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载入中...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博客
  • 光明报系
  • 更多>>
    •   人物
    报 纸
    杂 志
    留学 2017年05月05日 星期五

    “有使命感的为明,做教育不求快”

    —专访为明教育集团国际业务部市场总监李毅

    记者_李文星 编辑_西早 摄影_王大鹏 设计_杜亚娜 《 留学 》( 2017年05月05日)

        回南天刚过,4月的广州,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暖湿气息。走在为明教育集团下属的北大附中为明广州实验学校国际校区的校园里,操场上铺陈的落叶与教室别致的建筑风格似乎与广州的天气融为一体,让人既感觉到暖湿天气中氤氲出的一种和谐,又能体会到树荫散发出的、与天气相反的一种清凉的快乐。走在学校中,一间一间以老师名字命名的教室与学生们快乐而积极的学习氛围让《留学》记者感到惊讶,如果外来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里的孩子们享受学校里的学习生活,那么这所学校一定有着它非常适合教育的学校文化。而这一点,正是打造了众多民办学校的为明教育集团一直倾心在做的事情。

        民办教育之劲旅  学生数超三万人

        新学说《2016中国国际学校发展报告》显示,中国的国际学校总数占基础教育学校的0.13%。其中,外籍子女学校有122所,公立国际部有218所,民办国际学校有321所,共计661所,约有43万人。民办学校与公立学校分别占国际学校的32.45%和67.41%。近年来,民办学校的发展渐成气候,在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广东、四川、湖北等中国各省份甚至海外纷纷崛起,而为明教育集团,便是民办国际学校队伍中的一支劲?旅。

        为明教育集团成立于1999年,整合了北京大学和海内外著名教育机构的优质资源,既传承了北京大学“兼容并包”的办学思想,又贯彻着北大附中“四重一主”的教育教学原则,坚持为中国孩子提供高品质、国际化的基础教育服务。随着为明教育集团业务的不断发展,其在深圳、广州、成都、重庆、武汉、青岛、贵阳等地相继创办了七所集小学、初中、高中、国际化项目于一体的实体学校,在北京、天津、深圳、广州、重庆等地,创办了30余所实体幼儿园。集团总部和遍布全国的所属学校和幼儿园的目前在校生人数超过了三万人。

        “为明教育集团的教育产业链是一个整体,从K12基础教育到国际教育和出国留学服务,学生所有留学所需要的步骤都可以在为明完成,与此同时,为明教育集团还在海外设立了学习中心,由此,便形成了包括国际学校、课程研发、留学服务与后端海外服务的完整的产业链。”为明教育集团国际业务部市场总监李毅在接受采访时告诉《留学》记者说,“为明教育,教育为明,为明教育旨在打造孩子的明天,为了这一目的,也基于这一动力,为明教育集团会把自己打造的更加完整,也更加细致,进而不断地更新帮助孩子的能?力。”

        据李毅透露,除了教育板块之外,为明教育集团还有自己的工程业务,工程业务兼备两项职能,一是集团内部的业务,即协助搭建为明教育集团最主要的学校业务,其中不仅包括海内外的国际学校建设,还有围绕学校而搭建的为明公寓、为明大厦等建筑;除了集团内部的业务外,为明教育集团旗下的工程公司还承办外部的工程建设或项目。

        坚持做大做全  “为明是有使命感的”

        李毅在2003年就进入了教育行业,做过外企的中国区市场总监,曾与人合伙创办过国际学校,有着丰富的留学以及办学行业经验的李毅,在2016年年初加入为明教育集团的时候,公司正处在发展国际教育业务的关键期。

