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20年05月09日 星期六

    发布疫情的为何是这所大学

    《 文摘报 》( 2020年05月09日   01 版)

        随着新冠病毒在全球范围蔓延,透明、真实的疫情数据备受关注。一段时间以来,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疫情数据频频出现在包括美国本土在内的多国媒体、机构的报道和分析中。

        从该疫情数据1月22日上线以来,每日平均使用量从1月底的2亿次,在3月初上升到每日12亿次,高峰时每日近20亿次。为何约翰斯·霍普金斯的数据更受青睐?

        火爆的疫情地图背后

        作为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可视化数据图的核心开发成员,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该大学土木与系统工程学院博士一年级学生杜鸿儒一直在“连轴转”。他告诉记者,这一疫情可视化数据图由他的导师、该校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中心的劳伦·加德纳副教授倡议开发,最初的核心成员只有他和另外一位中国学生董恩盛。

        杜鸿儒介绍,在今年1月份,新冠肺炎疫情还未在全世界范围流行起来时,董恩盛就与导师达成一致意见,要做一个疫情数据地图,并于1月22日完成并上线了最早一版。最早数据的收集完全靠手动整理,每天最多更新4-5次,但随着疫情发展,这样的工作模式难以持续,2月1日,杜鸿儒开始加入。进入3月以后,数据已经可以实现每20分钟自动更新一次,并且加入了人工审核,保证数据准确性。

        记者注意到,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疫情数据地图并不是“独此一家”。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哈佛大学与牛津大学合作、美国CDC官方以及《纽约时报》、CNN等媒体都构建了自己的数据发布体系。“对手”众多,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为何吸引到如此多的关注?

        采访中,多位专家告诉记者,美国是联邦制国家,各州可以根据自身情况制定不同的防疫措施,所以CDC地图的更新速度和精度都很有限。而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数据地图走红的背后,既有着“最早启动”等偶然性因素,也跟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本身在医学和公共卫生领域的权威性相关。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数据图的‘走红’主要是两方面原因,一是他们及时搜集整理了来自中国网站丁香园、美国和欧洲疾控中心等的疫情数据,数据覆盖全球,更新及时,完整性和时效性甚至超过了WHO网站;二是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在医学和公共卫生方面的研究历史悠久,实力雄厚,公众更加愿意相信它作为学术机构的权威性和独立性。”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洪波告诉记者。

        除此之外,清华大学医院管理研究院副院长薛镭认为,与其他数据发布平台相比,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可视化数据发布的界面易于导航和阅读,同时更新最频繁,在系统升级后可以自动抓取数据,即时性较高。“在这个过程中,值得点赞的是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极强的学术敏感性,校方在发现这个疫情数据地图‘火’了之后,迅速给予了相关团队强有力的支持,保证了这项工作的可持续性和专业性。”

        百年名校的办学法则

        在中国国内,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本身知名度并不如一些传统的常青藤名校高。但事实上,这所有着144年历史的大学,不仅是全美第一所研究型大学,也是世界顶级的私立名校。2020年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显示,该校位列世界第12名,全美第9名。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始建于1876年,主校区坐落于美国大西洋沿岸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距离美国首都华盛顿60多公里。无论是教学还是科研,该校都有着浓郁特色。

        薛镭与这所大学互动频繁,在他眼中,该大学有着鲜明的特点:“一是非常重视科研,我们接触的该校教授中,他们的薪水相当一部分由科研经费支付,没有科研基金,教授很难待下去。二是师生比很低,中国很多大学的师生比是1:15甚至1:20,霍普金斯大学只有1:8,这使得它很多课堂可以开展小班授课。三是比较务实、强调社会责任,在世界上很多发展中国家都设有公共卫生研究项目。”

        洪波曾经在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访问学习两年,他告诉记者,作为全美第一所研究型大学,该所大学教师的科学研究和教学结合紧密,学生也可以深度参与实验室研究。

        具体到公共卫生学科和医学领域,一个多世纪以来,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及其医院更是被公认为在医疗、科研及教学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在整个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体系内,医学科研人员、医生、护士、技师、各种临床专科的专家、志愿者等高达2万5千余人。

        “霍普金斯大学把医学学科发展放在重要战略位置,这使得教授们能够始终站在生命科学、医学、医工交叉学科的前沿。同时,霍普金斯大学的声誉很大程度上来自霍普金斯医院,该医院一直在全美排名第一。其医学院也一直和哈佛医学院比肩。”洪波说,该校共有27位教师或者校友获得诺贝尔奖,其中16位获得的是生理与医学奖。

        与中国大学的合作

        近年来,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与中国大学的合作日益增多。

        2005年,洪波从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回到清华,2009年两校建立了清华—霍普金斯大学生物医学工程联合研究中心,2018年两校合作建立生物医学工程国际双学位项目。“目前,两校在神经工程、组织工程、医学影像等领域开展了多次学术研讨会,安排了近百人次的教师互访和学生交流。”

        公开信息还显示,近年来,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与北京协和医院、复旦大学等多家中国医院、高校有着科研方面的合作。

        “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人类健康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再次提示全球公共卫生研究合作和公共卫生领军人才培养的极端重要性。”洪波表示,“此前,两校在共同培养公共卫生博士方面已经迈出了重要一步,一批优秀的医疗和公共卫生行业的医生和学者从这个项目走出来。前不久,清华大学刚刚成立了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并收到了来自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的热情祝贺。”

        (《光明日报》5.7 邓晖)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