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封面故事
    报 纸
    杂 志
    留学 2019年01月20日 星期日

    马来西亚“打工记”

    实习记者_毕雁飞 编辑_李丹 供图_毕雁飞 设计_毕雁飞 《 留学 》( 2019年01月20日)

        我在马来西亚度过了整整五年的留学时光,在这期间,曾有过两段并不算长的打工经历:一次是在学校附近给一家华人餐馆做帮工,为期四个月;另一份则是在我所就读学校游泳池做泳池助手,为期两个月。打工的时间,只占到我留学生生活很小的比重,但是,在我的人生阅历中,这两段经历却成为了对我影响深刻的一部分。

        在“永生”餐馆

        体会马来西亚华人的“幸”与“不幸”

        我所就读的英迪国际大学坐落于马来西亚森美兰州汝来新镇,这里依山傍水,是一个远离城市的清幽小镇。然而在公共交通并不发达的马来西亚,这里私家车盛行,去镇上的商场购物消费对学生而言,变成了一件十分不方便的事情。所以学生们平日里的一日三餐,大多都是在寝室的公用厨房自己烹煮,或是在学校餐厅及周边的饭馆解决。

        “永生”餐馆便是周边饭馆中的其中一家。听老板介绍,当时自己用了Forever和Life两个词作为餐馆的名称,用中文翻译过来,就成了“永生”这个很风仙道骨的词语,所以说,这里的华人对中文与英文的理解,与身处中国的我们确实是存在差异。

        我打工的原因很简单,留学生活里频繁的出游再加上平日里大手大脚的消费习惯,久而久之,为了维持日常开销,便不得不把打工提上日程。

        幸运的是我求职的过程十分顺利,因为我并不喜欢做饭,而“永生”老板的手艺很符合我的口味,于是我便经常去光顾老板的生意,一来二去,就成了这家店的常客。所以当我向老板提出打工请求时,老板很痛快地答应了我,并同意我在每周的课余时间,也就是周三、周五、周六的10:30am~2:30pm到他的店里做帮工,时薪6马币(按照当时的汇率,换算成人民币大约是10元)。

        通常情况下,这边学生兼职的薪水应该是6~8马币/小时。就这个标准来看,老板给我的薪水也并不多,不过老板承诺会给我提供午餐,这让我十分开心。顺带说一句,在马来西亚,政府和学校是允许留学生半工半读的,但是兼职每周不能超过20小时。

        老板的这家餐馆售卖的主要是杂饭(Mixed Rice)。每天早晨,老板将做好的菜盛放在托盘中,放置在橱桌上,客人根据自己的口味喜好自行打饭,而我的工作就是在客人打好饭后,根据菜品的种类和多少,给出价格,并收银、找零。然而打工的新鲜感很快就过去了,之后的打工经历使我感到十分枯燥与乏味。

        虽然我的兼职时间是在中午,但是下午我时常也会去老板的店里蹭饭。当恰巧遇上老板即将打烊收工时,我也会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与老板一起摆放好餐具,收拾好桌椅,放下卷帘门。每每忙碌完之后,老板便会沏来两杯凉茶,与我一同坐下,聊聊天、说说话。

        老板十分健谈,在与我交流的时候,时常会表现出对现在生意状况的不满,想要把店开的更大,做得更好。

        老板是马来西亚华人,祖上是从广州移民到马来西亚的华人,到了他这里已经算是第三代华侨了。马来西亚华人作为当地的一个群体,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幸运的是他们逃过了二十世纪中国所面临的那个战火纷飞的时代,不幸的是他们在马来西亚所经历的环境却也是一个排华、歧视、民族冲突不断的年代。

        “不平等”法令、“二等”公民、民族歧视等字眼经常出现在老板的故事里,同时这些也都是马来西亚华人真切经历过的历史,但是他们仍然在这片土地上顽强的扎下了根。每每讲到这里,这个五十多岁的马来西亚老华人,都会在叹息中,透露出对现在平淡生活的坦然与和解。

        马来西亚的生活或许就是这么矛盾,渴望改变,却又享受平淡。

        INTI校园泳池

        对抗马来西亚高温的神器

        比起前一份工作的平淡与乏味,我的第二份工作轻松愉快许多。这一份工作是在我所就读大学的—INTI Club中获取的,在这里每个学期都会有学生申请勤工助学,而这些勤工助学的岗位,通常可能会是帮助学生中心的老师整理材料等日常工作。而我幸运地得到了学校游泳池的student helper这份兼职。

        学校泳池的student helper,其实就是泳池大门的学生卡检查员,在泳池开门期间,检查前来游泳的同学的学生卡以确认是否是本校学生。相比之前在餐馆每日面对的总是附近的食客、行人,而在校园游泳池所见到的来自各国的帅哥美女就令人心情愉悦得多了。

        在泳池分配的工作排班表中一周只有两天是轮到我当班。在工作日,泳池每日从下午5点开始营业,晚上9点结束,然而晚上大概到8点左右,前来游泳的学生就很少了。每逢那个时间,我便也可以自由下水游泳,不过比起一个人玩,我更愿意跟着学校游泳队的队员一起下水进行游泳练习。

        提到学校游泳队,大多数队员与我都相互熟知,我与大家也大多都是在泳池做工的这段时间里认识的,其中,也包括前游泳队队长—DQ,他与我成为了未来一年里很要好的“水友”,直到我们一同毕业。DQ是一个来自中国的北方小伙,个子不高,但体格很是健壮,既然是队长,他的各项游泳项能力在队伍中都是拔尖的。他对我在泳池的工作很是照顾,每当我工作结束后,便会邀请我加入他们的游泳训练,我还因此受邀参加过他们与其他学校的水球比赛。

        夏日清凉,粼粼波光,在这个炎热国度,游泳这项运动仿佛是对抗高温最好的良药。而马来的大学真的是充满着青春与活力的地方,我在这里的留学生活,平淡却又充满波澜,平静却也多姿多彩。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