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留学探营
    报 纸
    杂 志
    留学 2021年08月05日 星期四

    2021《留学》名企探营第十五站

    启扬创想教育日语考试研究院——深入贫困山区,做日语教育扶贫

    扶贫带来契机,教育改变命运。

    记者_胡墨涵 编辑_屈琦 设计_刘仕悦 《 留学 》( 2021年08月05日)

        在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当天,《留学》杂志作为留学行业一线的专业垂直媒体,发起了针对留学行业的摸底与探查活动。

        7月7日,我们开启了西南区域探营之旅的第四站,探访启扬创想教育日语考试研究院。通过采访,《留学》记者了解到这所研究院的老师曾经深入贵州山区,为贫困学生提供日语培训,帮助这些偏远地区的孩子实现自己的梦想。本期探营我们对启扬创想教育日语考试研究院理事长符金华,院长罗鹏,日语教师王维维、郑思哲进行了采访。

    Part 1 机构介绍

        Q1:请介绍一下启扬创想教育日语考试研究院。

        罗鹏:启扬创想教育日语考试研究院主要进行科研、教研工作。我们最主要的项目是通过校企合作,在贵州开展高中日语教学,帮助贫困学生走好自己的人生道路。

        我们始终坚持立德树人,以责任育人。在贵州偏远山区,很多小孩没有机会走出大山。我们以教育扶贫的形式让他们“弯道超车”,他们进入大学以后,会拥有更多的可能性。

        Q2:您可以详细介绍一下刚才提到的日语教学项目吗?

        符金华:这其实是一个以教育形式进行扶贫的项目,我们做这个项目不为营利。第一,我们不向贫困生收取费用。第二,我们会把收入的10%捐赠给当地的教育爱心基金。第三,对学习较好的学生,我们也会授予奖学金。

        这些山区里的孩子学习基础很差,差到难以想象。如果这些学生考不上大学,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有走出大山的机会。有的学生到了高三可能就想打工了。

        我们希望通过日语科目的教学帮助这些孩子提高高考成绩,考上本科,改变命运。

        Q3:这个日语教学项目设置了什么课 程?

        罗鹏:针对高一到高三年级,我们会设定不一样的课程。高三学生是零起点学习日语。在8个月的时间内,我们要教给学生所有高考大纲内要求的内容。

        课程设置中还包含针对心理的辅导。因为山区的学生家庭经济条件不好,许多学生没有自信。我们希望通过心理辅导给予他们更多关怀。

        Q4:研究院还有其他在做的项目吗?

        罗鹏:我们也在国际学校办日语班。不同于以高考为目的的日语班,我们开设的日语班更多的是进行国际交流。在非教学方面,我们还在做欧美的留学、研学以及师资培训。

        Q5:研究院的师资力量如何?

        罗鹏:我们的师资力量很强。我们的老师有些来自985、211院校,另外还有一些留日研究生。我们对老师的从业资质把控是比较严格的。所有老师都已经接受过专业的日语培训。接受采访的几位老师都有国内8级、国际N1级别的日语水平证书。

        Q6:研究院录用教师的标准有哪些?

        罗鹏:首先教师的日语基本功要好。其次在教师的试用期中我们会对他们进行接触与考察,我们很重视师风师德。

        此外,我们还会评估教师的教育情怀。在大城市当教师和到偏远山区当教师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情况。教师的教育理念符合研究院的理念,我们才会留下他。

        Q7:您可以分享一下研究院的研究成果吗?

        罗鹏:我们针对高考、日语语法体系有一定的研究。研究成果会汇编成内部资料,免费印发给扶贫项目中的学生。受经济条件限制,这些学生不会购买学习参考书,也没有看参考书的习惯,所以我们就自费印刷资料发给他们。

        另外,我们会组织来自成都、贵阳、遵义等不同片区的教师举行研讨会,分析历年的高考数据走势,发表论文,做报告。

        Q8:研究院对未来有什么规划?

        罗鹏:我们可能还会开展与其余6门高考外语有关的项目。未来我们可能还会打造一个线上平台,推广线上课程,分享我们的研究过程,普惠学生。

     Part 2 对话教师

        为了进一步了解教育扶贫项目的细节,《留学》记者对参与此项目的王维维、郑思哲老师进行了采访,他们在贵州省德州县的煎茶中学负责日语教学工作。

        Q9:请问您为什么会选择到启扬,到山区做日语教师 呢?

