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2年01月12日 星期三

    祈福2022

    作者:谢冕 《光明日报》( 2022年01月12日 16版)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北京,酒仙桥,798,这里有一个艺术中心,一个画展召唤了我。宽敞的展厅,奔放而艳丽的火鹤被无限地放大。一时间,诸多的火鹤在我面前凌空飞舞,光闪闪,火艳艳,热辣辣,那红色的光焰照亮了整个大厅。年青的画家刚从欧洲巡展归来,他带来来自世界的友好和温情,他向我解释这些画。大厅外面,是北京滴水成冰的严寒,加上疫情,人与人被隔离——口罩,健康码,查体温,是寒彻骨的寒冬气象!而此刻,室内,火鹤飞翔在我的周遭。除了火鹤,还有郁金香,以及瀑布般飞泻的迎春花!这里奔涌着鲜花的海洋,这里在召唤春天。

      “有光”!画家给画展这样取名。因为有光,人类得以生存。此刻,画室外面,薄暮冥冥,冷风习习。而环顾室内,火鹤飞翔,郁金香含苞,迎春花绽放,人间顿时充满了光带来的希望,我于是感谢那光,感谢那火鹤的飞翔,以及鲜花的怒放。画家邀请我致辞。我说,让花开放,让光进来,让我们告别疫情,告别灾难,享受光明。

      我讲完话,镜头转向一个诗歌现场。一场国际性的诗歌颁奖典礼在这里举行。评委会把一项特别奖颁给英国的肖恩·奥布莱恩——因为他的诗“具有相当的复杂度与多面性,往往在社会题材中将纪实性让位给想象力与梦幻感”;评委会把另一项特别奖颁发给马其顿的尼古拉·马兹洛夫——因为他的诗“不仅触及我们时代最核心的内在困境,而且创造了比苦难记忆更为长久的内涵”。一位穿着短裙的金发少女,从我的手中接过颁发给英国诗人的奖杯。遗憾的是,这个庄严的颁奖大典,因为疫情,所有的受奖者只能隔空向人们致意。

      但我已十分满足,我毕竟以自有的方式冲破隔绝,我毕竟能以自有的方式面对世界和朋友!绘画、诗歌、鲜花和奖杯,还有困苦中萌发的无限想象力,这就是2021年的最后几天我在北京798的“艳遇”。久经疫情困扰,万众禁足,我心疲惫且伤苦。感谢今日,感谢798艺术中心,它以温情安慰了我。这已经非常美好。我们就这样,把艰难的岁月留在身后。

      借此机会,我还要倾诉我内心的积郁。去年,我读一位素未谋面的朋友的诗——从深圳寄来的写着乡愁和童年记忆的诗篇。关于诗的话题,我该说的都说了。临了,不经意地、没来由地加上了“离题”的话:“祈愿人类友爱,世界和平!”一向行文谨严的我,很为这样的“题外的话”吃惊。这样久旷的祝愿的话,已被遗忘在遥远的岁月,已尘封经年,上面布满蛛丝,何故猛然脱口而出?

      细想也是,心有戚戚,藏不住的。我生于民族危亡的年月,那时,外寇入侵,国土沦丧。伴着我度过童年的,是饥饿,是穷困,是父兄的失业,是家无宿粮、朝不虑夕的苦厄。当时,来自遥远北方的枪炮声和哭喊声,代替了我应有的童年的谣曲。忧患催我早熟。是的,我眼中闪过欢庆二战胜利的泪花,但是,此后的日子,仍常常伴随着惊恐和哀戚。我的人生岁月上空布满阴云,我痛失童年的天真、幸福,以及青春的幻想。我真正的人生始于中年!

      记得当年,朝阳初升,我曾身着戎装,吟诵新中国的第一首政治抒情诗《和平的最强音》:“我们是世界上的绝大多数,我们的声音是世界的最强音,我们并不向他们祈求和平,而是命令他们:‘不许战争!’”和平的呼声响彻云霄,毕加索那只毛羽蓬松的和平鸽是全体渴望自由和平的人们的最爱,是人类共有的吉祥物!遗憾的是,新世纪已过了二十年,世界上的许多地区依然战云密布,我为此不安。于是,我祈愿“人类友爱,世界和平”,这也是我心中最美的诗句。

      2022,它以一串美好的数字迎接我们:双双,对对,和和,美美,吉祥而圆满,亲爱和温情。在中国人的心中,这是喜气洋洋的数字的组合,代表幸福,也代表光明和希望。期待新的一年,我们将拥有来自天上的光亮,我们将恢复自由的呼吸,我们将按照通常的习惯,和所有人亲密地握手和拥抱!也祈愿毕加索的和平鸽永生,如同此时我见到的艳丽的火鹤的迎风狂舞!

      (作者:谢冕)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