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2年08月04日 星期四

    佩洛西窜访台湾是美国政治失败的恶果

    作者:刁大明 《光明日报》( 2022年08月04日 12版)

      8月2日,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一意孤行窜访中国台湾地区,与岛内“台独”势力大肆勾结互动,引发全球哗然。佩洛西之流的窜台行径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挑衅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与领土完整,彻底违背了作为中美关系政治基础的一个中国原则和三个联合公报的相关承诺,疯狂制造台海和相关地区的紧张局势,损害亚太地区繁荣稳定的局面。

      毫无疑问,佩洛西窜台行径完全是其政治私利执念和特殊利益诉求作祟的恶果,是美国某些政客抱残守缺、固守冷战思维与意识形态偏见的恶果,是长期以来美国政治失败、内外重大政策议程扭曲、罔顾普通民众诉求等多重乱象的恶果。

    美政客错误的对华执念是根源

      佩洛西之流窜访台湾行径的背后,充斥着某些美国政客长期的、极端错误的对华认知与意识形态偏见等根源性问题。

      事实上,早在今年4月,佩洛西就有窜台企图,但因新冠肺炎病毒检测呈阳性而罢手。此次,佩洛西孤注一掷,不顾各方反对窜访台湾,凸显其在对华认知上极度顽固的负面立场与敌对态度。必须看到,佩洛西在华盛顿混迹的35年,几乎都是通过炒作中国议题、大肆抹黑中国而攫取更多关注和资源,并逐渐跻身领导层,甚至最终成为美国联邦政府所谓第三号人物的疯狂发迹史。

      1987年佩洛西开启政治生涯,起初两年在政坛上毫无光彩、无人知晓,直到80年代末抓住机会大肆污蔑攻击中国,抨击老布什政府对华政策的所谓“软弱”,才声名鹊起,挤入民主党内部的上升快车道,在2007年到2010年首次出任议长。2019年佩洛西二度出任议长,正逢美国政府推动对华大国竞争的战略转向,她从党争以及强化个人权力等利益考虑出发,大肆推动负面涉华“立法”。而今,面对着外界对民主党2022年中期选举大概率失手众议院的普遍预估,佩洛西再次为了自身的所谓“政治遗产”而悍然窜访台湾,妄图将自己的“反华”发迹史推向最终的高潮。其为一己之私而毫无政治操守的丑恶嘴脸可谓一览无遗。

      匪夷所思的是,长期对华持有极端错误认知的美国政客,却时常成功吸引眼球、获得更多舆论关注,甚至在华府政坛上掌握更多政治资源。佩洛西算得上是一个最为典型的例子,佛罗里达州的国会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国会议员出身的前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等人都是如此。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政治怪象足以说明,在“驴象争斗”与选举政治的扭曲之下,基于“冷战记忆”而弥漫着的偏见与极端行为,反而成为吸引选民眼球、愚弄煽动利用选民情绪的抓手。反过来,这些负面炒作中国议题的美国政客在衰败的政治体制中不断得势与上位,也促使他们继续在美国对华政策上扮演着极其不负责任的跳梁小丑般的危险角色。

    美国无解的政治衰败是催化剂

      佩洛西窜访台湾,反映的是当前美国无法化解的政治衰败下,政客为特殊利益服务、妨碍正常内外政策议程的现实困境。

      毫无疑问,佩洛西此次窜访台湾完全是为其私利服务,是置美国国家和民众利益于不顾,不仅包括了其对华极端错误执念和留下所谓“政治遗产”的自私倾向,还隐藏着诸多无法见光的特殊利益勾当。这种内外政策完全服务于特定私利而非国家总体利益的状态,如今成为美国政治运行中的基本常态。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几大军工利益集团始终操纵某些国会议员等政客插手台湾问题,对台湾地区表示各种所谓“支持”。而这些政客的唯一目的就是向台湾地区长期兜售各类武器,从而让背后的金主们赚得盆满钵满。甚至,为了尽可能扩大军售规模,某些美国政客不惜在地区乃至全球范围内上蹿下跳、煽风点火,肆意制造紧张与恐慌,沦为挑动冲突与战乱的“战争贩子”。

      与此同时,岛内“台独”势力也大肆在美嚣张活动,利用金钱政治、游说政治等伎俩来诱导、影响美国政客。比较典型的如所谓“台湾人公共事务会”在美政治游说活动。这个由“台独”势力在美组建的组织长期与某些国会议员互动,甚至还推动在国会参众两院分别拼凑出了专门炒作台湾问题的所谓“台湾连线”组织。为了更深层次地控制某些议员,他们还在诸多州和地方层级上别有用心地设置了分部。特朗普政府时期,该组织为了给一位“亲台”动作频繁的国会参议员更为有效地输送利益、实现控制,专门将某个分部迁移到了该议员所在的相对偏远的科罗拉多州,其背后的特殊利益交易之紧密可见一斑。

