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2月10日 星期三

    烽火中,那一封绝笔家书

    作者:本报记者 刘已粲 《光明日报》( 2021年02月10日 06版)

        陶迅烈士家书。渡江胜利纪念馆提供

        【红色文物背后的故事】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在渡江胜利纪念馆馆藏文物中,有一封珍贵的家书。七页信笺纸上,满是墨水书写出的娟秀字迹,落款名为陶迅。

        陶迅,原名李鼎香,“陶”是他深爱的病故母亲的姓氏,“迅”则取自他最崇拜的作家鲁迅。渡江战役时,陶迅任第三野战军第24军《火线报》战地记者。

        1949年4月17日,渡江战役发起前夕,陶迅接到家中来信,花了2天时间写下了这封给父亲的3000多字长信。

        在这封信中,陶迅述说了共产党人的初心:“我党是有史以来的真正为人民服务的一个政党,是最公正无私的。他的革命目的是为了世界上人人有饭吃,人人有事做。参加共产党都是最优秀的人,至少他要打算不顾私人利益为大众服务。我过去在家中有饭吃、有书读,为什么要参加革命自找危险、自找辛苦呢?就是因为我当时已看出了共产党是人类最合理的一种党派。我是读书明理的人,如果共产党不好,我也不会冒了许多危险、吃了多少辛苦,参加革命事业。”

        谈到革命部队时,他这样写道:“共产党在二十多年以前,还只有几十人,在日本鬼子投降以后,还只有几十万人,没有飞机,没有大炮,国民党有飞机、有大炮,有强大的、富有的美国帮助。为什么他还打不过我们呢?为什么他还被我们消灭了300多万部队呢?这不是偶然的,这不是共产党有天兵神将,仅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共产党为人民办事,受到人民的拥护。父亲,您现在已有两个儿子参加了这种真正为人民服务的翻天覆地的伟大革命事业,这不值得您引以为慰吗?”

        在信中,他还提到解放军的优良作风:“共产党部队的士兵打起仗来像老虎,对待老百姓却像是儿女见了父母。我们部队驻到一个地方,士兵帮助老百姓耕田、挑水、担粪,那是最普遍的事情,至于打骂老百姓则绝对不允许。”

        不幸的是,信件寄出三天后的深夜,陶迅乘一条渡船随部队第二梯队从北岸过长江,当船在江南安徽铜陵附近渡口靠岸时,敌人埋下的地雷被不慎踩响,多名同志被炸伤,伤势最重的陶迅腹内大出血。

        22日拂晓,陶迅的入党介绍人李干赶来看望。躺在担架上的陶迅奄奄一息,用尽全力撕下“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胸章递给李干,“给你留个纪念吧!”

        疼痛毫不留情地折磨着他,大滴大滴的汗珠从陶迅的额头滚落。他一面咬牙强忍着,一面还不忘自己的责任和使命。他用颤抖的声音断断续续地问李干:“我能不能算完成任务?”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把我的一切交给党。”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陶迅向李干嘱咐,“我口袋里的钱,作为最后一次党费。”

        当天上午11时45分,大量鲜血从陶迅的口腔和鼻腔中猛烈地喷出,不久,这位24岁的英雄壮烈牺牲。

        三年没见儿子,陶迅的父亲李吉阶接到家书喜不自禁,可随之而来的,是噩耗,喜悦未尽,悲从天降。

        在家书的结尾,道尽家国情怀,陶迅不忘宽慰父亲:“写了许多,唯一的目的只是希望父亲看开一点、心身愉快一点,不要为儿女们过分挂念,以后在新社会里,儿女们更不会堕落了……”

        (本报记者 刘已粲)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