        王维维:我感觉启扬的理念跟大多数机构不一样,了解了启扬“教育扶贫”的理念和实践之后,我深受感动。

        山区的孩子也很感谢研究院为他们带来了走出大山的机会。比如我们班有一个孩子,他就通过日语科目考上了一本,他如果学英语的话是几乎不可能考上的。他告诉我说,他很感谢老师和研究院的支持。

        郑思哲:我在找工作的时候,看到了一部CGTN的纪录片,讲述一个外国人来到大凉山彝族居住的一个小山镇上当扶贫干部的故事。看完整个纪录片后,我觉得教育对这些偏远山区的孩子来说真的非常重要,我想贵州跟大凉山的情况差不多,于是我就到这里来工作了。总得有人去做这个事情。

        Q10:刚接触那边的孩子时,你们有什么感触吗?

        王维维:研究院做宣讲的时候,这些孩子非常激动,因为他们从未遇到过这种接受教育的机会,他们在大山里的机遇是比较少的。

        我记得我的一位学生说过一句话:“老师你带给我的冲击是非常大的。”他说他们平时没有接受这种教育的机会。山区的资源比较匮乏。他很感谢研究院,很感谢研究院为他们带来的机会。

        Q11:就你们所观察到的,山区孩子们的生活和学习环境如何?

        王维维:从生活方面来说,我们平时想象不到的困难,都会在他们面前出现。

        又比如高考之前会放假,为了不让孩子们落下课程,我们要求研究院的老师免费为他们在线上补课,不收费。但是那边的小孩很多没有手机,根本就没有办法上网课。于是研究院的老师就为有手机的同学进行线上补课,没有手机的则单独为他们在线下补 课。

        Q12:有哪些令您印象深刻的学生?您和他们之间有哪些难忘的故事?

        王维维:我的班上有一个叫田露雪的女孩子,跟她相处了很久之后,现在我们已经是亦师亦友的关系。虽然在课堂上我是她的老师,但在生活中我更是她的朋友。    

        其实这个女孩的家庭状况不太好,她在家里还有一个需要她照顾的弟弟,而且她很脆弱,考试成绩很容易受心理状态影响。因此我在接触她的过程中会尽量帮助她,给她做心理辅导。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好。很多时候我们会一起吃饭,后来她微信朋友圈的内容10条里大约有9条都与我有关。

        有一次我因为发烧无法为孩子们上课,这个女孩就帮我管理班级并为我送药。考虑到是她是学生,我就想把药钱给她,她虽然不要,最终我还是让她收下了。我觉得这种情谊很难得。

        Q13:在听过您的课后,学生有哪些反馈?

        王维维:学生很感激我们。8个月的时间里,我们给他们带来了不少改变。为了表示感谢,他们赠予了我们礼物。由于条件有限,他们就用手工的方式做礼物送给我们。当时贵州很冷,他们就送我们鞋来让我们保暖。有一个家长像织毛衣一样去织了双毛线鞋送给我们,我们班上的学生也自发买了双保暖鞋送给我。虽然保暖鞋很便宜,但是他们的心意却非常宝贵。

        Q14:这个项目对当地的教学体系有没有产生影响?

        罗鹏:受条件影响,当地教师与外界进行教学交流的机会比较少,他们的教育理念、教学方法比较落后。比如很多老师从来没有尝试过线上教学。我们的老师过去以后,会根据不同的学生进行分层教育并免费补差,还会进行线上补 课。

        从教育手段、方法、理念和教学管理的角度来说,当地的老师、学校受到我们的影响,获得了很大的启发。甚至年级组长都来向我们老师咨询,他们的老师应该用什么平台,怎样去操作,如何进行线上教学、互动。

        另外我们的老师也经常会与当地英语老师分享教学方法。外语学科会有一些相通的地方。我们会把自己觉得好用的一些教学方法、做PPT的一些技术、吸引孩子们的方法分享给当地的老师。

        作为研究院,我们对教学质量的把控是比较细致的。我们每周会做周报,对每一个学生的学情进行把握,形成非常详细的报告。这个报告我们也会提交给学校,他们可能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管理方式,他们也会向我们学习怎么让学生签到,学生迟到了应该怎么处理,学生缺勤应该怎么去沟通。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