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文娱
  • 电视
  • 图片
  • 游戏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9年05月01日 星期三

    步入中国篆书的堂奥

    ——评《中国篆书》

    作者:王宇信 《光明日报》( 2019年05月01日 07版)

        《中国篆书》 马如森 著 黄山书社

        【读书者说】

        读罢马如森教授新著《中国篆书》这部散发着墨香的手写影印书稿,不仅浸透着马教授深厚笔墨功力的字字珠玑令我心旷神怡,陶醉于艺术美的享受,而且书中不少全面而深刻的关于篆书的系统论述,也使我耳目一新,获益匪浅。作为大著的最早一批“先”读者,把我读后的初步感受写出来,或将对广大读者认识这部《中国篆书》的价值之所在,以及对读者今后从事篆书研究和创作的深远指导意义,将会伴随岁月的流逝而愈益显示出来。

        这部《中国篆书》,堪称是近年来首次从理论上系统而深入地研究篆书,并给大篆进行科学分类的皇皇巨作。该书不仅全面阐述了篆书的概念与分类,即大篆、小篆,而且明确地把大篆细分为“契刻字篆书”“铸范字篆书”“刀刻字篆书”“石鼓刀刻字篆书”“钟铸字篆书”“鸟虫字篆书”“玺印封泥字篆书”等类项,如此一番高屋建瓴地条分缕析,就把小篆以前的先秦各种古文字纳入了篆书的总体系之中。

        应该说,《中国篆书》上述有关篆书的深刻论述,对当今不少的篆书爱好者及篆书书法家是很有启示意义的。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不少人对确切的篆书含义及范畴是不甚了解的。我有不少甲骨书法界的朋友,对一些全国性的书法组织或书法大赛上,把甲骨书法列入“篆书”类很不理解。出于对甲骨书法的热爱,他们总想在当今篆书书坛中另立门户,把甲骨文列为与篆书并列的甲骨书法序列。为此,他们不仅大力鼓吹,到处游说。还不只一个人,也不止一次地鼓动我写文章“表态”,即专论“甲骨文书法不应纳入篆书类”,为了回答这个长期困惑甲骨书法界的问题,我在2010年写的一篇序中,曾进行了如下论述:“小篆(包括大篆)是名副其实的狭义上的篆书。而上溯简帛文、金文、甲骨文等篆书,应是与小篆不尽相同的广义篆书了……”又论证说:“《说文》云:篆,‘引书也’。”清人段玉裁注说:“引书者,引笔而著于竹帛也。因而李斯所作曰篆书,而谓史籀所著曰大篆。即,又谓篆书曰小篆。其字之本意曰引书,如雕刻圭璧曰缘……”并进一步论证说:“刻即瑑,秦小篆以前的文字,诸如甲骨文是用刀瑑刻龟甲、兽骨,而金文是用刀刻瑑陶模再翻范铸造而成。简帛文字用笔字书在简或帛上,即‘引笔’而成。因而甲骨文、金文、简帛文从其瑑刻、引笔成字来说,是广义篆书……”(《王信宇甲骨文书法论序集》,文物出版社,2014年)

        近年,甲骨书法界的朋友们,虽然承认并接受了甲骨书法在篆书中的定位,但仍忙于甲骨、金文书法的创作和笔法的推敲,还是无暇从理论上深究甲骨、金文等在广义篆书中的地位及其在篆书不同类别中固有的特点及区别,这对于甲骨文、金文等古文字书法创作水平的提高,造成了一些很不利的影响。因此,弄清篆书,特别是广义的篆书和狭义的篆书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对提高甲骨文、金文、战国玺印文等分门别类的篆书书法水平是有着重大意义的。

        《中国篆书》还进一步在《中国篆书读帖篇》章节中,为读者选出了《大盂鼎》等被金文书法界奉为经典的四器法帖作临摹范本,并对每一件名器都作有综述、释文、注文、释文,从而使读者能读懂铭帖的金文,在掌握这些铭器文字的基础上,领略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在认真“读帖”的同时,认识《金文形体结构的特点》和《篆书的书写规则》,再体味和领悟《中国青铜四器铭文书法临写要领》,就能步入中国篆书之一类——青铜铭文临写的佳境。

        马如森教授不仅在篆书理论方面为我们展现了他多年探索的心得,而且还把理论付诸实践,即在《中国篆书临写创作篇》中,展示他较高造诣的书法艺术水平。这里面既有他惟妙惟肖、出神入化的《大盂鼎》等金文经典法帖的临写本;还有他爬梳整理、精心遴选经典四器中的文字,创作出的四言、五言、七言、八言、十言组字的金文书法艺术精品。马如森教授的这些作品,堪为原汁原味的篆书金文,代表了当前金文书法的书写水平,并将引领着篆书金文书法前进的正确方向。我相信,篆书金文书法爱好者将从这本书里受益匪浅。

        此外,《中国篆书》中还有不少提法也颇有启示意义,诸如书中将中国古文字中的甲骨契刻字和金文契刻字范铸篆书字体,首次命之为“正宗文字”的全提法。又如本书《史籀篇疏证补释篇》将篇中223字制成《史籀篇单字形体承延图谱》,展示了籀文上承和下延的文字关系,诸如证实依据,并以古文献以及铜器铭文真实材料为证据,得出“籀文”确实为史籀所书,而且史籀确为中国最早的篆书书法家的论断。而本书用《大盂鼎》等经典四器铭文字体研究篆书,在国内外也应是首次,具有开创意义。

        总之,《中国篆书》内容丰富,理论性强,论述深刻,对篆书创作和发展颇富指导意义。此书提出以文字结构分解组合方法来确定篆书的书写规则,再读《大盂鼎》等四件金文经典法帖入手,为我们创作出《四铭器文解联》和《名言选录、集字和篆印》等篆书“出帖”的书法创作样板,全书做到了理论与实践的有机统一,因而对初学者来说,可操作性极强。《中国篆书》将使更多的篆书书法爱好者从中得到启示,并经过刻苦努力,步入灿烂的中国篆书书法的堂奥!

        让蕴含丰富中华文化基因的古文字活起来,使广义的篆文——甲骨、金文、石鼓文、玺印文等和狭义的篆文——小篆,在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和构建社会主义 核心价值观的宏伟大业中作出应有的贡献,让更多的无愧于伟大时代的篆书精品涌现出来!我竭诚地向广大篆书爱好者推荐这部值得您一读的好书!

        (作者:王宇信,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特聘教授)

    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1985.01 - 2009.12)
    中华读书报
    中华读书报(1998.01 - 2010.08)
    文摘报
    文摘报(1998.01 - 2010.08)
    出版社
    考试
    博览群书
    博览群书(1998.01-2009.08)
    书摘
    书摘(1998.01-2009.08)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