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留学时代
    报 纸
    杂 志
    留学 2018年02月05日 星期一

    不惧未来 “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记者_杨鸣旭 编辑_风火轮 供图_Olivia 设计_李阳 《 留学 》( 2018年02月05日)

        近日和一位久未联系的老友,聊起我们的留学生故事专栏。忽然反应过来,她也是留学生。印象中的她是一位职场精英,可为什么辞职,去留学呢?

        “留个学,我的命运轨迹都改变了。”她说。

        听了她这些年的经历,我想在年底这一天,有这样一位励志的姑娘给我们信念和希望,就是最好的新年礼物。而带给读者们力量,也正是这档栏目的初衷。

        我是Olivia,研究生,就读于澳大利亚墨尔本莫纳什大学。时至今日,我的人生整整度过了28个春秋,选择出国留学,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轨迹。正如《达摩流浪者》所说:“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Ever youthful,ever weeping。”

        第一次接触“出国留学”这个概念

        2005年,初秋,清晨。父亲带我去看他朋友留学归来的女儿,我依稀记得,她背对着我,阳光从玻璃窗穿透到整个房间,她的轮廓像镶了一道金边,她左手握着小提琴,右手自如地拉着琴弦,长发如海藻一般轻拂过音符流进我的心田。后来听长辈聊天,才知道这位姐姐去了俄罗斯学习音乐,如今凯旋,她爸爸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与骄傲。

        从那时起,出国留学就犹如一粒小小的种子在我心里生根,发芽,但也像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梦……

        经历了北漂和裸辞:我在想也许真的死在北京了,都不会有人知道吧……

        对于北京这座城市,我总是怀揣着一种特殊的情愫。2008年,17岁的我孤身一人在北京学艺,准备参加艺考,穿梭于一个又一个名校之间,家人为我支付着高昂的学费。那时的苦,是一种穷酸中隐透着不甘的痛,是一种对名师高校可望而不可及的无奈,更是一种父母连我学艺术的五万块钱都是跟亲戚东拼西凑才勉强能满足的心疼。那时的我,真像一只找不到方向的无头苍蝇,在北京被撞得遍体鳞伤,终究未能如愿。回到贵州后,我发誓有一天一定要回到这片土地,一定要在这里活下去,不仅要活下去,而且要活出个样子给所有当初嘲笑过我梦想的人瞧瞧!那些苦,不能白吃;那些泪,是我有朝一日能在这片土地昂首阔步生活的养分,这都是我的财富。

        2013年2月21日,大雪,我踏上了从贵阳飞往首都机场T3的航班。透过航机楼大大的落地玻璃窗,阳光洒在白茫茫的停机坪上,父亲的眼神里除了不舍外就是担忧。

        我北漂的想法是父母都不认可的,他们认为女孩就应该留在父母身边,他们需要我的陪伴。然而我骨子里又是如此不羁,我不甘于把自己的一生埋葬在深山里,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做了,我毅然决定带着大大的旅行箱和鼓鼓的背包离开,只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在那个聚集了国内众多人才的地方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然后把父母接到这里来,带他们过上另一种生活,不辜负这些没能陪伴在他们身边的年月。

        我背着陪我走过很多城市的红色大书包,开始了新的征程,可北方的严寒就使我士气减了大半,我把自己裹成粽子,除了两只眼睛外,真的什么地方都不敢裸露在空气里。公司距离机场仅需要10分钟车程,这也意味着我以后的北漂生涯实际上离真正的北京市区还有几十公里的距离。我当时任职于一家杂志社,做着与所学专业完全不沾边的边缘化工作,拿着拉低北京人民整体收入水平的基本工资……

        接下来的时光特别难熬,由于我不想再虚度光阴,裸辞了。“裸辞”带来的后果就是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上各大网站找工作,整天投简历,简历写了又改,改了又写。真的很像在电视上看到的那样,我穿着高跟鞋挤在北京各大人才市场,手里拿着打印好的简历和学历证明,与密密麻麻的各色男女拥挤在人才市场里不断地寻找工作机会,有时候回到住所,感觉脚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就这么浑浑噩噩度过了一个月,简历基本石沉大海,面试过几家公司,也都没什么特别合适的,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北京是那么大啊?我的一个面试可以花上3个多小时的车程,而面试最多仅需要10分钟。

