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8年07月11日 星期三

    “全入时代”的日本高考改革

    作者:田辉 《光明日报》( 2018年07月11日 14版)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环球科技】

        高考不仅是全社会高度关注的焦点问题,更是教育体制改革的关键环节。在教育发展还不能完全满足人们对优质高等教育资源迫切需求的当下,人们对大学招生录取制度的选拔功能和选拔机制关注度越来越高。这样的情况在邻国日本近年来却发生了些许的变化。根据日本文部科学省2018年最新统计结果,2017年日本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为80.6%,其中应届毕业生普通高等教育入学率为54.7%,高等职业技术教育入学率为21.5%,该年度应届高中毕业生的直接就业率为17.8%,基本实现了全部应届高中毕业生只要报考大学,基本上都有机会进入高等教育机构学习的“所有考生都能入大学”的“全入时代”。在“人人都能上大学”的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如何进行高考,成为日本高等教育改革的首要任务。

    1、名牌大学竞争激烈

        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是衡量教育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当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在15%以下时为精英教育阶段,15%-50%为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50%以上为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进入21世纪,日本18岁人口的高等教育入学率超过了50%,实现了高等教育从大众化到普及化的转变,尤其是2010年以来,日本高等教育入学率一直保持在75%以上,最近3年更是稳定在80%以上,2017年日本高等教育入学率达到80.6%的历史新高,普通大学和短期大学(大专)报考人数的录取比例达到89.2%,另有173939人升入高等职业教育院校,日本名副其实地进入了高等教育入学选拔的“全入时代”。

        日本大学(包括国、公、私立大学,短期大学、高等专门学校)的招生选拔具有相对宽松的自主裁量权。国立和公立大学一般采用国家考试中心举办的全国统一学科考试(一般称为大学考试中心统一考试)的相关学科考试成绩的总分,作为参加本校入学选拔二次考试资格分数线,经学校二次考试或面试后,由大学公布名单录取考生。虽然日本“高考”的总体录取率很高,但名牌大学的竞争依然十分激烈。

        日本各大学仍然以传统方式张榜公布录取名单以增强仪式感和宣传效应。每年3月中旬,以东京大学为代表的日本国各大院校便开始陆续公布本年度新生录取名单,全国进入“大学发榜季”,各所大学在预定日期将本校的新生录取名单(考生编号)在校园内张榜公布,这种传统的“发榜”形式庄严、紧张,带有强烈的仪式感,“发榜”的当天,考生和家长一大早便赶到报考的大学的指定地点等待“高榜提名”,东京大学等名校的录取公布日已成为一道特殊的风景线,吸引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2、选拔形式多元化

        日本高等教育入学选拔形式逐渐向多元化发展。近年来,随着高等教育入学机会的扩大,学生的“高考”压力正逐渐转变为大学的“招生”压力,受到“少子化(出生率下降)”带来的适龄人口减少等因素影响,一些大学逐渐出现了报考人数低于招生名额的“招不满额”现象。大学各大学为了应对报考生源的变化以及在更广泛的层面选拔优秀生源,纷纷采取多样化的入学考试和选拔形式。在普通的大学考试中心统一入学考试、AO考试(Admissons Office,大学自主招生)、公开推荐考试(由高中校长推荐)等形式之外,增加了由大学划拨给指定高中的定向推荐入学名额,此外还设立了自我推荐入学等多样化选拔制度,为不同的考生群体营造便利的入学考试环境,为高等教育人才培养探索出多元化的选拔机制。“全入时代”的日本“高考”功能发生了根本变化。“高考”已由原来单纯的选拔功能,转变为高等教育资源提供与学生未来发展教育需求匹配度的诊断功能。

        大学考试中心统一考试——由日本文部科学省所属独立行政法人“大学考试中心”协同各国公私立大学,在全国统一实施的全国大学入学学科考试,以笔试的形式考查学业成绩的普通“入学考试”。考生在报名参加考试时,从国语、地理历史、公民、数学、理科、外语等7组学科当中选出自己参加考试的科目,提出考试申请。各大学一般在此基础上附加大学(或者学部、学科)组织的面试、学科考试或技能检测。

        AO考试(Admissons Office)——大学自主招生考试是完全由大学进行自主选拔的考试,一般有综合素质测试、小论文和面试几个环节组成,AO考试重点考查学生与大学之间的适配度,以选拔适合在该大学学习的考生为目的。因此,考生为什么选择这所大学的原因和动机成为考核的前提,在考试中必须明确阐述。大学自主招生考试不需要高中校长的推荐书,因此AO考试比推荐考试审查更严格、更仔细。AO考试的好处在于考生有机会考入在大学考试中心统一考试中可能因学力不足无法考取的大学。

        推荐考试——由学生毕业的高中(校长)公开推荐给相关大学(对推荐高中不做限定),从全国各地广泛招募优秀学生的推荐考试;指定校推荐是接收特定高中推荐名额的推荐考试。目前推荐考试名额逐渐增加,除校长推荐信之外,还要增加面试、小论文、调查报告等审核项目。通过推荐考试,大学可以录取到学习动机明确的优秀学生,还可有效避免由“少子化(低出生率)”带来的招不满额的危机;同事,推荐考试对学生来说,除学力外的个性特长和在校表现得到评价,可以免除入学考试科目,减轻考试负担,同时可以在“大学考试中心统一考试”前得到确切的合格录取信息。

