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17年12月23日 星期六

    抱团养老

    《 文摘报 》( 2017年12月23日   01 版)

        今年2月22日,69岁独居杭州城西的张阿姨希望找几个志同道合的老人,组织新家庭,像兄弟姐妹一样抱团养老。这个想法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很大关注。

     

        5月6日,家住余杭瓶窑的王阿姨和记者说,自己老两口住着200多平方米的三层农家小别墅,有鱼塘、有菜地、有果树、有鸡鸭。子女们工作比较忙,平时感觉有点冷清,也想找几对老人抱团养老。5月底,王阿姨还专程去了张阿姨家“取经”,了解抱团养老的经验。

     

        接下来一个多月,王阿姨夫妇在家接待、面试了20多对夫妻,从中挑选了几对夫妇。7月3日,三对夫妇入住老两口的农家小别墅里,抱团养老的生活正式开始。

     

        现场参观

     

        10月18日,记者来到王阿姨朱大伯家。农家小别墅有三层楼高,屋前小院别有洞天,大门口绿意盎然,中间有巨石作为照壁,院子里的停车场能停4辆车。

     

        阳光和煦,小别墅的大门关着。门口一个大伯在专心看报纸,屋子很安静,只有一只小狗在汪汪叫,似乎只有大伯一个人在家。

     

        大伯姓赵,67岁,他说自己年纪大了,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情,抱团养老人多热闹,就来了。再仔细一看,里头一楼靠东的窗户边,还有两个大伯安静地下象棋。他们分别是房东朱大伯和房客周大伯。

     

        记者问周大伯,为什么参加抱团养老?他笑笑说,“主要是我老太婆,她喜欢打麻将,要过来,我就陪她一起过来了。我们有一个女儿,嫁到广东了。”

     

        房东朱大伯带记者参观了院前院后,有菜园子,有小花园,环境优雅。房子里有两条小狗负责看家护院。

     

        朱大伯说,房子是2010年儿子造的,建筑面积200多平方米,他们请了搞别墅的人设计,总共花了200万元,采用大量落地玻璃,房子里面明亮通透,哪怕是朝北的房间,采光也一样好。“别墅一共8个房间,这几户住进来,刚刚好。”

     

        大伯带记者进屋参观,先去了一楼餐厅。“我们吃饭就在这张大桌子上,新买的!”大伯指着桌子说,大家吃饭都在一起吃。

     

        大伯走进一楼一个房间,掏出一张纸,上面写着12月份“抱团养老伙食费”,每个名字后面的空白处都打了很多钩。有几天有几个人会空着,表明那天他没吃。还记了每个人用餐金额。

     

        12月份1-16日抱团养老伙食费2271.7元(13位老人)。据统计,半年来每人平均每月伙食费400元左右。“一个月下来,一个人吃了几天,每天吃多少,我家老太婆都记在这张纸上。”

     

        “我们鱼肉鸭什么都吃。螃蟹过节的时候也吃。他们的小孩也来看过,他们的小姐妹、朋友、同事、同学都来,他们朋友来吃饭,记账记在各自身上,大家没什么异议。”

     

        大伯又掏出一张纸,写着《结伴养老协议书》:我们本着多姿多彩,健康快乐,既充实又轻松的生活理念……特订立以下协议——协议书对卫生绿化、不打听个人隐私、房屋租金、伙食费、值日等方面做了规定,一共11条,所有参与抱团养老的人都有签字。

     

        记者问大伯,您老伴怎么没看到?大伯顿悟:“忘了介绍了,她呀,正在楼上打麻将呢!”走上二楼,麻将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打麻将的人用杭州话开心聊着家常事。四个打麻将的女人,除了王阿姨,还有周大伯的爱人金阿姨、赵大伯的爱人许阿姨、叶大伯的爱人俞阿姨。

     

        叶大伯怎么没看到?“他去仓基新村游泳去了!”朱大伯说。

     

        为什么抱团养老

     

        关于抱团养老,女人们跟记者聊起来滔滔不绝——

     

        房东太太王阿姨说:“先前有100多人报名,只挑了4户,有几户一定要报名,就让他们来了。有一个人,爱人走了,比较孤单,到我这儿一看一定要来,我就把棋牌麻将移到别处,让她住了。但是卫生间要跟别人拼的,那一家同意,入住人数就这样增加了。”

     

        金阿姨说自己腿摔断了:“我下楼滑了一跤,因为搞卫生的水没擦干净。腿断了在这里一点儿都没有问题,大家都帮忙的,送我到医院去,吃饭又送到房间,送了两个月,我住在三楼。”

     

        家务怎么办?大家轮流值日。另外,房东朱大伯向房客收取一定的房租,用这些钱雇了3个工人做饭、打扫房子等。

     

        记者问,半年相处下来有没有矛盾?大家都说,刚开始磨合的时候,有点小矛盾,问题也不大。3个月之后只走掉了一对。

     

        朱大伯带记者走遍每个房间,有些门开着,有些门关着,但都没有上锁,每个房间都有独立卫生间和浴室,这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记者又来到3楼露台,阳光下晒了几床棉被、床单,木地板干干净净。

     

        和谐,安静和热闹,都刚刚好。这是我对这个家的第一感觉。干净有序,也是一大亮点。

     

        (《都市快报》12.19 罗传达)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