        那段时间压力很大,易怒,极没自信,妄自菲薄,真是感觉天都是灰暗的,完全看不到未来。再加之父母和亲戚都开始对我的能力感到质疑,说实在找不到工作就回家吧……“回家”这个词触动了我,看着银行卡里慢慢就快归零的数字,在完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承担北京高昂的物价,压力越来越大……但我真的就这么放弃了吗?就这样灰头土脸的回家了?就这么认输了吗?这些问题每天纠缠得我无法正常生活,时常一个人塞着耳机穿过高楼林立的帝都,看着来去匆匆的车辆,歇斯底里地站在街道上哭……那是多么的无助,那时的我在想:也许真的死在北京了,都不会有人知道吧……

        跌宕起伏的名企经历:差点被辞退坚定了我要留学的决心

        也许,上帝依然眷顾着在北京苦苦挣扎的蚁族,我是幸运的。就在走投无路时,历时三个月,我终于通过层层筛选进入了国内某知名企业工作。名企工作的三年,对于我的人生来说是无法复制的三年。在北京找到一份所谓的“好工作”真的实属不易,尤其是对于我这么一个完全没有任何背景的小镇姑娘。

        由于我有主持特长,刚开始的工作比较顺利。但后来我在集团的中外合资文化公司做演员经理的工作,由于我所任职的“艺术部”大多数都是外国人,我们交流工作需要使用英语。我的上司是个美国人,是公司的艺术总监,经常由于我的语言问题,对我的工作提出异议。其实我的英文在上学时并不差,而且在我把休息时间大部分拿来学习英语的情况下,她仍然不断说出“It's really challenging if your English doesn't meet our requirements”一类的话,这话,刺痛了我的心。

        我想认真学英语,学到她没有一丝挑剔,鬼使神差地报了一个雅思课程。但我的进步速度,完全及不上领导的耐心,后来忍无可忍的我,犯了职场人最不该犯的错误—和我的Leader发生了正面冲突。再后来,她要辞退我未遂,我被调到了另一个部门。

        “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这段时间里,我曾在仓库里,一边狂哭,一边坐在码着矿泉瓶子的架子上学英语。我当时就暗暗下定决心,要做得更出色,“我要更加努力,要升职,要得到她的认可!”而我想争取的位置有学历要求,所以当我在强压自己学习英语的状态下,一下子考过了雅思考试时,又想到之前澳洲开放working holiday Visa的政策,想着与其去打工,不如去读两年研究生。

        决定辞职来留学,在很多人看来并不明智,放弃一份稳定的工作,离开北京,重新选择了一个充满未知的异国生活,我承受着质疑。父母是支持我的,他们为我扛下了来自家里其他亲戚的压力。于我而言,在名企工作的后半段时光里,没有任何光环的加持,更换不来别人对我能力的认可,我虽然享受着那份工作带给我的平台和高薪,开阔了视野,更加明白人情世故。但是,这份工作也消耗着我的青春,一点点磨灭着我对自己曾经梦想的那一丝幻想。在我越来越意识到这份工作带给我的只剩温饱,而我想要的是不断成长,是对于工作的成就感,是不断探索未知的刺激感,是一种自我价值的实现之时,我选择跳出舒适圈。

        我到现在还记得拿到Monash的Offer,给家里打电话时我妈直接哭了,我也在电话这头激动得语无伦次。在别人眼里,也许这只是一张毫无意义的写满英文的白纸;在我父母眼里,这是他们心爱的女儿历时半年,每天平均睡眠四个半小时的成绩单。我这样果断又独立的性格更多的是来自于父亲的教育,父亲对我管教很少,却总是在关键时刻送来金玉良言,他从不干涉我的生活和决定,在给予了我绝对的信任之后又会默默地全力支持。他给了我一双翅膀,也教会我如何在摔倒之后为自己疗伤。

        感谢那些曾经不看好我的人,谢谢你们给我很大的打击,让我一直保持清醒,最终可以用录取通知书给你们一个无声却有力的反击。进入公司以来有笑泪,有阴晴,人来人往,只是日常,愿所有陪伴我走过时光的领导及同事一切安好,这是一段奇妙的旅程,我将铭记于心。

        在国外CQ也非常重要

        如果说北漂的孤独感来自于内心的浮躁不安,那么国外生活的孤独感则是源于生活的每个细节,也许你站在公交车上都不知道该在哪一站下车,也许你坐在餐厅里拿着菜单一脸茫然,也许是你买任何东西前看着Bill的第一反应是换算汇率,抑或是当地人侃侃而谈的笑话你却笑不出来……

