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14日 星期一

    传承手艺,不为流量迷失初心

    作者:王保成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14日 07版)

        【一线讲述】

        讲述人:“阿木爷爷”王德伟之子、系列视频创作者 王保成

        我的童年,是在父亲对木头的刨刨凿凿中度过的。父亲说,我刚出生那几年,村里拆旧房、建新房、打家具的人很多,报酬也比较丰厚。但是当大彩电、大摩托成了每家每户追崇的对象,时尚又好看的新式家具成了家装首选时,找父亲做传统家具的人就越来越少了。当时,父亲还特意研究过新式家具,发现它们大多由三合板、大芯板组成,穿着油亮的“外衣”,好看却不结实。父亲不愿意放弃匠心,即使没了顾客,还是闷头做着。一条条板凳、一个个小玩具连续不断地在他手里诞生,也不图卖,很多送给了街坊邻里们。

        父亲走红网络在我意料之外。我从2013年进入互联网领域,写过自媒体文章,做过剪辑、动画,习惯跟着流量走,制作的视频也是快节奏的。而父亲制作一件物什,至少要两个小时,与短视频的容量大相径庭。

        2017年,我把父母接到身边帮忙带孩子,我和妻子便把主要精力放在了短视频的策划制作上。虽然我是进入短视频行当较早的一批,但是许多年轻创作者慢慢超过了我,说心里不慌那是假的。直到误打误撞地拍起了父亲的木工手艺,才突破了我视频制作的瓶颈期。2019年1月,父亲为了逗孩子做了一只竹筒水鸟哨,儿子爱不释手,我就和父亲商量拍摄一组制作过程的视频。父亲用了大半天时间制作水鸟哨,我剪辑制作上传网络后反响极好,于是我决定拍下去。

        我们决定做系列视频,将木工制作与爷孙情感融到一起,穿插山水风景。父亲听后说:“做个鲁班凳吧,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好多年没碰了,我得边想边弄。”大概花了3天时间,鲁班凳制作完成。它的精妙之处就在于不用钉子和胶水,依靠榫卯结构,一块木头就变成了“合上是木板、撑开是板凳”的精密物件。我用了一天时间剪辑制作,上传后,当天播放量就超过了100万。

        最初拍视频时,我出于传播的考虑,希望增加故事和剧情,现在,我更注重展现父亲这代人身上的工匠精神。鲁班凳算是中等难度,最简单的小口哨一小时就能做出来,最复杂的拱桥则要十几天。慢工出细活是老木匠几十年的准则,想做出好东西,手艺、木料、时间,缺一不可。

        父亲的干事态度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厚重的木材,用电锯开缝只是几分钟的事,但父亲坚持用自己的小锯子。父亲总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做工就得实实在在的。”每当我的拍摄重点“跑偏”时,父亲总会提醒我多拍细节,“让大家看得清楚一些”。渐渐地,我不再为了流量牺牲内容,现在呈现给大家的基本上属于寓教于乐的教程视频,看后可以自己尝试制作。

        我很清楚短时间内怎样获取高额回报、怎么蹭热点。但父亲的态度启发了我:那些都是暂时的,只有把内容做好才是可持续的。现在,我一边拍摄、剪辑,一边跟着父亲学木工。我还筹划建设生产木制品的工厂,准备在短视频之后投入实体经济。

        我给父亲买了智能手机,教他上网。以前他只能在村里看别的木匠干活,现在可以用手机向全国甚至全世界的手艺人学习。这对他影响很大,他第一次做竹椅时,通过灌沙、火烤将竹子弯曲而又不至于折损,就是从网上学来的技巧。

        我与父亲就如榫卯结构一样,互相借力、互相支撑,从而达到稳固状态。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想法——把老手艺传承下去,不能为了流量而迷失初心。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