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预留学
    报 纸
    杂 志
    留学 2018年02月05日 星期一

    高考落榜的宾大博士:

    “不一样的孩子”也有春天

    记者_高阳 编辑_风火轮 设计_李阳 《 留学 》( 2018年02月05日)

        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是一所全球顶尖的私立研究型大学,著名的八所常春藤盟校之一,北美顶尖大学学术联盟美国大学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Universities)的十四所创始成员校之一。宾大由本杰明·富兰克林创建于1740年,是美国第四古老的高等教育机构,也是美国第一所从事科学技术和人文教育的现代高等学校。

        作为常青藤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人才辈出,沃伦·巴菲特和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皆毕业于此,以及我们所熟知的梁思成、郎咸平、林徽因也都曾在宾大求学。这也使宾大的录取线水涨船高,目前宾大学生录取率只有9.4%。

        陈孝昌博士正是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下系统管理学博士学位,很难想象陈博士在高考时两次落榜,被爸爸标签为不适合读书的孩子,早早从事了蓝领工作。但他从未放弃自己的“大学梦”。在蓝领工作的那段岁月,他花了三年时间攒够了可以复读高考的培训费。

        命运垂青有准备的人,就在他徘徊于人生的十字路口时,一丝光明点亮了他的学业梦,让他的人生开启了另一扇窗。陈博士正是凭借着刻苦的学习精神,考上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我们有幸采访到了陈博士,他将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与我们一起分享家庭教育对于孩子的重要性。

        家庭教育要着眼于孩子未来

        父母的态度是对孩子最重要的教育

        L:陈博士,您认为小学的学习表现重要吗?

        C:对于小孩子而言,其实最重要的影响是安全感。我不建议在7岁以前有任何的打骂。在这段时间,应该给孩子培养亲子之爱和孩子个人的安全感。多和大自然接触,激发小朋友的好奇心,并且做适度的引导,多观察他的微小行为,若能发现他的天赋则是一种恩赐。至于知识的学习,到小学之后再开始我觉得也是可以的。

        没有人可以否认,家长是孩子成长的平台。这不仅仅体现在父母能给孩子提供多少财力、物力,能为孩子提供多少可以利用的资源和关系网,更体现在日常生活的点滴之中。

        父母的眼界、认知世界的方式以及思考问题的角度,包括他们在琐碎生活中的一言一行,点滴之中透露出的父母为人处事风格会对孩子产生巨大的影响。

        牛顿曾经说过:“如果说我比别人看的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我们的父母就是孩子成长的肩膀,父母的态度是对孩子最重要的教育。如何点燃孩子内心的学习热情,怎样的温度状态才能点燃,都需要家长在生活中慢慢体会、反思和学习。

        如果家长的心是冷漠、麻木或者是焦虑不安的,就很难点燃孩子学习的热情。做父母的要帮助孩子去发现那把能点燃学习的钥匙,学习的事不能被迫,要观察和鼓励,最重要的是,孩子不管出现任何状况的时候,请记住:作为家长,端正自己的态度,这是您对孩子最伟大的教育!

        L:那早教做的晚,会不会对孩子入学后带来挫败感呢?

        C:有数据显示:美国大学生毕业后,创业率高达20%之上,成功率达到30%,这个数字远远高过了中国的大学毕业生。中国大学毕业生创业率不到3%,成功机率不到5%。究其原因,最大的根源在于教育,也就是说孩子的真正成长,不在于小时候是不是过早的进行知识开发。

        欧美国家的教育在幼儿阶段给孩子提供的是充分的童年娱乐,他们不会早早的给孩子填充各种知识。若只有一个选项,家长可以培养孩子阅读的习惯。这是给孩子一辈子的礼物,我把它定义成必要之务。

        L:是不是你们家庭是注重家庭教育的呢?