        我想在异国生活与学习,面临的除了语言外,还有“CQ”即“Cultural Quotient”的问题,就是说一定要融入这个国家的文化。因为澳洲是个移民大国,具有多元的文化,我一度怀疑自己无法融入这个社会。但越是这样,我越是认为“出国后不要只和自己国家的人玩”,要跳出舒适圈。我会不断Push自己去交当地的朋友,我一定要好好把握这来之不易的两年。

        说到这里,因为教堂可以免费教英语,所以我每星期都会去接受心灵上的洗礼,交到了很多当地的朋友,还会经常去英语角,经常和当地人在一起交流。

        记得2016年的春节,爸爸独自一人从北半球飞到南半球来陪我过年。我们一起去悉尼歌剧院听新年音乐会,在墨尔本看烟火跨年。一个月后,我送父亲到图拉马莱恩机场回国,看着父亲推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进入海关安检,突然又折返回来抱住我说了一句“爸爸想哭”,此时我真的无法抑制住强压的泪水,抱着父亲在机场哭成了泪人。

        敢于弯下腰做最普通的工作

        才会遇到更好的未来

        刚来到国外时,看什么都特别贵。一瓶矿泉水2—3刀,在心里换算成人民币后,我就更不舍得去买了,这个时候的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去赚钱,连喝水都是不断地拿着水壶去接直饮水这样解决的。

        但我慢慢觉得,即使花再少的钱生活,总会有空的一天,所以我一定要去赚钱。而赚钱就需要找工作,这工作又从何而来呢?当地留给华人留学生的工作是少之又少,又都是最简单的比如打扫、洗刷一类的工作。那一天我鼓起勇气,从我租房的那条街,一家接着一家地询问,终于,一家韩国咖啡厅收下了我。

        当时我每天晚上5:30-11:30打工,早上8:30上课,在咖啡厅里需要对来客90°鞠躬问好,要照应每一桌上的韩式烤肉,剪烤肉、擦油、收拾屋子,而当我打工结束回家时,整个路上连路灯都没有。在这条回家的路上,我又遭遇了连着跟踪好几天又上来搭讪的陌生人。

        虽然过程辛苦,薪水又不多,但因为这份低微又普通的工作,我先是在店里遇到了一家需要教中文的老师的学校邀请,去学校授课,后来由于我的主持特长令校长记忆深刻,又去到了他朋友所开的跨国文化交流影视公司任职,有的中国留学生会问我“为什么你能找到非常好的工作机会”时,我就会回应他“不要小看任何一个basical的工作,不去做的话,你永远不知道机会在哪里”。敢于弯下腰做最普通的工作,才会遇到更好的未来。

        从今天起,请叫我Olivia:世界观翻天覆地的变化

        现在回想起来,在国内的最后一段时间里,虽然在强压下考过了雅思顺利留学,但我的心理已经重度抑郁。在经历了这一切后,我反而不想回去,不想去和谁较劲,也不想证明给其他人看。

        我想,留学给我的改变,更多的是让我变得内心强大,心态平和了,有种处事不惊的淡然。之前在国内,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我都把情绪化写在脸上,但经历了人生起落后,现在的我,是一个全新的我,近似于重生后的我,遇到事情后,下意识的反应不一样了。

        印象中有两个人,给了我更多的心灵感触:一位是拾到我手机的当地人,他在拿到手机后,完全没有在意这是刚买了两天的全新机,和所有当地人会做的一样,直接拨打了我紧急联系人的电话,将手机还了回来,平复了一场虚惊。再有一位是我现在兼职公司的老板,在有一天我未完成工作加班的时候,他走过来对我说:为什么要占用生活时间来工作呢?如果连工作和生活都无法balance,那这个人又能做什么?我恍然大悟,原来,还可以有另一种生活状态的啊!

        我想,是这一类留学生活中的各种点滴,改变了我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我觉得这已经是我要的生活了,是留学的经历,让我更加感激我现在的境遇,更加珍惜我的人生。

        由于我是在工作后,又进入了学习状态的,所以我也真的更珍惜这两年的时光。我还记得那天,和同学们坐在操场上等了一夜,看到的漫天流星雨照亮了整个夜空。想想当年考雅思时,年轻气盛的自己告诉了身边所有人,大多数人也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把自己逼到无路可走的境地,但也幸亏当时自己“逼了自己一把”,才有了今天的感悟和人生,现在的我,从心里感谢当初那些不看好我的人。

        在刚刚结束的2017年里,是否也曾有不看好你的人呢?请调整心态,鼓励自己,他们的存在,是为了让你有进步的余地,也请感谢不看好你的人,在心里默念并为之努力:“新的一年,我要变成更好的自己。”Happy New Year,致亲爱的自己。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