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5月31日 星期一

    “在这个伟大的国度,每个民族都拥有希望”

    作者:本报记者 任维东 李睿宸 见习记者 陈冠合 《光明日报》( 2021年05月31日 06版)

        2003年12月6日,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富邦乡半山小学的孩子们在上课。新华社发

        2021年3月2日,富邦乡半山小学已撤并到富邦乡中心完小,这是孩子们在教室里上课。新华社发

        【幸福故事】  

        无论走在哪里

        我只背靠一座

        叫斯布炯的神山

        我怀里

        只揣着一个叫果流的村庄

        这首名为《选择》的诗,描绘的是普米族诗人鲁若迪基的家乡。1967年,他出生在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彝族自治县一个叫果流的村庄。数百年前,普米族先民从西北长途迁徙而来,选择定居于此。多年之后,鲁若迪基用“长在那片土地上的另一种作物”——诗歌,把他深爱的故乡和普米族文化带出了大山,将当代普米族人民的幸福生活故事传递给世界。

    用诗歌表达对祖国的爱

        站在拉市海湿地附近的玫瑰园里,远望着黛色的大山,身材高大的鲁若迪基向记者讲述着他小时候饿着肚子上学的故事。从11岁起,他便翻过大山、蹚过河流,外出上学。从这个位于小凉山中、泸沽湖边的小山村到县城,五十多公里的路程,往往要走上一整天时间。

        他说:“山区不出产大米,我们一般吃的都是苞谷饭和自己家带来的土豆。可在长身体的年纪,还是常常会感到很饿。”为了以后能经常吃上一碗大米饭,在高中毕业后,他选择报考云南省楚雄粮食学校。却没想到,因为在校期间发表的一篇作品,他开始与诗歌结缘。

        在此之前,作为人口较少民族的普米族,长期处于“有语言而没有文字,有口传文学而没有书面文学作品”的状态。当鲁若迪基走上诗歌创作之路后,儿时在火塘边听过的母亲唱的民歌、父亲讲的故事、家乡的村寨和山水,都为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灵感;而参加滇西笔会、云南省作家协会改稿班、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高研班等经历,则开拓了他的眼界,坚定了他的文学理想。

        从1988年创作的第一首诗歌《诗梦》算起,至今鲁若迪基已出版了《我曾属于原始的苍茫》《没有比泪水更干净的水》《一个普米人的心经》等6部诗集,并收获了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首届汉语诗歌双年十佳奖、第三届徐志摩诗歌奖等荣誉。

        鲁若迪基认为,诗人是爱的代名词。而这份“爱”,从不局限于对故乡、对亲人的爱的表达。虽然在鲁若迪基的诗歌里,很少直接出现“爱”的字眼,但当写到祖国时,他却说愿意“把祖国当作金币”,永远“揣在自己怀里”。

        在这些年里,鲁若迪基发现,家乡的小村庄建起了幼儿园,不少村民家门口停上了小汽车;夜晚读书时曾用来照明的松枝,已被崭新的电灯替代;上学时到县城要步行一天的山路,如今开车一小时就可抵达……曾经想到就忍不住流泪的、被形容为“雪一样的普米人”,正在迎来崭新的小康生活。他说,不论是个人的成长经历,还是在整个民族的发展历程中,都始终能感受到党和国家的关爱。因此,在创作时,自己的爱国之情总是自然地流淌出来。

    将家乡的变化“竖在别人的眼前”

        “当我走上文学创作之路后,我就梦想着通过文学让世界知道这个民族,通过诗歌传递中国56个民族的和睦团结、奋发向上的精神。”鲁若迪基表示。他在诗集《没有比泪水更干净的水》的自序里写道:“我的诗要证明的是,在这个伟大的国度,每个民族都拥有希望。我的诗就是这个民族希望的证明。我的诗就是这个民族希望的一部分。”

        三十多年来,鲁若迪基的作品已经被译为英、俄、西班牙等多种外文。如今,身兼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第四届副会长,云南省作协副主席,丽江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等职务的他,已经到访过美国、墨西哥、法国等国家。越来越多的人通过阅读他的诗歌,接近和了解他的民族和他所热爱的普米文化。

        2003年,写下一首《小凉山很小》诗篇时,鲁若迪基还在丽江市宁蒗县担任财政局局长。作为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和云南省27个深度贫困县之一,宁蒗县曾经长期是丽江市脱贫攻坚的“主战场”。“当时,宁蒗县24万人里有19万人没有摆脱贫困,吃不饱穿不暖,贫困面很大。”鲁若迪基回忆。如今,宁蒗县脱贫摘帽的目标已经实现,包括傈僳族、普米族在内的12个民族彻底撕掉了千百年来绝对贫困的标签。

        2017年,在第六届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开幕式上,鲁若迪基用普米语和汉语分别朗诵了《小凉山很小》,让普米语第一次在大洋彼岸的拉丁美洲回响。他骄傲地告诉大家,自己来自中国一个仅有四万人口的少数民族,如诗中所写,他要将自己的故事、家乡的变化“竖在别人的眼前”。

        “作为人口较少民族的一员,能够见证伟大的变局、参与到伟大的时代,并将自己亲身体会的中国故事传递到国外,我感到非常有力量。”鲁若迪基说,除了继续做好本职工作、培育青年作家之外,未来自己还计划尝试小说和其他形式的文学创作,更好地展现普米族的历史文化和家乡在新时代的发展风貌。

        (本报记者 任维东 李睿宸 见习记者 陈冠合)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