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19年09月04日 星期三

    琳达·博斯特伦·克瑙斯高出版小说新作《十月的孩子》

    中华读书报记者康慨 《 中华读书报 》( 2019年09月04日   08 版)

        大书

     

        四十六岁的瑞典作家和诗人琳达·博斯特伦·克瑙斯高(LindaBoströmKnausgård)刚刚出版了小说新作《十月的孩子》(Oktober⁃barn,右图)。

     

        从2013年到2017年,琳达再度被强制送入精神病院——她称之为“工厂”,到处听到尖叫,爆发,人人在自己的黑暗里生活。瑞典精神病学界偏爱使用电痉挛,她也接受了这种疗法,以缓解严重的躁郁症,同时也带来了记忆混淆和记忆丧失。每次电击之后,如同电脑重启,内存清空。作家失去记忆,人失去人生,世界失去历史。一片空白之中,重新开始新一轮的记忆练习。护士玛丽亚告诉她:“你必须记起来,你必须记起来才能写东西。”

     

        她是四个孩子的母亲,经历了九年的婚姻,刚刚与一个挪威人分居。怀最小的一个时,她尝试过自杀。记忆一点一点地聚集,拼缀。自责:是我的错吗?是我的病毁了这个家吗?一个苏联少年先锋队员的形象从童年看过的画报中浮现。他们是十月的孩子。蓝裙子,白衬衣,红领巾系在胸前,代表着力量、集体和信心。“你不必再做儿童了。你已经是一位同志了。”

     

        《十月的孩子》是博斯特伦·克瑙斯高的第三部长篇小说。中华读书报2016年刊登过她与丈夫分居并以前作《欢迎到美国》(VälkommentillAmerika)入围奥古斯特奖决选名单的报道。

     

        更多的读者通过她丈夫的书认识了她,尤其是《我的奋斗》第二卷。

     

        在这一卷里,卡尔·奥韦·克瑙斯高详细记述了他和琳达·博斯特伦在斯德哥尔摩确立恋爱关系的过程。有一段是这样的:

     

        我们去了人民歌剧院。这是琳达喜欢的地方。每天晚上打烊前他们都要放俄国国歌,她喜欢俄国的一切,尤其是契诃夫。

     

        “你读过契诃夫吗?”她问。“没有。”我说。

     

        “没有?你必须读”

     

        热情劲一上来,她的嘴唇会先分开,撅起来,然后话才出口,我坐着看她说话。她嘴唇好美。还有她的眼睛,灰绿色的,闪闪发亮,它们是那样漂亮,多看一眼都会受伤。

     

        “我最喜欢的电影也是俄国的,《烈日灼人》。你看过吗?”

     

        “恐怕没有,没有。”

     

        “赶明儿咱们一定得看。里面有个很棒的小姑娘。她是少先队的,少先队是个给小朋友搞的很棒的政治运动。”

     

        她哈哈大笑。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