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1年01月26日 星期二

    美式民主政治陷入结构性矛盾不可自拔

    作者:郝亚明 《光明日报》( 2021年01月26日 16版)

        【鸣镝】 

        在2021年1月20日美国总统交接仪式前夕,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累计新冠死亡病例超过40万例。如此惨烈的数字不仅是对拥有先进医疗科技的世界头号强国的无情嘲讽,更是对美国政府应对疫情不科学、不平等、不担当的血泪控诉。

        过去一年里,美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不力酿成严重社会危机,非洲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点燃激烈种族对抗,美国总统大选引发暴力政治冲突,种种政治和社会乱象,令世人前所未有地惊诧和反思。这些貌似孤立却又内在关联的标志性事件深刻凸显了美国的政治极化与社会撕裂,深刻暴露出美式民主政治体制面临的困局与危机。

        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应对不力揭示了美国严重的社会撕裂。在世界多国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成功经验中,政府担当有为与民众勠力同心缺一不可。从这个角度而言,美国沦为全球疫情重灾区并不令人震惊。一方面,特朗普政府将资本利益与大选需要置于民众健康之上,竭力淡化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性,还不断通过行政命令或社交媒体等干扰正常疫情防控。另一方面,美国部分民众反对因为群体健康而限制个体自由,对保持社交距离、在公共场合佩戴口罩等必要防疫措施持抵制态度。特朗普政府的抗疫表现固然具有明显的特朗普个人特质,但其背后同样有着不可忽视的政党倾向与选民基调。美国皮尤研究中心调查显示,民主党人与共和党人在对疫情的认知和态度上天差地别,约76%民主党支持者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是美国面临的严峻问题,而仅有37%的共和党支持者持这一观点。美国疫情中的社会撕裂既有价值观念层面的撕裂,也有现实利益层面的撕裂。前者突出表现在自由与健康何者为重,后者主要表现为经济发展与群体防疫何者优先。

        社会撕裂阻碍了疫情防控,而疫情蔓延又进一步加剧了社会撕裂。老年人、低收入者、少数族裔等弱势群体受疫情影响最为惨重,遭受生命健康、经济生活等多方面的压力。养老院等长期看护机构中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占全美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40%以上;拉美裔感染新冠病毒的比例特别高,非洲裔因新冠病毒死亡的比例特别高;公共交通司乘人员、清洁工、售货员等低收入服务业人口不得不暴露在高危工作环境中。与之相对,即便在早期病毒检测资源稀缺之时,美国政界名人、社会名流、巨富阶层也能享受优先检测的待遇。穷者愈穷,富者愈富。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之下,美国的经济不平等进一步加剧。统计数据显示,在2020年3月到9月的半年时间内,美国643位最富有者的净资产总额增长了29%,财富的快速增长使美国最高收入者的总净资产从2.95万亿美元增加到3.8万亿美元。

        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当街跪杀揭示了美国严重的种族撕裂。2020年5月25日晚,46岁的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被数名警察戴上手铐制服在地后,白人警察德雷克·肖万将膝盖跪在他的脖子上长达八九分钟,致其窒息身亡。视频一经网络传播,全球舆论一片哗然。这一惨无人道的虐杀事件迅速点燃了非洲裔美国人胸中的怒火,以事发地明尼阿波利斯市为起点,全美数百座城市纷纷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警察暴力示威游行,堪称20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以来规模最大的全国性反种族主义抗议活动。部分地区的抗议示威最终演化为激烈的冲突与骚乱,许多城市被迫实行宵禁,25个州出动国民警卫队维持治安,数州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甚至连白宫都被愤怒的示威者重重包围。尽管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经由网络传播获得了全球关注,但事实上这只是美国伤痕累累的种族关系上的一个小疤痕而已,类似的事件在美国频繁发生。

        “警察暴力地图”网站的不完全统计显示,每年都有数百名非洲裔美国人被警察枪击致死,而且不少死者都是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被杀害。种族问题历来被认为是美国社会分裂与冲突的重要根源,皮尤中心调查显示近六成受访者认为当下“美国的种族关系十分糟糕”。值得关注的是,美国不同种族民众在种族问题认知上存在分裂。大约有65%的白人认为警察杀害非洲裔美国人只是孤立事件,但81%的非洲裔则认为类似事件是广泛存在的一种行为模式。在乔治·弗洛伊德死亡之后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中,依然有77%的白人受访者表示警察值得信任,而非洲裔受访者中这一比例仅为36%。

        美国总统大选闹剧连连揭示了美国严重的政治撕裂。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背景下举行的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可谓是美国历史上竞争最为激烈的总统大选。特朗普即使作为败选者,依旧创纪录地获得了7500万张选票。在大选结果公布之后,特朗普阵营相继以邮寄选票缺乏合法性、投票舞弊、计票系统被人为操纵等理由提出疑问甚至提起司法诉讼,一度引发美国将发生宪政危机的风险。在特朗普的号召与鼓动之下,1月6日其支持者甚至冲击并占领了美国国会大厦。由于形势紧张,美国不得不调集大量国民警卫队进入首都华盛顿特区维持秩序,以确保新任总统就职典礼的如期进行。

        一系列闹剧背后,彰显的是民主党和共和党在政治观点和政治立场上的尖锐对立,确证了美国的两党政治已经陷入了否决政治、恶性竞争的境地。双方在美国核心价值观上存在难以调和的分歧,都视对方的胜利为整个国家的危机。今天的美国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认为对方成员虚伪、自私、思维封闭,以至于都不愿意跨越党派界限进行社交活动,不愿意在各种活动中与对方合作。政治立场在某种意义上已经转化为身份认同,以至于美国学者福山不得不悲哀地指出,美国的政党已经被政治部落所取代。就在拜登宣誓就任美国新一任总统之际,77%的共和党人依然认定2020年总统大选存在严重的舞弊欺诈。

        政治极化与社会撕裂是美式民主政治体制长久以来的痼疾,即使在新冠肺炎疫情这一史无前例的严峻挑战面前,这样的顽疾不仅没有得到缓解,相反还呈现愈演愈烈的趋势。二者之间,政治极化是表象,社会撕裂是本质。固然政治极化会固化或激化社会撕裂,但社会撕裂自身却是政治极化的根源所在。美国的社会撕裂既有结构层面的阶级撕裂、种族撕裂,也有价值层面的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的撕裂、全球主义与孤立主义的撕裂。不仅是移民、种族、持枪、全球化、气候变化、政治正确等重大原则性议题,甚至是佩戴口罩等常规疫情防控措施,都能成为社会撕裂的爆发点。当一个国家因社会极度撕裂而缺乏基本共识的时候,任何政治制度都将无能为力。在某种意义上,美式民主政治体制已经陷入结构性矛盾中而不可自拔。

        (作者:郝亚明,系贵州民族大学特聘教授)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