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6月09日 星期三

    以杂志为窗,让海外读者看见中国

    讲述人:《文史哲》国际版执行主编、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副教授 孟巍隆(美)

    作者: 《光明日报》( 2021年06月09日 08版)

        【一线讲述】

        1998年,我在南京做交换生。古代汉语老师的课非常生动,我被深深吸引了。从美国本科毕业后,为了实现武术梦想,我再次来到中国,继续研习中国古典文化,分别在山东大学、北京大学获得中国古典文献学硕士、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我回山大就职,《文史哲》杂志主编王学典教授正想组建《文史哲》国际版,便邀请我这个美国人加入。

        《文史哲》国际版创刊于2014年,以“为中外学术界搭建沟通对话之桥”为初衷,基本延续《文史哲》杂志厚重的古典汉学风格,每期聚焦一个海内外学界共同关注的问题,选译国内优秀文章、重要理论作品,同时组织英文原创稿件。

        翻译是我们面临的一大难题。刚创刊时,我们招收过各类翻译人才,最终发现,具备现代汉语和国学知识的外国人是最佳译者。为了调制出国际版的“国际化口味”,我们历经坎坷,组织了一支主要由攻读汉学硕士、博士的海外人士构成的翻译队伍。

        引经据典是中国人文学术研究的特色。《文史哲》对专业知识要求高,也给翻译增加了难度。例如,中国古代官僚制度是个非常庞杂琐碎的体系,有很多官位等级、官职名称。汉朝有个官职叫作“光禄大夫”,海外翻译员由于只了解大夫这个职位,翻译成了“姓光名禄的大夫”,幸亏被我们的编辑发现纠正。

        接触古代汉语和中国传统文化已有二十多年,我仍感到学而不厌,愿意为此皓首穷经。最初学古汉语时,《桃花源记》让我印象深刻,文章的用词、节律感都很美,讲述了一个颇具想象力的故事。如今,我在济南组建了家庭,常要求两个儿子背诵《桃花源记》这类经典美文。

        中国并不缺乏世界一流的学者和学术成果,但长期以来,中国与西方的相互了解是不对等的。由于语言障碍,中国缺少参与国际对话的渠道。目前,《文史哲》国际版已被10余个国家的近200所大学图书馆订阅,2020年实现公开出版,还得到了国际汉学界广泛赞誉。2018年,《文史哲》国际版被全球规模最大的摘要和引文数据库——美国Scopus数据库收录,2019年被收入欧洲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索引。

        《文史哲》国际版为中国学者提供“扩音器”,让海外学术界听到他们的声音,我感到很荣幸。期待有越来越多的海外读者通过《文史哲》国际版了解中国。

        项目团队:本报记者 王斯敏、王美莹、陈之殷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