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9年04月19日 星期五

    学林新语

    作者:周维强 《光明日报》( 2019年04月19日 16版)

        ◎钱学森在麻省理工学院航空工程系读研究生,成绩优异。传说有一门课,教授出的考题非常难,绝大多数学生没能及格。学生决定向这位教授提出抗议。当他们来到这位教授办公室前,他们发现钱学森的考卷正贴在门上,钢笔写的试卷工工整整,没有一点错误,也没有一丝橡皮擦拭或涂改的痕迹!于是再没人向这位教授提抗议了。

        ◎罗继祖先生尝谓通俗不易。罗在中华书局校点《宋史》,公余效法历史小丛书的写法,写了一本通俗小册子《杨业》,然后把这本书请同人王永兴阅,王阅毕未置可否。罗问王够通俗否?王面露难色,默不谓然。

        ◎严耕望推重吕思勉、陈垣、陈寅恪、钱穆为“前辈史学四大家”,而尤以吕思勉为第一。吕思勉成名之后亦不设教于一流学府,但严耕望说吕思勉先生“是一位朴质恬淡、循规蹈矩、不扬露才学、不争取名位的忠厚长者,无才子气,无道学气,也无领导社会的使命感;而是一位人生修养极深,冷静、客观、勤力、谨慎、有责任感的科学工作者……”这段话里,应该也寄寓了严耕望自己的学术和人生理想。

        ◎黄永年写教材亦必自抒己见,自出心裁,说这样写来“才心情酣畅”,“否则会有借米下锅,如牛负重之苦”。

        ◎王力先生书斋名龙虫并雕斋,“雕龙”取义做高深的学问,“雕虫”意谓兼做学术普及工作。

        (作者:周维强)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