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文化·影音节拍
    报 纸
    杂 志
    书摘 2015年09月01日 星期二

    我拍京剧电影《霸王别姬》

    尚长荣 《 书摘 》( 2015年09月01日)

        癸巳盛夏是一个多年不遇的高温天。

        我与剧组同仁在沪郊车墩影视基地奋战近一个月,终于完成了京剧电影《霸王别姬》的拍摄。转眼间,已然一年有余。自工程创建,回顾《霸王别姬》一剧从剧本整理、建组排练、京沪巡演到进棚拍摄,一路得到众多领导、同行、朋友以及戏迷的关心和支持,一并深躬致谢。

        《霸王别姬》的故事在戏曲中流传有序。元杂剧有张时起所编《霸王垓下别虞姬》,可惜失传。传奇中最著名的要算《千金记》,此体裁也曾经是昆剧的常演剧目。1918年3月,先父小云公在北京“第一舞台”上演了《楚汉争》,是《霸王别姬》故事在京剧舞台上演出的第一次尝试。1922年,梅兰芳先生编演了京剧《霸王别姬》,引起轰动。先父和梅先生这两次创作的舞台搭档、霸王的扮演者,都是当时的国剧宗师杨小楼。杨先生以武生开脸戏的路子演绎霸王一角,凭借其深厚的艺术功底,为京剧舞台上的霸王形象树立了一个标杆。

        经梅先生精心打磨,《霸王别姬》成为梅派代表作。剧中霸王一角,杨小楼以后有着众多饰演者,尤以金少山最为著名。金先生的霸王纯以花脸应工,是京剧净行饰演霸王一角的典型,有“金霸王”之称。此后,众多前辈名家或武生、或花脸,均以各自的理解和诠释展现了这位悲情英雄的舞台形象。

        1955年,电影《梅兰芳的舞台艺术》由北京电影制片厂摄制完成。片中收录了《霸王别姬》一剧中“九里山”和“别姬”两场戏,使梅兰芳先生的表演艺术得以保存。要知,无论舞台表演还是电影摄制,《霸王别姬》一剧都可算是珠玉当前。而面对逐渐增长的年龄和逐渐下降的体力、修改后的“全本”以及从未尝试过的3D,此次拍摄显然压力在侧,对我来说都可谓不小的挑战。京剧传统剧目中以项羽为主角的戏并不多,但其形象却极为鲜明这一点,不能不归功于《霸王别姬》一剧的影响以及众多前辈名家的艺术积累。尤其作为净行演员而言,因其唱、念、做、打齐全,对于演员要求甚高,所以无论架子、铜锤还是武花脸,这个戏都要学要演,此次拍摄,剧本经整理后,相对于以往以虞姬为中心的老本子,项羽这个人物更为丰满和立体,对我的表演也相应提出了更高要求。以往一般对项羽的形象阐释,多停留在其轻信谗言、刚愎自用上。其失败原因,也往往被归结为有勇无谋、一味逞匹夫之勇。然而仔细考察,无论史实还是后人的看法,都并非如此简单。《史记》中项羽列入《本纪》,给予其帝王待遇。可见在太史公眼里,项羽终究不失为英雄。

        戏曲舞台上,项羽的性格形象也不单一,这一点从其脸谱的设计上就能看出来。项羽的脸谱经历代艺人精心磨砺,形成了独一无二的谱式,称为“无双谱”。其核心在于以寿为眉,而目中含悲 。这种集对立于一体的表现方法,恰恰显示了对这一形象阐释的复杂意味。    

        《霸王别姬》的霸王,既是一个斩将、刈旗,“所当者破”的战神,又是一个心中有泪、眼中对虞姬充满感念与柔情的丈夫,是一个真正的悲情英雄 。由此,这个形象的躯体中也不再是干瘪的战争和功业,而是兼具霸气与柔情、英雄气与贵族气的最真实的人。事实上,京剧舞台上自杨小楼先生起,凡优秀的前辈名家所演的霸王,无论其是否自觉,都有着复杂的内心世界。也正是这种复杂性,带来了角色的立体感,让《霸王别姬》这个戏更有难度、也更有演头。这些前辈的艺术,于我是高山仰止、绵绵不绝的灵感源泉。

        几十年来,我陆续拍摄过不少京剧电影。从电影与戏曲的结合方式来看,有些是忠实的舞台纪录片,有些则是写实化了的戏曲故事片,还有些影片的处理方式介于两者之间。此次《霸王别姬》的拍摄,率全国艺术院团之先,通过世界上最先进的高清及3D技术手段展示古老的戏曲艺术,经过打磨、润色、提高和升华,虽然努力保留了舞台原貌,但它终究是一部电影而非舞台纪录片。众所周知,戏曲从来都是现场的、不可复制的艺术。而电影恰恰相反,不仅可以反复观看,更可通过镜头,改变观众的视野。将观众眼中的手、眼、身、法、步和唱、念、做、打、舞加以分割、突出,放大到极致,也可加以忽略。特别是如今将3D技术引入拍摄,人物形象、神态、动作等更为立体,对观众的视觉冲击更为强烈。为此,原本在舞台上夸张或收敛的表现都要因观看形式的不同而作出适当调整,以便更好地拉近与观众的心理距离。

        2013年拍摄期间,我有幸在剧组度过了自己73岁生日。剧组同志有心,蛋糕蜡烛生日歌,好不热闹。但这时刻也在提醒着我,73岁了,年龄不饶人。然而,在有限的精力和体力支撑下,还能够参与这部电影的拍摄,通过新技术和新媒介将这出戏完整地记录和保存,是一种荣幸。能尽绵薄之力,将此剧传授给后辈,也是我作为一个京剧人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摘自《霸王别姬》,人民出版社2015年4月版,定价:50.00元)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