        “在来为明教育集团之前,我私底下对为明国际教育整体的业务进行过梳理,对于其国际业务板块也有个人的一些思考。”李毅告诉《留学》记者说,“首先在管理团队上,由于为明教育集团的K12基础教育业务已经开展了10多个年头,形成了非常成熟的体系,因此在为明国际业务刚刚建立起来的时候,是将原来K12团队的一部分人直接抽调出来做国际业务的,这在当初的我看来是不明智的,因为当时我觉得国际业务是一个新兴业务,与传统的教育模式完全不同,如此嫁接必然会埋下隐患;再者是在课程设置上,在当下国际学校A-Level,AP以及IB课程横行的年代中,为明居然有些不合时宜的选择了非常新的美国高中核心标准课程(CCSS),A-Level,AP和IB课程在中国发展了10多年,已经在中国有了成熟的体系,很方便使用,而美国高中核心标准课程虽然更具美国教育特色,但是一个刚刚引进的课程体系,还需要大量的课程研发以及具体落地,这在当时的我看来,觉得会对为明的发展造成局限;同时,为明想要打造全产业链的想法也很让我吃惊,仅仅是K12、中学以及国际业务就已经是很大的板块了,为明教育集团还拥有自己的留学中介业务,同时还在海外建立了两个学习中心,设立学习中心的投资是相当巨大的,因为为明的学习中心担负着几乎全部的海外业务,这样巨大的业务链一定会拖慢为明的发展速度。”

        但这些想法在李毅不断地深入接触为明的业务后逐渐发生了改变。进入为明教育集团之后,李毅首先担任的是为明教育集团国际业务部的副总监兼市场总监,身负三大职责,第一是对整个集团包括各个学校进行海内外资源整合;第二是作为集团总部代表,协助与支持下属的六个国际校区,跟进其品牌建设与推广,也包括招生工作;第三方面是从集团层面出发,对整个为明教育集团旗下的国际学校进行包括生源数量、师资配比、授课模式、团队配备、教师培训等各个方面的中长期规划。

        直到他接手北大附中为明广州实验学校国际校区之后,在一线工作的他对于为明教育集团的初始设定才有了更为深刻的认知。如为明教育集团总裁林浩所说“为明是有使命感的”。“为明的教育并不求快,为明提倡的原来K12教育传承下来的‘教育家’管理风格也好,研发新的更优秀的课程体系也好,构建完整的产业链也好,都是为了完成为明教育集团奉为圭臬的教育使命。”李毅告诉《留学》记者说,“虽然发展与不断纠偏是同时存在的,但为明教育的核心宗旨是不会变的,为明为孩子的一生考虑,因此会把业务做的更大更全,让孩子有个持续的依靠。”

        拔高式教育  民办学校的生存之道

        在为明教育集团与分校的链接上,身兼双职的李毅颇有发言权。据其介绍,为明教育集团总部承担了三大任务:首先,集团的主要职能是管理中心与成本中心,为各个学校提供资源整合支持;其次是成本控制,保证规划顺利完成,保证各个学校均衡发展;最后是整体规划与协调,“虽然在地方关系处理和地方招生方面校长有着很大的自主权,但整体的规划还是由集团总部来控制的,校长的自主权是不能超出集团的整体规划范围的。”李毅告诉《留学》记者说,“除此之外,集团每年也要对各个学校进行包括升学率、教学体系以及招生量等各方面进行量化考核,对各个学校的发展状况进行监督管理,出现问题便及时调整。”

        经过多年的发展,为明教育集团旗下的民办学校大军已经成为中国教育界的一支劲旅,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中学,为明教育集团已经逐渐覆盖了中国所有的基础教育领域。每一个学校的内部建设,更是相当完备,以北大附中为明广州实验学校为例,其在生源管理、课程建设、团队建设等方面已经非常完备。