      近年来,随着美国对高科技产业及其供应链的关注与实施战略布局,美国国内相关产业利益集团从与中国大陆科技竞争、产业竞争及供应链竞争等考虑出发,驱动美国政客介入台湾问题。

      由此可见,这种特殊利益驱动的对华政策完全是与美国国家利益相悖的,只会导致更为极端偏激与错误的决策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美国民众诉求持续得不到有效回应而产生的民怨情绪,美国政客通过进一步甩锅推责、制造所谓“外部威胁”等方式,来掩盖自身的毫无作为和以权谋私的丑恶真相。这导致这些政客更加肆无忌惮地渲染所谓“中国威胁”,炒作台湾问题等敏感事务。特别是在每次选举年期间,两党政客纷纷上演“内病外治”的荒唐戏码,妄图尽可能转嫁国内民意压力。

      必须看到的是,正如佩洛西窜访台湾丝毫无助于解决美国国内如今所面临的通胀难题,更无助于民主党在任何意义上提振其中期选举的选情,以“内病外治”来欺骗选民的妄想注定无法得逞。事实上,就在佩洛西窜台之前,美国国内舆论不但整体上持有不同意见,而且还有政治观察家明确发问:佩洛西窜台到底对美国民众有什么好处?对美国经济有什么帮助?其潜台词是,美国民意持续期待他们的政治人物应该去充当美国面临的各种问题的解决者,而不是窜到地球另一边,成为全世界的麻烦制造者和国际秩序的最大破坏者。

    国家信誉的破产将加剧美国衰落

      佩洛西窜访台湾,揭示的是当前美国国家发展前景的迷失以及美国国际地位的继续衰落。

      近年来,随着美国刻意挑起对华所谓“大国竞争”、渲染所谓“中国威胁”,美国国会在对华事务上持续介入,不断挑衅,影响极坏。而美国两党政客在冷战思维的驱使下,企图以对华竞争塑造出的一个类似于当年苏联的所谓“外部威胁”的压力,来动员美国国内不同力量“同仇敌忾”,缓和国内党争极化,进而推进国内重大议程。这种做法无异于讳疾忌医、饮鸩止渴,丝毫无法解决美国国内的任何问题,如果继续放任,必然会恶化美国自身调整所必需的良好外部环境,最终令其自身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事实上,特朗普政府上台的首年就确定了所谓“对华战略竞争”的大方向,但其后的五年,反而正是美国国内党争分裂、经济失衡、社会撕裂、防控疫情失败的愈发迷失自我的五年。

      佩洛西窜访台湾,再次凸显了美国在国际舞台上背信弃义的一贯嘴脸。在过去一年半的中美互动中,美国总统曾多次公开表达了“四不一无意”的明确承诺,其中就包括了“不支持‘台独’”的清晰表述。既然美国总统有明确承诺,作为议长,特别是作为与总统同党派的议长更应当清楚其中利害关系,维护总统代表整个国家作出的承诺,共同保持美国的国际信誉。

      但佩洛西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仅无视本党领导人的公开承诺,而且还彻底无视中美建交以来历任美国政府的相关承诺。这无异于将美国的可信度彻底归零,让美国的国际信誉彻底破产。事实上,面对着本届美国政府竭力灌输的“美国回来了”等印象,欧洲等美国盟友至今仍心存极大疑虑,担心下次选举之后因政党轮替而导致美国对外政策发生颠覆式变动。而今,佩洛西窜台行径实际上直接告知了包括美国盟友在内的全世界:不用等到白宫政党轮替,即便是同属一党的白宫与国会,也完全可以在重大内外政策上南辕北辙、自相矛盾,从而导致白宫的所有国际承诺随时可以沦为废纸。这些美国政客一手拉低国家信誉的行径注定是美国国际地位快速崩塌的前奏曲。

      今年是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访华、中美关系破冰50周年。50年前两国领导人的务实理性与高瞻远瞩至今仍令人感佩,更引人深思。就在最近,深度参与了50年前历史性时刻的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发出警告,“美国政府对中国的看法受国内影响太大了”,美国的目标“不可能通过无休止的对抗实现”。基辛格的高声疾呼,道破了当前美国国家发展以及内外政策选择上的重大困境。

      当前美国两党政治人物已完全失去了进行专业且理性讨论的意愿与能力,完全陷入了党争乃至“文化战争”的撕裂与对峙。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他们都在不断塑造所谓“对手”与“威胁”,以此来反复实现对选民的刺激与愚弄。一切以当选掌权为目标,丝毫不会真正有效解决美国当前面临的任何内外挑战。换言之,当前的美国陷入两党极化、碎片化乃至部落化,玩弄权术、炒作负面议题的政客遍布朝野,务实理性、谋划国家前途的政治家却难寻踪影。而前者的普遍存在导致的就是一己私利与特殊利益左右国家议程,就是完全失去了对民众正常诉求作出有效回应的意愿与能力,最终加剧的是美国自身的困境与衰落。这是美国的国家悲哀,是美国的必然失败。

      (作者:刁大明,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研究员,当代政党研究平台研究员)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