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15日 星期二

    “哭泣”的咸海来了群中国科学家

    作者:本报记者 王 瑟 王艺钊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15日 08版)

        12月中旬的天气,窗外早已是冰天雪地。但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田长彦仍每日与团队的成员们一起研究着一件事:咸海的重度盐碱地生态建设。

        在田长彦的电脑画面中,荒芜的盐碱土地上,远远望去,生长着一小片绿色的植物。这是位于乌兹别克斯坦咸海干涸岸边穆伊纳克小镇,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的一个30亩实验示范区。小镇的土地属于重度盐碱地,研究人员在这里筛选耐盐耐旱植物,为咸海“填绿”。

    咸海在“哭泣”

        作为中亚第二大咸水湖和全球第四大内陆湖的咸海,曾是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之间荒漠中的一颗“绿色明珠”。其流域面积曾达220万平方公里,覆盖了中亚的广大地区,是中亚地区重要的区域水上运输通道。烟波浩渺、鱼米之地的咸海曾经千帆竞争,是当地最美的风景。

        20世纪60年代开始的“咸海计划”让咸海流域经历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大规模土地和水利开发,使得咸海主要的来源河流——阿姆河和锡尔河的河水被大量用于农业和工业生产,河水无法再到达咸海湖体。加之持续的干旱,咸海失去了补给。

        曾经拥有67499平方公里水域的咸海,50年来水域面积和水量大量减少,致使咸海经历快速的干涸和盐碱化。科学家们监测到,干涸湖底每年产生1.5亿吨的盐尘。它不仅严重威胁到区域的农业和粮食安全,居民健康也受到严重威胁,成为全球最严重的生态灾难之一。

        为了拯救咸海流域的生态危机,1993年,经协商,中亚五国成立了拯救咸海国际基金会。其目的就是在咸海流域开展对话,增进相互谅解,解决咸海流域危机产生的一系列水资源和社会经济问题。2017年7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视察咸海后,认为咸海干涸是人类目前最大的环境灾难,呼吁国际社会联手解决。

        然而时至今日,咸海的问题依旧存在。咸海裸露的湖底就像它“哭泣”后的泪渍,苦苦等待着能让它展颜欢笑的人。

    咸海生态修复与治理有了希望

        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一直致力于沙漠化和盐碱化土地的治理研究,经过20多年的努力,发现了多种“吃盐植物”。这类“吃盐植物”可以在重度盐碱地原土用咸水灌溉种植,将土地里的盐分吸收出来,这样可以使盐碱地能进行植被建设,减轻土地盐碱化。

        2018年9月29日,乌兹别克斯坦创新发展部致信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希望中国科学院分享其在沙漠化防治和盐碱地生态建设等领域的先进技术和成功经验,并协助乌兹别克斯坦进行咸海重度盐碱地生态治理。

        在乌方的邀请下,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开始介入咸海生态修复工作。据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丝路绿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耀明介绍,2019年起,在中科院A类先导“丝路环境专项”的支持下,他们依托中亚生态与环境研究中心,联合乌兹别克斯坦科学家开展了咸海地区的综合科考,提出并完成了“咸海干涸湖盆生态环境综合治理方案”。在咸海流域布设了由80多个气象和水质自动观测站点组成的监测网络,对流域的地下水、径流量、气象、水质和生态等指标进行监测,为咸海流域水资源管理决策提供科学依据。

        李耀明说:“建立咸海流域监测网络的同时,我们还在咸海周边开展了生态修复实验示范和盐碱地植被建植技术示范。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在乌兹别克斯坦的实验示范区,引进了30多种耐盐耐碱植物,并且对重盐碱地植物吸盐土壤改良技术、快速繁育技术和节水灌溉技术进行模拟实验。”

        田长彦表示,他们已筛选出的3至5种耐盐耐碱植物在重度盐碱地和咸水灌溉下长势喜人,给咸海生态修复与治理带来希望。

    为咸海治理贡献中国智慧

        一场特别的视频国际会议——“咸海生态修复与综合治理国际研讨会”11月底在北京、乌鲁木齐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塔什干同时举行,除了来自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日本以及联合国有关部门、亚洲发展银行等国家和国际组织,还有中国的科学家——140多位专家学者“齐聚一堂”,为咸海“把脉会诊”。

        研讨会上,中外科研人员拿出各自生态修复咸海的成果进行探讨。中国科学家在会上提出的“绿色咸海”概念,引起与会者的广泛关注。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所长张元明说:“‘绿色咸海’并非要恢复咸海原有的水域面积,我们是想通过这个概念,让咸海流域的各国保持当地生态的平衡,协调生态保护与可持续发展。”

        基于这个思路,中国科学家提出希望国家间推动区域间实质性合作。全球科学家携手进行咸海生态修复与综合治理,提升应对咸海危机能力。会议期间,与会各方还发起了“绿色咸海国际科学倡议”。

        张元明说:“这将成为各国科学家推动咸海生态修复的共识,必将推动咸海生态修复与综合治理向更广深的领域发展,推动咸海生态修复与综合治理取得令人满意的成果。”

        研讨会上,新疆生地所与乌兹别克斯坦科研机构和大学共建的“中乌生物与土壤联合实验室”在乌兹别克斯坦国立大学揭牌。“近年来,我国与乌兹别克斯坦科研人员进行了广泛合作,已在多个生态研究领域取得成果,我们正在为咸海的生态修复与综合治理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我们更希望各国共同致力咸海生态修复与综合治理,为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贡献力量。”张元明说。

        (本报记者 王 瑟 王艺钊)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