        首先,在生源管理上。在北大附中为明广州实验学校,生源包括两大部分,一是公立部分,和其他公立学校相当,生源体量将近四千人,这一部分学生皆是按照填报志愿并参与正常批次录取的。近两年来,广州市随着非广州户籍生源的上升,民办学校的招生量得到了保障。据报道,2015—2016学年,广州所有公立中学录取结束之后,广州地区仍有三万学生无学可上,而在这一年,广州地区仅高中就新建了12所。因此,在公立领域,北大附中为明广州实验学校的招生是很有保证的。而在国际业务领域,北大附中为明广州实验学校国际校区有两百左右的学生体量,这在广州市来说,是首屈一指的。“仅广州市的国际学校就有四十多所,然而广州的国际教育市场并没有那么大,很多学校或者公立学校的国际部基本都维持在几十人的体量上,北大附中为明广州实验学校算是竞争力较强的一所学校了。”李毅告诉《留学》记者说。

        “然而在生源质量上,公平来说,假如要争抢广州那一小部分学霸或者精英学生的话,北大附中为明广州实验学校是很难抢过像省实、广雅和执信这样学校国际班的。”李毅告诉《留学》记者说,“因此,为明教育集团在给北大附中为明广州实验学校定位时,就没有定位在精英教育,而是定位在拔高式教育,我们招来的学生单纯在学习成绩上说也许是中等或者中等偏下的,也因此他们的提升空间也非常大,我们的宗旨是让他们在几年的学习生活中逐渐找回自信,注重成长,体会到那种变为优秀学生的感觉,即使不能成为非常优秀的学生,也能在自己原来的基础上提升一个大台阶,因此,在生源难以控制的情况下,适应性的转型,将精英教育理念转为拔高式教育理念,才是民办学校的发展之道。”

        其次,在课程建设上。北大附中为明广州实验学校国际校区采取的是“2+2”教育模式,即前两年时间在中国学习美国高中核心标准课程,后两年去美国学习美高课程和AP课程(大学预科课程)。提及美国高中核心标准课程建设的必要性,李毅告诉《留学》记者说,“针对很多中国留学的学术造假现象和综合素质较低的情况,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的院校对于中国学生的录取率都在逐年降低,其实,根本原因还是在于课程上的不对接,教育不仅仅是标准化成绩与英语水平,更是学习态度与学习习惯的养成,美国高中核心标准课程是最符合美国中学生学习的一种课程,只有进行这样的学习,才能够达到无缝对接。”

        然而,在美国高中的课程建设上,却并不是一路坦途。“因为美国高中核心标准课程的标准是计算综合分数,并不聚焦于某一科的具体分数,因此美国不同州的教学侧重点也都有所不同,而中国学生,大部分都已经适应了中国这种统一的教材大纲的学习风格,学校也多适应这种风格,中国不同的国际学校或者机构凡使用美国高中核心标准课程的,也都对美国高中核心标准课程有着不同的理解,因此,随意性带来了优势,也带来了一定的困扰。”李毅告诉《留学》记者说,“但是这个课程的可调整性强,而且经过几年的使用与改进,我们已经拥有了一套完整的适用的体系了。”

        再者,在团队建设上。首先,作为国际学校来说,以北大附中为明广州实验学校国际校区为例的所有为明教育集团下属的国际学校都有着严格的外教比例,所有学校都保证在一比十以内,所有课程也都是全英文授课。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北大附中为明广州实验学校国际部还采取外教+助教的模式,外教老师负责上课,而中方老师负责针对中国学生的具体情况,为外教提供更为合理的教学教案设计,同时,也会代替外教跟一些稍微有语言障碍的同学沟通,另外,助教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每晚监护孩子上晚自习,一方面监督孩子学习,另一方面也帮助孩子进行答疑解惑。

