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06月05日 星期五

    闲游诗之岛

    作者:查干 《光明日报》( 2020年06月05日 14版)

        这是一次闲闲的游历,闲者仙也。有人不是说过“你老兄甚得悠闲,像神仙一般”这样的话吗?我倒是不相信有神仙存在的,因为诗人艾青老送我的墨宝上也写:“上帝与魔鬼都是人的化身”。然而,这一次在闽地,我确实过了几天神仙般的日子。其实,在一定意义上说,人与仙的距离,只一步之遥。人若想当神仙,亦不难,前提是:心灵要清明,身不染杂尘,干净、安逸、克制物欲,与大自然和谐共处,就是。

        有人说,优美的环境使人变成仙。这一次,我倒是有了切身体会。去年,应朋友之邀,我前往闽地一座著名岛屿,参加那里的国际诗歌节。承蒙主人的大度与眷顾,有了自主游岛的机会。这方被人称作“诗之岛,梦之屿”的岛屿,面积并不大,是一座纯粹的步行岛,几乎不见什么车辆,连自行车都不见。朋友说,步行绕岛,只需个把小时,也就是六七公里的样子。但它风水独特,极具神韵。有话说,一方风水养育出一方人,此话不假。这方土地,不仅神奇而且古老,古老得有些仙风道骨。初登岛,我就觉得,这该是神仙光顾之地。亦因为如斯,岛里出了很多有识之士,而且知名度都很高。其中我所熟悉的,就有名扬中外诗坛的著名诗人舒婷。著名二字,如今大多是虚拟的,甚至泛滥成灾,然而,对于她是名副其实的。犹如台湾一位罗姓诗人所说:“没有朗诵过《致橡树》的学生时代,不能算很完整。”他说:“《致橡树》就是这样‘魔性’的存在。”他举例,一个平时调皮捣蛋的台湾小男孩,在晚会上,却变得一本正经,深情款款地朗诵起: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也巧,此次登岛,我第一眼便认出诗人所描摹的凌霄花。它在秋日阳光下,攀援得很高,犹如一抹霞光,缓缓地在上升。这一定是诗人童年时所关注过的尤物,并且赋予了她灵感与启迪。不然她写不出如斯生动、细腻、比拟贴切的爱情诗来。生长在草原上的我,是未曾见到过凌霄花的,读到《致橡树》之后,一直想象,凌霄花究竟是怎样的俊俏模样。直到有一年,随作家采风团去庐山参访美龄宫时,才见到院中一株高树上攀援而上的痴情花卉,很是入眼,亦入心。读过树下说明书才知道,它就是凌霄花。诗人也喜欢凌霄花,并赋予了它更深厚的生命内涵。无疑,诗人不少佳作的创作灵感和思维的深度高度,来自这座养育她的小小岛屿。这座岛屿,本身就是具有生命内涵的一首抒情诗。它洁净、宁谧、优雅、内敛,与众不同。主办方安排我们下榻一处十分别致的三层楼民宿。说它是古代客栈,也无不可。它不仅古色古香,更具庄重和典雅之气。它给人的想象力、亲和力和舒适度,不次于现代星级宾馆。这里的建筑,大都标有铜铸说明书,属于文物古迹。这些建筑,不仅设计合理,内设也极具人性化。空间大,空气极易流动,亦不缺乏从屋顶泻下来的缕缕阳光。建筑与建筑之间的距离,也相对宽敞,相互关照得十分得体、合理。可见,始建者的智慧与审美能力,是超乎于众的。诗人笑着告诉我们,那座高高的六角楼中层,就是本人当年的闺房呢。在六角楼周边的高屋上,垂挂着长短不一、高低不一、大小不一的三角梅。它的中文学名为光叶子花。这里的三角梅,似乎都是从这些古建筑里自然生发出来的。不仅和谐,亦达观,见了让人惊叹不已。回京之后的日子里,每每想起岛屿上无处不在的三角梅,心田就会芬芳起来。总是觉得,它就是那方岛屿不朽的精灵。

        我最早与三角梅相遇,是在从昆明驱车前往越南河内的那段长长的路途上。此物俏丽、鲜艳,在家家户户的门楼上,随意地垂挂着。在河内胡志明宁静的故居里,它也静静地在向日生发。之后,年深日久,所留记忆也渐渐淡漠了。不像这座小小岛屿上盛放的三角梅,让人如此惦念不忘。更让人诧异的是,这座岛屿上的岛民,为何爱梅如斯?除了眼前这些高大的三角梅,这里那里艺术地摇曳之外,盆栽的三角梅亦布满各处的亭台楼阁,以及每家每户的明亮处。似是盛装的女童们,欢快地在笑闹、舞蹈。看来,择取不同的环境,不同的角落,诗意地栽培各种形态的三角梅,是这里匠人们审美趣味的独到之处。美,是无声的情话。他们让美的三角梅,站出来说话,真是别出心裁。于是我揣度,月光下的三角梅、细雨中的三角梅,会是怎样一种神态呢?

        登岛第三日那天清晨,我们行至岛屿最高处,见日光与岩石,在晴空中相依相衬,俯视烟尘世界。此处人称日光岩。缓步登临,上得几十个台阶,见一株硕大的三角梅,高高挺立在台阶旁。越过梅影望将过去,它空阔的背景后边,是隔海的厦门城郭,和那两座鹤立鸡群的双子星姊妹楼。无尽的朗朗天宇,在波光潋滟里,梦幻般地浮现。天宇蓝极,蓝得让我们屏住了呼吸。我猛然想起,台湾诗人罗门诗句:“蓝到蓝里去”。极目处所展现的,无疑是一幅绝美画面。不仅美,而且具有哲思般的神秘色彩。用我贫乏的语言,很难描摹出它全部的神韵。那一年,中国诗歌节在厦门举办,我也来过此岛。只是见游人如织,黑黜黜一片,便却步而退,未能登临小岛最高处。这一次,决意登临。果然,风光尽在一览之中。岛屿全貌,亦尽收眼底。在山与海相连处,碧波中的城市倒影,展现出它的漪动之美。这一天,游人亦不算少,但没有一点喧嚣和吵闹之声,也没有拥拥挤挤,你推我攘的乱象。更不见痰迹、纸屑和烟蒂。其间,见有一位中年女士手中滑落几片瓜子皮,我心生疑虑,怕她掉头而去。然而她,回过头弯起腰,拾起瓜子皮,放入纸袋里,其动作优雅且得体。于是,我大舒一口气,送予她赞美的目光。这说明,安适净美的环境,的确会使人自觉、自律。由此我相信,贫穷落后的生存状况彻底被改变之后,我们现代文明的社会风气,必定会被全范围地发扬光大起来。这座岛屿,不就是典范吗?它不仅做到了这一点,而且影响着千万游客的文明举止。它的美名,就叫作——鼓浪屿。

        (作者:查干)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