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19年09月25日 星期三

    在生活赐予的柔软和深情之外,童话一遍遍讲述着世界上的种种可能。

    《汤汤奇妙故事集》:追寻所有的柔软和深情

    梁鸿鹰 《 中华读书报 》( 2019年09月25日   16 版)
    汤 汤
    《汤汤奇妙故事集》(含《到你心里躲一躲》《别去五厘米之外》《曾曾曾曾曾祖母的萝卜》《姥姥躲在牙齿里》),汤汤/著,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2019年4月第一版,20.00元/册

        对童话,我们的了解也许十分有限。

     

        我们只知道,童话是说给世界听的奇妙故事,童话里有大自然的神奇、阳光的灼热、动物的灵性、花草的繁盛,有人类平时看不到也实现不了的梦想。其实,童话是与生活最好的对话,比如阅读汤汤的童话,就常有这样的感受。在童话里,我们常常会遇见那些脑袋里装满奇思妙想的主人公,他们有的拥有异乎寻常的外表,有的很不起眼,他们或在地面上移动,或在天上飞翔,或钻山进洞,或出入江河,他们有着与一般人不同的信念,他们从不放弃梦想与开辟新生活的愿望。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有着最纯净无忧的心灵,可以为你敞开胸怀,为你感叹忧伤,让你叹息、感动和融化。

     

        比如说,底底村有个叫木零的孩子,七岁的时候就开始被大人派到傻路路山包取宝贝,傻路路山包住着喜欢小孩子的鬼。年复一年,凭着大人教的四句话,木零每次都顺利地从一个叫光芒的鬼的心上取到了宝贝珠子——珠子一年比一年小,在这个过程中,光芒的眼睛越来越暗淡,木零的心渐渐失去了温暖。当木零长大了,要派自己的孩子到傻路路山包取宝贝的时候,光芒却来到了底底村。光芒说着和当年大人教给木零一样的四句话,进入了木零的心里,看到了从前发生的事情。当年木零从他心里拿走的珠子“凝着快乐的、悲伤的、平常的、不平常的记忆”,没有了珠子,他的记忆也就丢失了。他还发现木零最后一次取走宝贝珠子时在他心里留下了一颗眼泪,因为这颗眼泪,光芒原谅了木零。他们说着再见,也许再也不会见,但就在这个寒冷的夜晚,木零的心找回了温暖的感觉。这便是汤汤童话《到你心里躲一躲》给我们讲述的故事,让你感悟到生命中、人性里的种种况味。

     

        童话让我们感受生活中的梦想、力量与安宁,它好像有一种能够分享这个世界所有奥秘的雄心,这些奥秘也包括大自然能够赐予我们的,正如汤汤在童话《你是星星吗?》里所说的,“星空之下,是树,是草,是泥土和石块,是山丘和水流,是星光和月色,是广阔和寂静,是神秘和未知。”但更加神秘与未知的,当属人的精神世界。那不可靠的人性,那言与行的不时乖离,那每逢孤独无助需要别人施以援手时的急切,真正反映了我们的脆弱。

     

        我们怕陷入孤立,希望能获得与他者亲近的机会,获得可靠的帮助,可一旦脱离了无助的恐惧,便会不自觉地滥用选择,比如无情地抛弃一只无家可归的野猫,比如忽略或拒绝别人的一点点善意。这些在有的时候虽属“人性里偶尔一闪念的懦弱和冷漠”,但也足以引起我们的注意。这篇童话中小夏吉的愧悔和自责,应该成为我们的警钟: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看起来很小很小的无情和太多太多的麻木了,在我们追寻世界的美好的时候,怎么能缺少哪怕是很小很小的柔软和深情呢?

     

        在生活赐予的柔软和深情之外,童话一遍遍讲述着世界上的种种可能。童话作家就像世界的探求者一样,目光始终注视着世界上的神奇,化不可能为可能,寄托人类的愿望、情感和信念,反映人类经历一切波折之后的喜悦与感叹。像《皇帝的新衣》里的那个小男孩一样,童话作家不失时机地将笔触探向生活中的问题,鼓励人们去打破一个个错误的“神话”,去反思一些既定的规矩。童话《别去五厘米之外》里的球球小妖们原来被灌输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规矩,要带上尺子才能出门,所以“悲伤是自己的,快乐也是自己的,他们最亲密的朋友就是尺子了”。有一天,当小妖阿紫问阿蓝是不是快乐、是不是孤单、是不是很无聊,阿蓝就说,“我知道每天都要喝露水,知道不能离开房子五厘米之外,知道离开房子的时间不能超过十九秒,知道和另一座球球小房要保持十四厘米的距离。难道,我知道得还不够多吗?”但当阿蓝和阿紫打破了别去五厘米之外的规矩之后,却发现什么可怕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而生活变得如此有意思。原来,是那个声音沙哑的最年长的球球小妖忘记交代了最重要的两句话:“去了——也没关系!/去了——真的没关系!”

     

        童话作家往往是生活目光澄明的观察者,他们看待世界、把握世界的重要方式,就是用最浅显、最朴实的方式诉诸人的想象,而他们的灵感与素材是无边的生活。正如帕斯捷尔纳克所说,诗歌无须到天上寻找,要善于弯腰,诗歌在草地上。当然,更无须帕斯捷尔纳克说,文学在日常生活间,在每个人身边点点滴滴的聚合中。汤汤的成长就像是一个童话,经历了一个由不可能到可能、由平凡到不平凡的瑰丽蜕变,这是她童话最丰沛的源泉。

     

        在由海南飞往北京的万米高空上,汤汤对我讲过,当她第一次乘火车去领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的时候,爱人送她到火车站,离别前抱着她开玩笑道:“我抱着你,就像抱着一个奇迹。”是的,由一位普通农家的女孩子,成长为一位深受读者喜爱的儿童文学作家,这种“奇迹”好像每时每刻都能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但也好像很容易从我们身边溜走。我们有生长奇迹的能力,同样有放弃、掩埋、淹没奇迹的浑然不知的弱点。

     

        深邃而无边无际的生活对作家来说,就像是每日必然迎接的清晨,它不仅仅是文学创作的源泉与素材,还能够成为不折不扣的榜样。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