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12月22日 星期三

    青山缭绕处 千帆隐映来

    ——2021年的中国与世界

    作者:袁鹏 《光明日报》( 2021年12月22日 12版)

        9月18日,中国政府援助的新冠疫苗运抵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乔莫·肯雅塔国际机场。图为机场工作人员正从飞机上卸下中国政府援助的新冠疫苗。新华社记者 李琰摄

        当年驻军地,今日垃圾场。图为7月3日,在阿富汗帕尔万省的巴格拉姆空军基地附近,当地居民在美军遗留下的物品中回收废旧物。新华社发

        政治极化,撕裂社会;民粹横行,制度失灵。图为1月6日,在拜登总统就职典礼前夕,特朗普的支持者到其典礼场所抗议。新华社记者 刘杰摄

      【世界形势年终回眸】 

      时代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融于同一个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两个大局”同频共振,相互激荡。2021年,一系列重大事态在继续深刻演变。

      2021年之于中国,可谓波澜壮阔。这一年,中国共产党迎来了百年华诞。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政党,中国共产党历经百年沧桑,几度绝处逢生,几度柳暗花明,最终走向辉煌。7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天安门城楼庄严宣告:经过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持续奋斗,我们实现了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在中华大地上全面建成了小康社会,历史性地解决了绝对贫困问题,正在意气风发向着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在这一背景下召开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这是继1945年和1981年之后,中国共产党作出的第三份历史决议。决议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回顾过去,展望未来,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主线,以党和人民百年奋斗为主题,书写了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上最恢宏的史诗,发出了第二个百年征程继续前进的“动员令”。

      把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百年来取得的伟大成就放在更宏大的时空背景去看,会更见其光芒。在遭遇两次鸦片战争重创之后,李鸿章曾发出千年一叹:“时至今日,地球诸国通行无阻,实为数千年未有之变局。”那时的变局是惨烈的,悲壮的,更是被动的,无助的,不堪回首。今天我们讲“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超越中国看世界,是站在中国复兴的新高度把脉天下大势,是主动的迎变、应变甚至求变。对世界的态度,既不自卑,也不自大,而是自信;既不仰视,也不蔑视,而是平视,体现的是一种从容、主动、进取。中国在世界民族之林的被动局面全面改观,正以强起来的面貌傲立于世界的东方。

      太平洋彼岸的美国,从特朗普誓言“让美国重新伟大”,到拜登“重建美好未来”,也在努力打拼。拜登老骥伏枥,高呼“美国回来了”,拨乱反正、扶大厦之将倾的使命感和紧迫感溢于言表。执政一年来,通过《美国救援计划法案》《基础设施投资与就业法案》,实现经济增速超5%,回归巴黎气候变化协议,重返世界卫生组织,修复与盟友伙伴关系,成绩单不可谓不抢眼。但放在历史长河和世界全局看,同冷战后美国一超盛世时的“阳春景象”比,此刻的美国更像是“晚秋晴日”。较之当年克林顿的顾盼自雄,小布什的不可一世,奥巴马的踌躇满志,面对两党撕裂、社会对立、疫情反复、枪支泛滥,特别是特朗普的虎视眈眈,拜登虽志在千里,却显得捉襟见肘。失业率下降与劳动力不足并存的怪象,经济增速背后高达6%的通胀率,乃过去30年所未见,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不得不承认,这“不是暂时现象”,一言既出,全球哗然,美国经济前景让人心中无底。加之疫情、社情、政情不尽如人意,拜登支持率陡然下滑,可谓事出有因。

      究其根本,乃在于,冷战后疏于改革的美国积弊相沿,积重难返。从呼唤变革的奥巴马,到想打破旧秩序的特朗普,再到有心重振美国的拜登,都想对政治极化、社会分化、经济虚化、霸权弱化的美国动大手术,但他们往往造成很大的声势,却难以汇聚成改革的力量,更缺乏中国共产党刮骨疗伤、壮士断腕式自我革命的勇气和条件。美国近20年的变革,“人事的新旧更替,机构的新旧更替,并不与思想上的新旧交替同步”。结果,或来回折腾,或甩锅推责,声势之大同果实之小不成正比。随着2022年中期选举临近,以及2024年“特朗普们”期待班师回朝,留给拜登的时间窗口已经不多。

      拜登说“美国回来了”,但世界已不是原来那个世界。跟不上世局的巨变,则变化的世局必然会脱出美国的控驭;期望像当年那样随心所欲为我所用实现一己私利,已不那么容易。法国、德国等欧洲大国对特朗普背信弃义“心有余悸”,所以坚持“战略自主”,在美俄欧、美中欧等三边互动中保持自身节奏,最终紧跟美国的还是英国、澳大利亚等“盎格鲁–撒克逊”国家(所谓“AUKUS”),以及个别抵不住威逼利诱的小国;东盟各国也没有附和美日印澳所谓“印太联盟”,反倒加快同中国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合作进程,已经用行动表明了他们的态度;美国以自我设定的标准拼凑所谓“民主峰会”,将全球一半的国家和地区排拒在外,最终很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为了聚焦“更大的地缘战略目标”,仓皇撤离阿富汗,再现当年“西贡时刻”,不啻一种历史的调侃,留给苦难深重的阿富汗人民的,则是一种历史的悲怆。可以说,美国在阿富汗的狼狈收场,既是其过度干涉的结果,也是其过度干涉的报应。