        C:其实他们都非常忙,我的父母都是传统的父母,我爸爸应该更在乎我们的人品,而不是真正的教育,不过因为我的家族从来没人念过高校,他们总是鼓励我们要多念书,比较起来他们更重视我们对这个社会的贡献。我的母亲一直希望我可以成为一个“人格者”,而非书有读得多高,至于后来读到博士,是他们始料未及的。

        就像很多家庭一样看似很注重教育,其实他们是没有行动力的,反而把教育推给学校,推给老师,推给培训班。因为母亲在我小的时候多病,无法给我们较多的照顾,所以我们家的孩子们从小就请私教,说实话用处是非常少,因为不知为何而读,所以读来读去总感觉学得索然无味。我感受深刻的是,我潜意识想得到更多父母亲的身教,他们富裕但从不市侩,他们乐善好施的精神伴随了我一生。 

        “填鸭式”的教育

        很难找到共鸣

        L:您经历过高中转学,您认为孩子的学习环境会影响学习吗?

        C:在我就读高中期间,当同学们推卸责任的时候,我被诬陷,学校视我为无可救药的坏孩子。老师当时说,再坏的小孩子到了训导处都会认错,但这个平时乖乖的小孩子,明明做了错事为何一点都不知悔改呢?于是通知家长把我带回家,劝退我离开这所重点高中。事后,我又因在和老师交流时,莫名地笑,无缘无故地被老师赏了个耳光,使我必须离开了那所学校。我转校不是被迫,是我厌恶那种以升学为本的体制。在这种感觉下,我转到了一所非常普通的学校。

        我离开的那所重点高中升学率非常高。来到普通高中后,即使我很努力我仍经历了两次高考落榜。不过,这与学校关系不大。我是一个不一样的孩子,在“填鸭式”的教育下,我很难找到共鸣。

        L:是不是小孩的挫折教育应该早些更好?

        C:其实主要看一下当时的环境,孩子的心境,要整体来看待这个问题。我建议如果家长可以让小朋友早点做性格测评,知道小朋友的隐性能力从而早做引导,并实时进行反馈、修正和补充,这一定是个正确方?向。

        “你从未在西斯廷教堂抬头仰视美丽的天花板,但我看过”

        L:目前,学校有一种培养倾向就是:除去课业老师的辅导外,还要为学生配备一位导师,你认为导师存在有什么重要的意义?

        C:在我对自己的大学梦近乎破灭的时候,是一位老师给了我指导,让我在高考的屡次失利中,获得了新的指导方向,让我重新有了百倍的生活信心。他是我爸的小学同学,后来是一家大型企业的研发部长。当我迷惑时,他一直用“讨论和沟通的方式”来诱导我前往更光明的大道。虽然我们只有两次长谈,但对我意义十分重大,那时我已二十六岁了,在这样的年纪很少有人还会再去念大学,尤其是出国念书。

        在他的鼓励下,我知道只要托福考试达到500分以上,就可以跳出高考,去选择另一条大路,对于一个高中学历的年轻人来说,这种视野有着重要的意义。

        现在我的儿子,我也帮他找了“BIG BROTHER”(兄长)。我和我的朋友尝试“易子而交”,效果比我们当初预想得好。我也建议年轻人,特别是有想法的年轻人,给自己多个机会,去找到合适自己的生命导师,和他每个月见一次面,喝杯咖啡或茶。他们就像你的coach(教练),我记得2000年左右有一部电影叫《心灵捕手》(The Good Will Hunting),由RobinWilliam和Matt Damon主演。这个电影讲述了一位自我孤立的数学天才和一位长者的故事。里面有句经典对话,我仍记忆犹新:“你从来没有离开过波士顿,所以和你谈艺术,你可能会提出艺术书籍中的粗浅论调,有关米开朗琪罗,你知道很多,他的政治抱负,他和教皇的关系,他的性格倾向,所有作品,对吗?但你不知道西斯廷教堂的气味,你从未站在那里抬头仰视美丽的天花板,但我看过。”

        这是导师用人生经验来迎接稚幻学生的灵魂对话。无论那位学生有多聪明,在人生的旅途上,他依旧是张白纸。  

        在美国从基础教育到大学教育,都设有升学咨询办公室,那里的升学指导老师会给学生提供很多的指导和影响,在初到美国的语言学习期间,我就是得到了导师的建议,攻读了东方人比较占优势的工科或理科。在美国,每个学校从初中开始就设有升学指导办公室,老师会不厌其烦地接受每个寻求帮助的学生,给他们必要的升学指导,向他们普及与升学有关的各种知识。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