        除了外教+助教的模式外,为明教育集团旗下的国际学校在课程设置上还有一大特色—分层走班制教学。《留学》记者在北大附中为明广州实验学校国际校区观察过,学校的教学楼共有五层,其中两层为行政和老师的办公室,其他三层按年级进行分层,不同的教室门牌上写的都是老师的名字,学生的课程分为必修和选修,所有课程的上课模式都为走班制,学生上哪个课,即去哪个教师所在的教室,而教师是固定不动的。“分层走班制教学可以说彻底颠覆了中国学生传统的学习习惯,并在学习态度上,也通过课程的传授潜移默化的进行改变着,而这样的学习习惯以及学习态度,正是国外学校的正常状态,”李毅告诉《留学》记者说,“这体现了国际学校的桥梁作用,是国际学校应该有的教育作用,它不仅仅是学什么课程,也不仅仅是有多少外教,而是要改变或者说帮助孩子在学习习惯和学习态度上成长,学校的落脚点在育人,而不是某些外在的评判标准。”

        组建家校委员会

        让学生教育结合家长教育

        当《留学》记者问到,“为何为明教育集团一开始将建校的坐标定在了深圳及广州这样的岭南城市?”李毅告诉《留学》记者说,“深圳是为明教育集团建校的第一站,刚刚开始建校的时候,这里的教育几乎是一片空白,深圳是一个外来人口聚集的城市,本地人很少,外来人口给深圳带来了巨大的发展,但同时也对教育提出了更多更高的要求,生源数量有保证的前提下,为明教育集团也认为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城市,有着更好地发挥优质教育的空间,因此,在深圳及广州正在引进名校的时代浪潮中,作为北大附中代表的为明教育集团,就应运在这里办校了。”

        然而,理想虽好,但也存在这很多现实问题。语言沟通不畅且在其次,从认知角度上,这里与中国其他地区有着很大的不同。“这个由大量中小业主组成的城市中,家长的那种花钱买结果的心态相较其他地方更为严重,同时由于奔忙以及家中孩子较多,很多孩子的家庭教育都是缺失的。”李毅告诉《留学》记者说。因此,为明教育集团旗下的学校,不仅需要提供优质的学生教育,还要提供相应的家长教育。

        拿北大附中为明广州实验学校国际校区来说,学校专门为学生家长开设了一个部门叫做家校委员会。家校委员会不仅仅是通过三方沟通来共同完成对孩子的教育培养的平台,同时还开展家长讲堂或是沙龙之类的活动,将家长也纳入到学校教育的体系之中。家长通过专家、教授以及其他优秀毕业生的分享,更加了解自己孩子出成绩之外的学习状况,从而带来自身对于教育认知方面的改变。

        当然,对于为明来说,似乎每走一步都要经历漫长的过程,每一个小细节的跟进都需要长达几年的酝酿,但为明并不怕慢,因为它的眼光始终是放在教育上的,不仅放在教育的过去和现在,更放在教育的未来,正如其总裁林浩所说,“美国的成功在于用了两百年时间,构建了一批世界上最优质的学校。为明,也想为两百年以后的中国,留下一批优质学校。”   

        拎客:

        美国高中核心标准课程

        美国在高中阶段,大部分设有9,10,11,12四个年级。不分文科、理科,每个学校安排的课程也不尽相同,不过所有学校课程都有必修课程和选修课程组成。必修课包括语文(英语)、数学、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等,每个学科由不同的难度/级别组成;选修课则非常丰富,涵盖经济、法律、建筑、外语、艺术等,凡是学生感兴趣或有择业需要的内容,都有相应的课程可供选择。课程采取学分制。课程选择搭配的技巧非常重要,每学期学的课程和学习时间的限制必须考虑,一般选择5—6门为适量,太少学分修不够,太多则自己负担不下来影响GPA,所以选修主课和必修的辅助课要做好协调。有些必修课实在无法完成,可以利用暑期的时间来修读,因此在美国高中核心标准课程体系中,暑假也需要提前规划。

        抽文:

        这体现了国际学校的桥梁作用,是国际学校应该有的教育作用,它不仅仅是学什么课程,也不仅仅是有多少外教,而是要改变或者说帮助孩子在学习习惯和学习态度上成长,学校的落脚点在教育,而不是某些外在的评判标准。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