研学旅行指导师

        “策划、制定、实施研学旅行方案,组织、指导开展研学体验活动”是人社部于2022年6月14日向社会公示的18个新职业信息中对于研学旅行指导师的定义。实际上,在被正式纳入新版职业分类大典以前,研学指导师已事实存在。

        2016年11月,教育部等11部门印发《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将研学旅行纳入中小学教育教学计划,研学旅行产业开始快速发展。2019年,中国旅行社协会发布《研学旅行指导师(中小学)专业标准》,规定了研学旅行指导师的术语和定义等,从行业角度为研学旅行指导师培养、准入、培训、考核等工作提供了依据。而此次人社部发布的公示,对研学旅行指导师的名称、定义、专业内容进行了权威的诠释及认证。

        与导游不同,研学旅行指导师更加强调教育、文化和旅游的融合,在带领学生感受不同地区的风土人情、景色环境、饮食特色、历史地理等特色的同时,帮助学生增长知识、了解国情,促进他们形成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培养学生的综合素质,这点尤为重要。

        随着研学旅行指导师被纳入新职业分类大典,对从事该项工作的人员进行专业化、正规化定位,这不仅有利于增强从业者的职业自豪感,也将进一步推动研学旅行行业的蓬勃发展。

    新职业发展存在“成长的烦恼”

        随着我国新职业“版图”的扩大,很多年轻人在对新职业“心向往之”的同时存有一定顾虑。准入门槛低、地区供需不平衡、人才培养尚未系统化、职业发展前景仍不够清晰等问题令不少年轻人对选择从事新职业怀有担忧。《青年新职业指南》数据显示,77.1%的人担心从事新职业的收入无法养活自己,58.3%的人对新职业的工作稳定性存在担忧,42.6%的人认为新职业的保障机制仍不完善。此外,“技术迭代快,可能很快被淘汰”“家人不支持、不理解”“听起来不够体面”也是部分人对于从事新职业的顾虑。同时,在新职业人才市场中也显现出了部分问题。一些机构打着新职业资格名义,进行虚假或夸大宣传、违规收费、涉嫌欺骗欺诈等乱象也时有发生。

        不过,国家层面已经开始对这些问题开展治理与规范。2022年5月,人社部印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关于开展技术技能类“山寨证书”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对面向社会开展的技能人员和专业技术人员相关的技术技能类培训评价发证活动进行专项治理。据央广网报道,下一步人社部将会同有关部门组织制定新职业标准,指导培训机构依据国家职业标准开展培训。同时,积极稳妥推行社会化评价,由经人社部门备案的用人单位和社会组织开展评价活动。

        此外,新职业在线学习平台的上线和不断升级也为新职业人才培养提供了可靠平台。据悉,新职业在线学习平台于2020年3月开通,是人社部和钉钉共同打造的新职业数字资源培训线上服务平台。该平台课程依据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建设,为学员提供优质的新职业学习资源。根据钉钉提供的数据,截至2021年7月,新职业在线学习平台学习人数已突破809万,学习人次达到2757万。目前,新职业在线学习平台的课程分为三大类:信息数据类、智能制造类、现代服务类。

        机遇和挑战并存,既然新职业讲求的是一个“新”字,那么在这项新事物的高速发展中也必定存在着相应的问题和潜在风险。相信随着新职业的国家职业标准和技能等级认定的进一步确立与规范,并不断明确培训标准与人才晋升机制,学生、企业、社会对于新职业的认知将进一步得到建立,与此同时,不同行业的新职业人才也将得到更好的培养与发展。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