      从几十年后的眼光评判今日美国大战略,其最大的错误可能是选择与中国为敌。在对华战略上,拜登政府同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连续性明显大于差异性。坚持以“战略竞争”界定中美关系,将同中国的战略合作置于次要地位,以“赢得与中国的竞争”为中心重塑内外战略,人为地将中美关系推向对立、对抗甚至冲突的边缘,给世界和平稳定发展留下浓重的阴影。孟晚舟回归,“小院高墙”依旧,美国对华高科技的封堵围剿更为精准;对台政策仍一意孤行,不肯回头;以国会为中心的美国仇华反华疑华大环境未见好转。拜登反复宣称美国不同中国搞“新冷战”,但中国时时处处感受的仍是阵阵寒意。如果说中方在“安克雷奇会晤”中表明了原则立场,在“天津会晤”中亮明了政策底线,那么习近平主席同拜登总统的视频峰会则彰显了中方对中美关系的愿景和希望。习近平主席说:过去50年,国际关系中一个最重要的事件就是中美关系恢复和发展,造福了两国和世界。未来50年,国际关系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中美必须找到正确的相处之道。在中国看来,“正确的相处之道”就是“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拜登回应称,“美中关系只能搞好,不能搞砸”,“美方不寻求改变中国的体制,不寻求通过强化同盟关系反对中国,无意同中国发生冲突”。期待美国言而有信,摆脱“中国威胁”这一“心魔”,同中国相向而行,还世界一份安宁。

      2021年的世界,仍然在世纪疫情和百年变局的交叉叠加状态中蹒跚前行。

      年初,科学家们数度预言,新冠肺炎疫情将很快过去,许多国家也放松管控,开始“与病毒共存”,中国的“清零”政策一度遭到质疑。但病毒就像天边的乌云,看似烟消云散,又不时突然涌来,“德尔塔”还未完全得控,“奥密克戎”又不期而至,各国不得不调整政策,甚至重新关闭国门。

      回溯一个世纪前与之相类的“西班牙大流感”,一度觉得当时全球超5亿人感染、数千万人死亡的数字匪夷所思。再看如今在高科技如此发达,人们已经开始谈论“元宇宙”的时代,小小病毒竟使全球2亿多人感染、500多万人死亡,不禁感慨万千,痛心疾首!凸显生物安全等非传统安全的威胁性和危害性远比人们想象的厉害,也远未得到人类的重视。新冠肺炎疫情发展至此,实乃“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特朗普掀起“疫情政治化”“疫苗政治化”逆流,拜登未能拨乱反正,对内令不行禁不止,对外雷声大雨点小,没有在关键时刻担起“领导”责任。大国合作不兑现,不尽快形成全球性抗疫联盟,则疫情之控制恐将遥遥无期;疫情控制不住,何谈全球经济复苏?

      在大国博弈的夹缝和东西文明的折冲中,一批中等强国开始自行其是,另辟蹊径。2021年11月12日,土耳其联合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及阿塞拜疆等六国组建所谓“突厥语国家组织”,引人关注。该组织从此前的“突厥语国家首脑会议”“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迅速演变至今,其志向显然不止于“组织”,而在效法欧盟、东盟、阿盟最终形成所谓“突厥国家联盟”。这意味着,在世界地缘战略的心脏地带,继欧盟、欧亚经济联盟、上合组织之后,一支新的特殊的力量异军突起,其与既有的组织既有重合,又有分别。联系到当前俄欧龃龉、俄乌较量、土耳其的雄心、阿富汗的变局,可以预见,欧亚大陆正在告别冷战后30年的过渡期,进入一个充满极大不确定性的新时代。

      形形色色的国内分裂和国际分化,林林总总的力量排列和国家组合,远不止在欧亚腹地上演,在全球各区域、各领域都有表现,诸如二十国集团(G20)内的中等强国合作体“MIKTA”(墨西哥、印度尼西亚、韩国、土耳其、澳大利亚),颇有另起炉灶自我图强的意味。这种国与国之间的互动、流动和躁动,组织和组织之间的交叉、重叠、错位,或许正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当全球的目光聚焦印太之时,远离全球地缘战略中心的非洲板块在2021年非比寻常。埃塞俄比亚的内战,南非的大骚乱,马里、苏丹、几内亚的政变,萨赫勒地区的恐情,以及年末“奥密克戎”的突发,搅得非洲大陆不得安宁,不仅经济增速全球最低,而且大动荡为过去20年之最。这一动向如不及时加以应对,非洲迟早会成为国际安全形势的暴风眼。非洲大陆理应成为大国合作的试验地而非大国博弈的竞技场。习近平主席在视频出席中非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开幕式时发表的主旨演讲中提出,中国将再向非洲提供10亿剂疫苗,并宣布了中非务实合作“九项工程”。这既是中国人民为非洲兄弟尽的一份情谊,也是同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对非洲各国尽的一份责任,更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具体实践。

      相较而言,美军撤离后的中东地区呈现出多年来少有的平静。多个国家开始缓慢转型,伊朗核问题开始重回谈判轨道,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关系整体出现缓和。长期战乱的中东难得短暂的平静,是中东人民之福,也是世界人民之幸。全球能源价格的波动,“双碳时代”的开启,使得以沙特为代表的传统能源大国处在战略十字路口。中东能否把握机遇,彻底走出“黑暗时代”,我们拭目以待。

      2021年,俄罗斯发布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欧洲告别“默克尔时代”,日本换了岸田文雄执政,大国关系似乎蕴含着某种新的变局。朝鲜劳动党“八大”、老挝人民革命党“十一大”、越南共产党“十三大”、古巴共产党“八大”相继召开,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焕发出新的生机。全球化与反全球化的较量,“脱钩”与“再挂钩”的论争,芯片之战、疫苗分配、气候变化、人口老化……不一而足。国事家事天下事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缠绕在一起,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相互转换,内部安全与外部安全的界限日益模糊,统筹发展和安全两件大事任重道远。

      (作者:袁鹏,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