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2年07月05日 星期二

    巍巍祁连的绿色蝶变

    作者:本报记者 宋喜群 王冰雅 《光明日报》( 2022年07月05日 04版)

        流经甘肃省张掖市临泽县的中国第二大内陆河黑河与两岸茂密的植被、纵横交错的田野在夕阳映照下绿意盎然,尽显勃勃生机,构成了一幅绿色画卷。王将摄/光明图片

      一场小雨过后,祁连山脚下空气清新,草木青翠。

      在甘肃省张掖市高台县新坝镇,群山环抱,山顶白雪皑皑,山脚林木葱茏,绿油油的庄稼拔节生长,在蓝天白云映衬下,仿佛一幅醉人的画卷。

      摄影师王将把满眼的风景记录在镜头里,感慨道:“我的家乡越来越绿,越来越美了!”

      巍峨磅礴的祁连山,位于青藏高原、黄土高原、内蒙古高原交汇地带,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功能区、甘肃河西地区三大内陆河重要的水源涵养地,是西北地区重要的生物种质资源库和野生动物迁徙的重要通道。

      “作为一个巨大完整的生态系统,祁连山与河西绿洲共同构成了阻止巴丹吉林沙漠、腾格里沙漠南侵的防线,构成了拱卫青藏高原乃至‘中华水塔’三江源生态安全的重要屏障。”兰州大学资源环境学院教授李丁说。

      近年来,甘肃省委省政府把习近平总书记对甘肃重要指示要求作为全省工作的总方针总纲领总遵循,坚决扛起筑牢国家西部生态安全屏障政治责任,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整治生态问题,将祁连山生态保护修复和治理抓实、抓细、抓出成效。2019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甘肃考察时,肯定祁连山生态保护“由乱到治,大见成效”。

    “野生动物多了,生态环境好了”

      “6月底,我去杨哥村巡护,在返回的路上,看到黑河沿岸有两三群岩羊在悠然地喝水。这些年,野生动物多了,特别是珍稀濒危野生动物多了,这说明祁连山的生态越来越好啦!”张掖市肃南县康乐镇生态管护员兰斌告诉记者。

      祁连山生态环境持续向好,是这里所有人的共同感受。

      “野生动物种群的数量确实增加了,濒临灭绝的一些物种,比如马麝,又出现了。”张掖市生态环境局办公室负责人曹伟说。

      曹伟多年来从事生态环保工作,亲眼见证了祁连山经过多年的治理修复,重现了往日的宁静祥和。

      中科院一份祁连山生态环境问题整改及生态环境变化评估显示,祁连山整治成效显著,生态环境质量稳中有升、持续向好。草地面积明显增加,植被生长状况总体改善。植被指数、植被覆盖度、植被生产力均呈显著提升趋势。

      而兰州大学对祁连山保护区生态保护状况(2017至2019年)的调查也显示,祁连山保护区内22个保护站中,有15个保护站内发现有“雪山之王”雪豹分布,雪豹数量在350只到500只之间。多年难觅踪迹的珍稀物种频繁被发现,藏野驴、白唇鹿、马麝、马鹿、岩羊、狍、豺等大型野生动物种群数量明显上升,斑尾榛鸡、雉鹑、蓝马鸡、血雉、淡腹雪鸡、暗腹雪鸡等珍禽种群数量也在快速恢复。

    “自然保护区人为扰动大幅减少”

      这些变化的背后,是甘肃省委省政府和祁连山区各地市的持续努力。

      近年来,甘肃省坚持把整治生态环境问题与提升生态文明建设水平相结合,创新生态保护监管手段机制,着力构建生态环境保护长效机制,祁连山生态环境保护取得了明显成效。

      ——祁连山保护区144宗矿业权通过注销式、扣除式、补偿式3种方式,实现全部退出并完成补偿工作,生态环境恢复状况良好,历史遗留无主矿点恢复治理工作全部完成。

      ——42座水电站完成分类处置,关停退出的水电站完成生态恢复治理,规范运营的水电站均实现在线监控和预警管理,保证河道生态基流。

      ——25个旅游开发项目通过差别化整治,全部完成整改和生态环境修复。

      “传统共牧区放牧牲畜全部退出并实现禁牧管理,积极稳妥推进保护区内生态移民,有效缓解人类活动对保护区带来的影响和扰动。”甘肃省生态环境厅党组书记、厅长杨建武介绍。

      今天,祁连山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要性已经在甘肃各级党委政府和公众中达成高度共识。

      “环保违法违规行为得到有效遏制,自然保护区人为扰动大幅减少后,生态修复治理区草木葱茏,呈现出休养生息的良好景象。”杨建武说。

    “人类爱护树木,树木守护人类”

      黄河以西,祁连山北麓,河西走廊生态地位突出。武威市古浪县地处河西走廊东端、祁连山北麓,是全国荒漠化重点监测县之一,北部风沙线长达132公里,有重点风沙口20多个,沙化面积238.9万亩。

      八步沙林场第三代治沙人、管护员郭玺早上5点就出发到林场忙活了,一整天忙着给刚栽种的树苗浇水,直到下午6点才收工。“这批小树苗刚栽种,还很脆弱,需要格外关注照顾。”望着眼前稚嫩的树苗,郭玺的目光充满爱惜。

      八步沙林场位于腾格里沙漠南缘,是古浪县最大的风沙口之一。当地人笑称,“八步沙,八步沙,出门八步就是沙”。昔日这里风沙肆虐,“秋风吹秕田,春风吹死牛”,周围十多个村庄、两万多亩良田、三万多群众的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20世纪80年代初,当地六位老汉在承包沙漠的合同书上摁下手印,誓用白发换绿洲。

      40多年过去,“六老汉”的后代们接过前辈的铁锹,带领群众,护卫着这里的铁路、国道、农田和移民区。

      如今走进古浪县八步沙林场,柠条、香茅草依偎在环林路两旁,一簇簇梭梭、红柳、花棒在沙漠中点缀出一片绿意。

      八步沙,已不复当年的荒凉景象。

      2019年8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八步沙林场考察调研,深情嘱托:“要弘扬‘六老汉’困难面前不低头、敢把沙漠变绿洲的奋斗精神,激励人们投身生态文明建设,持续用力,久久为功,为建设美丽中国而奋斗。”

      总书记的鼓舞让八步沙林场职工更加信念如磐——“一定要坚守,因为被需要,也因为被理解”。“我是第三代治沙人,我很高兴地看到,这些年来参与防沙治沙的群体在不断壮大。”郭玺说,县上年年组织全民压沙、全民植树,人人都参与到防风固沙的队伍中来。如今,在古浪县,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都种上了苹果树、杏树、国槐。“有人的地方,就有树木。人类爱护树木,树木也守护人类。”郭玺说。

      在八步沙林场“六老汉”当代愚公精神的带动鼓舞下,截至目前,古浪县完成人工造林179.23万亩、治理退化草原106.25万亩,实施退耕还林还草工程25.53万亩。

      如今祁连山下,绿色发展理念已深入人心,先后涌现出治沙英雄石述柱、王银吉和时代楷模八步沙林场“六老汉”三代人治沙造林先进群体等生态环境保护治理先进典型。张掖市获得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市,古浪县八步沙林场、张掖市临泽县获得“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称号。

      “过去,我爷爷他们靠几把铁锨开始治沙造林,现在我们有了更先进的技术手段,更坚实的物质保障,更广泛的社会参与,我相信,只要持之以恒,这片沙漠终将变成林海。”郭玺望着远方的绿意,满怀信心地说。

      (本报记者 宋喜群 王冰雅)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