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03月26日 星期四

    话匣子打开了 问题就好解决了

    作者:杨秀芳 《光明日报》( 2020年03月26日 07版)

    杨秀芳为新冠肺炎患者进行心理疏导。光明图片

        【战疫一线大家谈】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心理治疗师 杨秀芳

        我很多天没更新“朋友圈”动态了。直到3月21日,看到华西第一支援鄂医疗队启程回家的消息,我第一时间转发,还配了三颗爱心。

        来武汉一个多月了,依然清楚地记得出发前的心情。没想到这么突然——这是2月6日晚上11点,我接到医院电话时的第一反应。对于加入援鄂医疗队赶赴武汉,我早已有预期,但是真正面对这个消息时,还是有那么一丝错愕。临别前,孩子很焦虑,一晚上没睡好。她还不明白,为什么亲密的妈妈一定要离开家。但总有一天她会知道,妈妈正在做一件能量巨大的事。

        我是心理咨询师和治疗师,面对的是灾难造成的最隐蔽的伤疤。经历过汶川地震,也治疗过因地震产生不良情绪的患者,但开始面对这次疫情,还是有些紧张。跟以往的危机干预相比,新冠肺炎疫情有着不同之处,由于其传染性强,人们必须相互远离,这种特殊性会让人陷入负面情绪,需要加强心理疏导和心理干预,因此我必须恢复冷静,才有能力帮助其他人。

        我们这个临时组成的大家庭总共130位成员,来自不同科室,彼此之间原本并不十分熟悉。如何尽快了解他们内心的真实感受?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聊天。疫情的特殊时期,心理咨询无法提供固定场所、固定时间和固定交谈方式,需要在平常的交流中搜集有效信息,然后通过最小的干预,让他们正确认识自己的心理状态,通过正确的方法改善对自己的不良认知。在外人看来,这似乎与救援的紧张感相去甚远。但他们救人,我们救“心”。

        通过这一个多月的观察,我明显地看到医务人员在不同阶段里对危机的心理反应有所不同。

        来武汉的第一周是对新环境的适应期。我们医疗队接手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的两个重症病区。当时,由于周围有当地医务人员因救助患者而感染,我们的队员也会感到恐惧。一部分队员适应不良,在生理上主要表现为失眠,在情绪上常出现恐惧和焦虑。其实,适度的恐惧和焦虑是正常的,但是如果心理危机过强,持续时间过长,就会出现非理性行为,例如反复强迫洗手,过度揉搓;不断检查防护服;一想到要进入隔离病房就心率加快,甚至不敢踏进缓冲区域。在这里,想对院感科同事道一声感谢,有了他们的严格把关,医务人员才多一份安心。

        适应期过后,有队员出现了其他心理反应,比如自责、无奈。尤其是接触过死亡病人的医务人员,当用尽全身力气还是救不回患者的时候,内心忍受着极大煎熬。医生不是神,只是普通人,要看到自己所做的每一个医疗处置都是有价值的,不能随便否定自己。此外,要注意精力耗竭问题。医务人员长期白班夜班来回倒,身心俱疲。他们需要足够的休息时间去恢复精力。我会鼓励他们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允许自己示弱,并及时向领导倾诉,按照自己的能力去做事情。

        有人问:“心理素质不好怎么当医生?”的确,有的同学学医后害怕上解剖课,怕打针输液,怕接触患者,像这样心理素质不过关的人是无法走上临床岗位的。但我们不能保证一个人永远没有心理问题。因此,对一线医务人员的心理援助很有必要,目的是确保他们以健康的心态去打一场硬仗。

        战胜疫情的力量把我们紧紧凝聚起来,像是一家人。希望疫情结束后,我们带着阳光一起回家。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