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20年02月22日 星期六

    使用基础句子结构,不苛求复杂语法;掌握核心词汇,可借助肢体语言;只要求辨别语义,不求字正腔圆——

    重视生存普通话在紧急救援中的作用

    作者:司罗红 王晖 《光明日报》( 2020年02月22日 12版)

        【语言论坛】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各地纷纷组成援鄂医疗队,义无反顾地“白衣逆行”,但由于医疗人员语言背景的复杂性和湖北方言同普通话的语言差异,部分医疗人员与当地患者沟通时出现了障碍。为此,齐鲁医院赴鄂医疗队在进驻武汉48小时内便编写出一套方言手册,涵盖了称谓、生活、医疗等方面的常用语,使医患双方能完成最基本的双向交流,这一举措得到高度评价。

        语言沟通在重大突发公共事件紧急救援中直接关系救援成效,语言交际障碍成为救援一线难以回避的沟壑,因此,必须建立语言应急机制,在短时间内实现救援各方最简单的交流;同时也应当未雨绸缪,最大限度地普及普通话中攸关生存的内容,保障最低限度的双向交流,尽早架起沟通各民族语言、各方言与普通话最基本交流的桥梁,发挥生存普通话在紧急救援中的作用。

        生存普通话是能运用最基础的语法,掌握数量不多但攸关生存的基本词汇,使用近似普通话的语音系统进行最低限度沟通交流的普通话变体。它在正常或者稍慢的语速中能够借助手势等肢体语言和其他手段指称事物,与标准普通话实现最基本的双向交流。生存普通话的语法简单,几乎不使用把字句、被动句等语法结构,最大限度地减少虚词的使用。词汇方面,生存普通话仅要求掌握身体部位、感觉判断、方位方向、亲属称谓、数量关系、医疗卫生等核心词汇。生存普通话对语音的要求低,只要求辨别语义,不要求字正腔圆,在极限情况下,甚至可以采用“拼凑”的办法进行“洋泾浜”式表达。

        普及生存普通话是紧急救援中跨越语言障碍最有效的途径。语言沟通不畅在历次紧急救援中都有表现,例如2010年玉树地震救援中,由于玉树地区藏族同胞人口比例较大,受母民族语言影响,多带有特殊的地方口音,因此语言沟通不畅成为救援滞缓的一个重要因素。在相对集中的救援中,沟通障碍可以由翻译人员解决,但由于救援多是分散进行,沟通就变得困难。可见,在少数民族地区和方言地区的紧急救援中,语言翻译虽是最准确、最及时的沟通手段,可以应对小规模的紧急救援,但它对人员素质要求高,当翻译人员数量不足时,面对大规模的紧急情况不免捉襟见肘。紧急语言援助虽能帮助救援人员在短时间内学会必需的词汇,但语言学习无疑也会使救援者分身乏术,效果不佳。因此,在日常推普中使全体国民掌握最基本交流的生存普通话,无疑是救援过程中跨越语言交际障碍最有效、最可及的路径,即便仅掌握数量不多的最基本、最简单的普通话词语,也能在紧急救援中发挥重要作用。

        生存普通话只需满足最基本的语言交际需求,因此学习内容精简,学习难度不高,便于推广普及。生存普通话需要掌握的表达手段简单,只要掌握语序规则和少量虚词,使用最基础的句子结构,不必苛求复杂语法和精准表达;必须掌握的词汇量较少,特别是用于紧急救援的词汇更少,由于汉语的词汇缺少形态变化,便于掌握,因此,词汇学习可以使用直接翻译法。当前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已经成为全民共识,学习普通话、使用普通话的氛围不断浓郁,特别是在国家语委的不断推动下,覆盖全国30多个省份的60余个普通话推广基地,更能提高普通话推广的效率。新技术的改进也有利于生存普通话的推广,人工智能翻译和机器翻译虽然在句子层面的准确率还有待改进,但在词汇层面早已实现突破,生存普通话以词汇为主,容易得到新技术的助力。此外,日本等发达国家在灾难救援中完备的生存语言策略可供我们借鉴。

        推广普及生存普通话十分紧迫。虽然我国的普通话普及率已接近80%,但仍有超过2亿的国民没有掌握国家通用语言,甚至连最基本的交流都无法完成。更值得注意的是,这部分国民多处于语言环境较为复杂的农村、边疆和少数民族地区,想一蹴而就地掌握普通话并不现实。即便生存普通话学习难度不大,但对于没有任何普通话基础的国民来说,在突发灾害来临的短时间内掌握也不可能。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异地支援中,普通话普及水平较高的湖北尚且因语言沟通障碍影响救援的效率,推普难度较大的边疆和少数民族聚居区更不容乐观,针对这些地区的生存普通话推广迫在眉睫。我国地形环境复杂,自然灾害灾次频发,种类多样,边疆和少数民族聚居区的特殊地理位置又决定了它们是地震、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高发地区,自然灾害的突发性和不确定性使针对这些地区的生存普通话推广变得更加紧迫。

        推普工作要加大生存普通话的推广力度。虽然生存普通话能够在灾害紧急救援中发挥重要作用,有效跨越语言沟通障碍,但普通话的推广却不是短期工作。我们必须在大力推广普通话的框架下,优先考虑生存普通话的推广,保障全体国民达到能够使用生存普通话沟通的最低要求,力争全国实现最基本交流无死角。同时,应当推进推普工作模式由大水漫灌向精准滴灌转变,在边疆和少数民族聚居区的推普以能完成最基本的交流为主,主要推广能服务于救灾、医疗、紧急事务处理等方面的生存普通话。尽快确定有利于灾害救援的生存普通话内容,加快在推普效果欠佳地区设立普通话推广基地,加快普通话推广队伍的建设,充分运用科技手段以促进生存普通话在语言状况复杂地区的推广,尽快实现生存普通话的全面普及。

        当前,我国普通话推广虽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普通话推广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也十分明显。我们应努力提升语言文字工作治理能力,建立突发公共事件的语言应急机制、服务机制和普通话推广长效机制,这不仅能有效应对突发公共事件救援中的语言问题,提高处置效率,使推普红利惠及全体国民。

        (作者:司罗红、王晖,分别系郑州大学文学院副院长、教授,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副司长)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