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中华读书报 2016年12月07日 星期三

    漫话漫画“驴象之争”之父

    李亚航 《 中华读书报 》( 2016年12月07日   18 版)
    第三个任期的恐慌
    解放的奴隶
    圣诞前夜
    山姆大叔的感恩节晚餐
    首脑
    为格兰特整装的哥伦比亚女神
    圣诞老人造访军营

        2016年是美国的“大选年”。回顾11月投票“决战日”之前的“冲刺季”,依然可见19世纪美国漫画家托马斯·纳斯特创作的“驴象之争”的卡通形象(代表民主党的“驴子”与代表共和党的“大象”二者之间的针锋相对),按照惯例作为四年一次的两党之争最好的“代言”而见诸各大报端和网页。

        “驴象之争”之于大多数国内读者而言,只知其画,不知其“父”。其创作者托马斯·纳斯特被誉为“美国政治漫画之父”,“驴象之争”源于他发表在《哈珀周报》上的一系列漫画。纳斯特是坚定且狂热的共和党支持者,1874年11月7日他发表了题为《第三个任期的恐慌》的漫画,使用身披狮皮的“驴子”影射民主党人虚张声势,愚蠢可笑。这幅漫画中,纳斯特首次使用大象作为共和党符号,稳重、老实且纯净的大象正符合他心目中对共和党的定义和期许。这幅作品也是代表两党形象的“驴”和“象”第一次“同框”,成为“驴象之争”的起源。在这幅作品前后,纳斯特还发表了数幅以驴子和大象代表两党形象的漫画,日益深入人心。虽然纳斯特利用驴子代表民主党的本意是嘲讽,但由于这一形象群众基础之强大,民主党顺势将其宣传为聪明且富有勇气的动物来作为政党标志。

        画中驴子身上写着“专制统治(Caesarism)”,将其他动物吓得惊恐四散。纳斯特意在讽刺民主党通过媒体所塑造出的形象虽表面威猛强大,实则自大虚伪。

        纳斯特凭借精彩的画作表现力和巨大的个人号召力,成功地使驴子和大象成为美国众所周知的政治符号,并历经一百四十多年热度不减。他是罕见的政治漫画家,除“驴象之争”外,笔下多个漫画形象在当时影响广深并流传今世。被誉为“政治漫画家之父”不仅因其在艺术和新闻界颇具影响,更是由于其作品在美国国家意识形成的进程中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

        纳斯特出生和成名的年代,美国出版业和社会环境都激荡着变革。随着报刊资费的降低,交通邮路的发达,报刊杂志的读者群体开始扩大。同时,由广告商赞助的商业报刊逐渐增多,报刊的运营开始不再倚赖政党的赞助,由此也无需充当政党发声的“喉舌”,这为从业者自由发表政见和社论提供了保障。在技术层面,雕刻和印刷术提升,报纸内容不再拘泥于文字,漫画开始与文字平分秋色。同时,19世纪中后期的美国经历了南北战争和战后重建,国家秩序和政治生活都面临重组,“时事造英雄”,涌现出大量新闻插画家。纳斯特凭借细腻的感情,犀利的观点和出色的艺术表现力成为其中的翘楚。

        纳斯特其人富有同情心,感情细腻。他将情感凝结于笔端,传达给读者,引发共鸣。纳斯特出生于德国,幼年随父举家迁居美国,移民身份使纳斯特在面对少数族裔问题时感同身受。他的作品中,饱含对平等的呼唤。南北战争期间,纳斯特通过创作大量以黑人为主角的作品,向民众展示黑人的悲惨境遇,通过绘画黑人的生活场景提醒民众,黑人也是“人”,而不是附属品,他们理应获得自由,追求幸福。在这一点上,纳斯特的作品极具首创突破性,使民众重视奴隶制的非人性,为北方阵营赢得群众基础发挥巨大作用,受到林肯总统称赞:“纳斯特是我们最优秀的新兵,他象征性的卡通作品一直激励着民众的热情和爱国主义精神,恰当地弥补了文字所欠缺的部分”。

        战后,纳斯特依然为实现社会种族平等、消除种族歧视而倾注心血。纳斯特为黑人争取平等公民权利,通过作品提醒民众黑人在战争中的英勇和贡献。作品中,受伤黑人士兵形象深入人心,令人同情。

        不仅是黑人问题,纳斯特针对当时日益猖獗的排华现象同样进行讽刺和抨击,批评美国社会既要剥削华人劳动成果,又不给予华人应得的权利。纳斯特作为移民的一份子,始终关心移民问题带给美国社会的影响,在纳斯特看来,给予移民平等的公民权利,是实现美国社会和谐国家统一和发展的必要条件。

