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20年07月22日 星期三

    疫情期间花样自救 实体书店出现回升趋势

    本报记者舒晋瑜 《 中华读书报 》( 2020年07月22日   01 版)

        本报讯(记者舒晋瑜)疫情暴发对出版发行业造成巨大冲击,实体书店的客流量和销售额均呈现断崖式下滑。据初步统计,仅北京发行集团实体书店的客流和销售均同比下降90%以上;杭州晓风书屋共有门店15家,连续3个月的经营状况,书店销售(包括网络销售、微店平台)只有往年的15%。面对如此影响,业内纷纷采取自救措施,一手抓防疫一手抓生产,目前销售已逐渐出现回升趋势。

        作为首都国有图书发行文化企业,北京发行集团在疫情防控期间,在确保防控安全的前提下,大型书城一直坚持营业,践行国有图书发行主渠道的责任和担当。“作为国有图书发行主渠道,保障疫情期间的图书需求仍是我们的首要任务,各大书城和主要门店坚持营业,同时全力做好三个保障:一是保障主旋律图书的供应,包括在零售环节和征订环节;二是保障防疫类图书和卫生保健类图书的供应;三是保障中小学教科书发行。”北发集团副总经理郑岩表示,针对实体书店客流和销售大幅度下滑的局面,北京发行集团从以下几个方面作了调整:一是通过电话、网络、新媒体等非接触模式实现销售,弥补实体书店渠道损失;二是抢抓团购销售,充实团购部门力量,主动与团体客户对接,最大限度提升团购销售,降低零售损失;三是提前做好开学备货工作,开展线上征订模式,全力保住教辅图书这一重要销售板块;四是提前谋划后疫期营销活动。

        “实体书店在电子读物和电商双重挤压下,经营本来已是困难重重,疫情对书店的打击更是雪上加霜,在复工清单里书店是被列入负面清单行业,当时只觉得书店也许要歇菜了。”杭州纯真年代书吧创始人朱锦绣说,生活还要继续,文化沙龙仍旧需要开展。尤其当疫情不明朗、人们情绪低落消沉时,更需要愉悦精神的文化活动来消解人们低落消沉的情绪,鼓励人们勇敢面对疫情带来的困难。

        所谓“危机”即是危险+机遇。疫情之后实体书店面临的已经不是疫情之前的经营环境。北发集团深刻认识到这种变化,顺势而为,积极采取有力措施,以全新面貌迎接后疫时期的读者,比如:深化实体书店转型升级,包括功能升级、业态升级、模式升级和环境升级,加速线上线下融合发展;重新研究确定线上、线下、批发、团购、古旧图书、外文图书等各条业务主线的经营定位,创新经营模式,再造业务流程;统筹规划多元业态布局,打造与主业定位形成互补、与主业经营相呼应、利益最大化的多元业态经营体系。

        古旧书是中国书店的立身之本,也是近70年的经营特色。据中国书店董事长张东晓介绍,疫情期间,中国书店坚持在经营中抗疫,在抗疫中经营,是最早回归常态经营的文化企业。中国书店积极采取多项务实举措,攻坚克难,施行多线并行,采取开放实体书店与网络平台多渠道。中国书店始终秉持着“为读者找书、为书找读者”的经营理念,为广大读者提供更多选择。比如,他们开设天猫商城-中国书店旗舰店,销售由中国书店出版社出版的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秀图书,且在疫情防控期间,为广大读者提供优惠的图书折扣。中国书店海王村拍卖公司在疫情防控期间,发挥网络拍卖的独特优势,通过海量图片配合文字介绍的方式将拍品在网络平台上展示,让藏家足不出户就可轻松浏览到拍品。面对疫情对经营工作的严峻影响,中国书店采取多种举措,利用自身古旧书特色业务的收售、修复、出版、拍卖全产业链,积极应对销售下滑趋势。张东晓表示,中国书店坚定信心,疫情防控常态化,大力推进线上业务,加强专题策划,打造在疫情防控期间,中国书店发挥国有出版物发行主渠道的阵地作用,一手抗击疫情保安全、在孔夫子古旧书平台开设了中国书店有限责任公司、中国书店中关村店、中国书店新街口店、中国书店灯市口店、中国书店报刊店等网上店铺。在此期间,各店加大网店“每日上新”图书的上架量,为古籍旧书爱好者提供更广阔的园地。同时,书店开展后劲儿项目储备,加快推进出版社选题策划,加快书店文创产品的研发,更好发挥我店特色业务优势和经济价值,并大力开展线上线下宣传活动,提升中国书店品牌影响力。

        疫情期间,纯真年代书吧举办三十多场线上线下的活动,其中几场值得推荐。朱锦绣说,目前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消费者消费愿望降低,书店房租高居不下,人工成本只涨不减,而书店的图书几乎沦为购书者获取信息再转到网上购买的媒介,所以对资金链本就是非常弱小的书店,非常难以承担。“纯真年代书吧可能是国内最早的书吧,我们就是要做一个以书为主题的阅读空间和沙龙空间,并辅以茶、咖啡、餐,即现在的书店+的功能,这样多种需要在一个空间里得以解决。期间,我们开展的外卖业务,尽管量很小,但是因此让书吧有所动静,争取让书吧勉强支撑下来。”朱锦绣认为,无论什么情况,纯真年代书吧始终开展多种文化活动,让读者们走出家门来到一个公共的文化休闲空间,以此来促进消费,让书吧更好地生存下来。

        网络销售一直是杭州晓风书屋的弱项。掌柜朱钰芳说,迈开步伐跨界结合是晓风书屋的新活法,书店有近30万会员群,活跃在书店的60个微信群、微信公众号及微博上,通过视频、直播和微店信息维护好私域流量,产生无门店销售。开设直播形式运营书店是比较新颖的举措,为书店吸引流量。“开直播,我们是新兵,带着对书店的情怀,做直播更像是在‘种草’,希望让更多读者在云平台认识我们,有机会走进实体晓风。”朱钰芳说,晓风书屋分店位于多个博物馆内:中国丝绸博物馆、良渚博物院、浙江美术馆、杭州海塘博物馆等,与博物馆相关藏品配套研发,带动书店图书+文创的销售,如晓风与丰子恺先生后人一起合作开发了“子恺”文创衍生产品,与图书一起混搭经营。这些产品不仅为晓风书店的品质提升、增强了与读者之间的粘性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也为“晓风”的发展提供了盈利能力。朱钰芳认为,让读者恢复信心走出家门,走进书店,除了书店自身的努力,还需要社会力量。

        疫情期间,实体书店的零售、团购、多元化等各项经营业务开展困难,基本无货币回笼,企业运转资金不足。同时,受疫情影响,市场购买乏力,门店销售回暖缓慢。3月,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了《关于支持出版物发行企业抓好疫情防控有序恢复经营的通知》,很好地提振了全国发行人的士气和信心。郑岩表示,还希望政府部门能够进一步加大扶持力度,深入推动各项扶持政策落地生根,有效降低实体书店负担,并从资金、项目、产业等方面给予支持。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