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文摘报 2017年12月23日 星期六

    和医院天价账单死磕

    《 文摘报 》( 2017年12月23日   01 版)
    文建湘

        “一天就收了84包纱布钱,小换药一天就给换了50次,80天做了1100次冰敷?”文建湘不相信

     

        51岁的文建湘和湖南湘潭市中心医院杠上了。这一杠,就是两年。

     

        去年1月,文建湘把突发脑溢血的父亲送到这家三甲医院,随后在重症监护室进行了长达10个月的治疗,人还是走了。文建湘觉得“医院也尽力了”。可前后60多万元的医药费,清单里很多项目他都有疑问:“一天就收了84包纱布钱,小换药一天就给换了50次,80天做了1100次冰敷?”他开始举报医院乱收费。

     

        这是每个患者的事

     

        记者:你是怎么发现医院存在乱收费、多收费情况的?

     

        文建湘:去年2月份,我发现了一些小问题。日账单上棉签和纱布每天都记一包。棉签和纱布都是不收费的。后来我跟科室反映了,他们问了你父亲用了没有?用了,就要收费。我就说,那也不可能每天都用一包啊?护士就说我,你这个人这么小气?几毛钱的事!

     

        记者:你觉得这是几毛钱的事吗?

     

        文建湘:当然不是,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有几十个床位,每个项目每天多收几毛钱,那得多收多少钱?这是乱收费。

     

        记者:后来你还发现了哪些问题?

     

        文建湘:很多,而且是在住院清单上明确写出来的。比如3月13号,棉签和纱布一天就用了84包,花了193块。“小换药”一天换了50次,8块钱一次,单这一项就收费400元。换药不可能一天换50次吧?棉签纱布一天用84包是什么概念?还有,我父亲病历上显示,80天内有1100次冰敷记录,收了5500元,但实际上我数了,只冰敷了18次。

     

        记者:医院还有哪些问题?

     

        文建湘:我第一次结账的时候发现,账单上有卫生护垫。但这些护垫都是我们转院时带过去的,他却每天按2-3张收我们的钱,头一个月收了700多块钱。我跟科室反映了,4月份开始就没这个记录了,但4月20号后,账单上又开始写了。我又去反映,最后护士找到会计说了才给我停下来。在我发现的情况下,他们还在继续收费,但他们不承认。

     

        律师都不肯接案

     

        记者:你什么时候开始举报的?

     

        文建湘:大概从去年6月份,我只是反映到了医院的举报中心。在没有回复的情况下,我又找了护理部、医政科。我跟护理部的主任谈了不下3次,他每次都跟我说,医院不存在乱收费,有什么事就走法律途径。那时我父亲还在重症监护室躺着,作为家属,我一般情况下不想跟医院闹僵。很多问题我反映了,他们说会解决,但一直都没解决,事情就一直拖着。

     

        记者:跟科室反映没结果,之后你又做了什么?

     

        文建湘:去年9月,我又把事情反映到了湘潭市医保局老干科。他们很重视,当时就查出来几项。具体多收了多少,也没人告诉我。

     

        记者:你反映到医保局后有什么效果?

     

        文建湘:去年10月份医保局在查出的这几个问题基础上,对医院进行了3倍处罚,我个人自付的部分,他们让医院退赔给我,但医院一直没给我答复。

     

        记者:你之后又做了哪些事?

     

        文建湘:我本来打算走法律途径,还找了律师,但没人肯接。他们跟我说他们家属也在湘潭,也可能去中心医院住院,不方便接。没办法的情况下,我又到湘潭市信访办去了,他们让我写材料,然后交到湘潭市卫计委。今年2月18日,我就交到了卫计委。 

     

        记者:卫计委是怎么回复你的?

     

        文建湘:卫计委很重视,组织了物价专家去查。后来卫计委建议我跟医院协商,他们牵头组织了几次,但医院一直不承认乱收费,也没协商好。直到今年10月份,卫计委通知我说,市中心医院确实存在多收取护理费、医用耗材费的现象,最后把会计和护士长调离了。

     

        医保的钱就能随意挥霍吗

     

        记者:你的家人支持你做这件事吗?

     

        文建湘:身边的人几乎都不支持,我母亲和哥哥都说还是算了,争不过人家的,他们都怕我会被打击报复。母亲经常因为这个说我,现在我很少回家,怕她伤心。我这个人性格就是这样,认为有道理的事,认准有意义的事,必须要去做。

     

        记者:做这件事花费了你不少心力?

     

        文建湘:是的,我文化不高,从搜集证据,到查各种规定,写材料,每一项我都无法独立完成,都要找朋友请教。我的举报材料,也是我把情况口述给朋友,请他帮我打印的。

     

        记者:为什么坚持举报?

     

        文建湘:我父亲是老干部,从小家里就教育做人要正直。我的性格也是比较较真那种,再说我不是简单为个人,是代表所有病人家属。湘潭这个地方并不富有,有很多下岗工人。父亲住院时我就碰到过一家人,老人也是脑溢血,家里就一个女儿,根本治不起啊,最后没办法放弃了,不到24小时,人就走了。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我们家三兄弟都是下岗职工,如果我父亲不是离休干部的话,这么多医药费我们也是承担不起的。

     

        记者:你家人觉得只出了2万元,不太多,就觉得没有必要去举报,是吗?

     

        文建湘:是的,60万元的医药费,我们只出了2万元,但是没有医保的人呢?即便是医保的钱,也是国家的钱,也是老百姓的钱,就能任人挥霍了?

     

        记者:听说最近又有了最新一轮的处理结果?

     

        文建湘:是的,涉事科室的护士长撤销了行政职务,并行政记过处分,调离工作岗位。涉事的兼职会计行政记过处分,调离工作岗位,降级使用。湘潭市中心医院表示,将在医疗过程中、康复出院时、医保结算时开展五级核对制度,让患者在看病时明明白白消费。

     

        记者:你对结果满意吗?

     

        文建湘:我现在就要求依法依规,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政府彻查此事,希望无论是监管制度,还是核实制度,都是真的在做,实实在在的。

     

        (《北京青年报》12.17 王晓芳)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