        纳斯特对时政敏感,作品尖锐犀利,观点鞭辟入里,在笑声中引人深思。自15岁时凭借出色的绘画技能进入《莱斯利周报》开始,纳斯特利用手中的画笔针砭时弊,揭社会堕落之事,批政治贪腐之举。从揭露牛奶公司使用劣质牛奶,到抨击总统候选人的贪污腐败,纳斯特始终以笔为刃,直刺社会陈疴。其中最为大快人心的当属19世纪70年代,扳倒民主党政治机器坦慕尼派首领“特威德老大”的壮举。电影《纽约黑帮》曾对威廉·特威德的形象进行过生动地刻画:他生性狡猾且能言善辩,与纽约黑帮关系良好,同时通过骗取爱尔兰移民的信任,换取选票。特威德利用权势共贪污骗取了3000万到2亿美元的政府公共基金,堪为都市腐败的典型。为扳倒特威德,1870—1871年间,纳斯特将特威德及其朋党作为漫画素材,从不同角度揭露其罪行。《拇指之下》暗示了特威德对纽约巨大的控制力和破坏力;《两个伟大的问题》向被蒙骗的民众揭示了特威德集团的贪污腐败,并生动地刻画了特威德及其朋党的两面三刀;《让我们祈祷吧》中,纳斯特既哀叹被坦慕尼派践踏的国家公平、正义和民主,又暗指他们终将受到惩罚。在这些作品中,最令特威德恼火的当属《首脑》。漫画中特威德耀武扬威,本该是心脏的位置上被画上了他常年佩戴的大钻石,而一个硕大的钱袋取代了他的脑袋顶在他臃肿的脖颈上。漫画传达出特威德的脑袋里只有金钱,并且心硬得像钻石一样。特威德在看到这幅漫画后勃然大怒,对他的手下说:“我的选民们都是文盲,但是他们看得懂这该死的画。”纳斯特的这幅作品广为流传,也为特威德最终潜逃失败、被路人识破身份埋下了伏笔。为了阻止纳斯特的创作,特威德集团不惜出价50万美元请求纳斯特去欧洲“深造”,遭到拒绝后又扬言要对《哈珀周报》实现经济上的打击。其后的局势发展也证明特威德的担心不无道理。作为对纳斯特漫画公众效应的一种回应,在1871年的议会选举中,特威德集团受到了沉重打击。愤怒的公众投票要求多名坦慕尼派的候选人退出选举。这对当时的纽约政治界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并将纳斯特推到了政治生活的前沿。他的漫画在当时被认为有左右公众政治倾向的威力。

        纳斯特被称为“总统制造者”,凭借广泛的群众基础对当时的美国政坛影响甚大。而其作品深远的引导力更是在塑造国家意识的过程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这正是纳斯特被誉为“美国政治漫画之父”的深层原因。虽然美国在独立之初组建了“邦联政府”,但由于殖民地时期对强大集权政府的恐惧,并未赋予它作为一个国家政府应有的权力。国民对联邦政府充满不信任,国民意识的产生异常困难。南北战争及战后重建时期被认为是美国国民意识产生的起点。以南北战争为契机,联邦征兵法案等战事制度的贯彻,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的实行,使得联邦政府的权力得到质的提升。而与过去以州为单位的公民权不同,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将黑人等少数族裔包含在内,将不同肤色、族裔和文化背景的群体身份转化为拥有平等权利的“美国公民”,成为国民意识形成的转机(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中的公民条款对公民身份进行了定义,公民权利全民化)。美利坚合众国(The United States ofAmerica)这一名词,从代表州邦联的复数名词开始向代表联邦国家的单数名词转变。纵观纳斯特的艺术人生,始终为实现国家统一、种族平等和建立强有力的国家权力而执笔作画。这需要对读者心理的熟练把握和高超的艺术表现力,因为稍“用力过猛”,就会招致反感,被指为政府“喉舌”,适得其反。纳斯特的成功之处在于拉近政治生活与读者的距离,利用“无害”的漫画形象传达政治理想。

        首先,纳斯特偏爱将国家政治拟作普通家庭来引导读者,弱化原有“身份标签”,试图以此加强“美国公民”的身份认同感。例如,南北战争期间的作品《圣诞前夜》,刻画了战争将家人分离,彼此思念的情感。将国家统一与家庭团圆关联,使每一个被卷入战争而被迫分离的家庭都仿佛看到自身,深切体会到分裂的痛苦;又如,在《山姆大叔的感恩节晚餐》中,纳斯特描绘了不同种族作为家庭一员其乐融融地享受晚餐的场景,向读者传达了新生国家的理想图。

        此外,纳斯特长于将虚拟的组织机构和精神信仰用拟人拟物的手法具象化,利用本身不带有政治色彩的形象和符号,使公众“放松戒备”,更加乐意去接受作者传达的讯息,如多次出现在其作品中、代表美利坚合众国形象的哥伦比亚女神。哥伦比亚女神以不代表特定阶级、群体利益的无害形象出现,展现出终结混乱和维持秩序的姿态,如同一位公正的守护者。在当时国家意识不强烈的美国,激发了很多美国人内心对强有力国家权力的期待。

        除了“有意为之”塑造出的政治符号,纳斯特创作的另一形象“圣诞老人”虽然本身并不具有任何政治意味,却也大受欢迎,成为美国的文化符号,可谓“无心插柳”。纳斯特最初绘制的圣诞老人形象,出现在1863年1月3日的作品《圣诞老人造访军营》中,刻画了圣诞老人慰问北方前线士兵的画面。在这之后的每一年圣诞节,纳斯特都会将圣诞老人和孩童搬入作品中,圣诞老人的憨态可掬推动了圣诞节在民众中的热度,成为圣诞节受到追捧的原因之一。1870年与纳斯特关系亲密的美国总统格兰特署名将7月4日的独立纪念日和圣诞节定为国家节日。设定共同国家节日,创造共生的文化背景,同样是提高国家凝聚力的一种政治尝试。

        无论是“驴象之争”还是圣诞老人,都作为美国国家文化的遗产使用至今。共同的文化背景是孕育国民意识的温床,纳斯特的作品在这一过程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力。这种国民意识建立的核心包括为了防止国家分裂的危机而爆发的南北战争,以及战后重建中以“美国公民”为基础的政治共同体的实现。纳斯特一生追求正义和民主,无论是呼吁解放黑奴、追求种族平等,亦或是揭发政治堕落、打击社会黑暗,他都用自己的画作,为民主、统一美国的蓝图而添笔。他是一位道德家,一个爱国者。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