        自我推荐——普通的推荐考试需要高中校长的推荐信,而自我推荐考试只需提交“自我推荐书”,并通过小论文等形式进行自我展示。

    3、日本的“统考”

        目前,日本所有国立和公立大学和多数私立大学除去一部分推荐选拔和招生办考试外,一律利用“大学考试中心统一考试”进行入学选拔。尤其是国、公立大学只有参加该大学指定科目的大学考试中心统一考试,才可获得报考资格。近年来由于担心大学生学力下降,几乎所有国立大学都要求报考本校的学生参加由五六个学科构成的、总分值为950分的7至8门考试。通常文科必考外语、国语、数学1、数学2、地理历史或公民,以及2门理科基础科目的7门考试;理科必考科目为外语、语文、数学2、地理历史或公民、以及2门理科基础学科等6门考试。也有越来越多的私立大学利用“大学考试中心统一考试”进行入学资格的基础选拔,但如何利用统一考试的成绩、选取哪些学科和科目作为录取参考成绩等具体规则和标准由私立大学自行确定。各大学根据考生的学科考试成绩确定参加本校自主考试、面试的报名资格,择期组织后期自主考试和面试(包括学科笔试、面试、提交小论文),最后通过二次考试的考生方可被录取。

        日本每年参加“高考”的考生,在参加了全国统一的“大学考试中心统一考试”后,必须到自己填报志愿的每一所大学、或者大学指定的考点,逐一参加大学自主举办的二次考试。为此,每个考生都会在每年1月、2月份的“考试季”奔赴不同的城市、不同大学的考点去“赶考”,填报多少个志愿,就要去多少个大学参加考试。如果考生的成绩达到多所大学的录取标准,一般会被多所大学先后录取,但只能确定其中一所相对理想的大学作为就读学校,并在规定时间内缴纳入学金以确保入学资格。

        日本中央教育审议会担心AO推荐考试(大学自主招生考试)引发大学生学力低下,建议为了确保学力,应该增设“高大衔接”的学力考试。为此,2016年日本文部科学省正式出台了“高中生基础学力考试”制度,以进行“高中生学习能力基础诊断”,相当于我国高中普遍实施的高中生学业水平考试。而东京大学、京都大学、九州大学、筑波大学等日本名牌大学为了保证AO推荐入学的学生与大学考试中心统一考试入学的学生具有相同的学力,要求附加大学考试中心统一考试的情况逐渐增多。另一方面,庆应义塾大学等名牌私立大学的报告中却表明,AO推荐入学便于稳定学校管理,使大学提前获取稳定生源,同时AO推荐入学的学生GPA(Grade Point Average)高于大学考试中心统一考试入学的学生。早稻田大学、东北大学等名牌大学的调查中也得出同样结论。

    4、学力三要素

        日本以“学力三要素”作为大学入学选拔考试的基本判断标准。2016年日本“高大衔接体制改革会议”在审议报告中指出,“高中教育与大学教育的衔接对于提高双方改革的实效性发挥重要作用,改革后评价方式将综合评价考生的学力三要素”。所谓学力三要素是指“知识、技能”“思考力、判断力、表现力”和“主体性、多样性、协作性”的三个方面。传统考试偏重于对“知识、技能”的评价,为此,日本文部科学省确立了大学入学选拔以多方面、综合评价为主的基本方向,进行多元化选拔的“高考”改革,引入更加注重“思考力、判断力、表现力”的“评价考试”以代替国家考试中心的学科考试。东京大学、京都大学在2016年度率先改革了只通过普通入学考试招收新生的做法,同时引入了推荐考试、特色考试(推荐入学、AO考试等)多样化选拔方式,但通过多元化选拔方式录取的新生只占两所大学年度招生名额的极少一部分。东京大学的自主选拔比较重视“多样性”原则,京都大学的自主选拔更重视“适应性”原则,虽然选拔标准各有侧重,但是作为对以往国立大学闭塞的考试选拔形式的突破,以及引入多元化选拔机制的尝试,东京大学和京都大学的探索具有同样的划时代意义。从2017年3月开始,日本国立大学的教育学部、医学部等重点学科的二次考试和面试新增了分组讨论内容,成为引入多元化考试评价的新动向。

        高等教育普及化不仅是入学率的增长,更是高等教育与社会的关系改变、教育功能的扩大、培养目标和教育模式的多样化,以及高等教育入学选拔形式的根本性改革的质的变化。进入高等教育普及阶段,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向所有希望入学或有资格入学的群体开放,带来了大学入学志愿者群体的多样化,建立公平、公正的大学入学选拔机制,准确诊断与评价高等教育资源供给与学生终身发展需求的匹配度已成为“全入时代”日本高等教育改革的重要课题。

        精英教育阶段的竞争性大学入学选拔基本上从均质的考生群体中,以能力标准,特别是以学力标准选拔入学,这也是传统的大学入学选拔方式。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作为入学限制条件的英才标准逐渐被教育公平和机会均等的观念冲淡,一般由国家指定补偿性、倾斜性政策等相关非学术标准,以保障丧失了受良好教育权利的弱势群体的入学机会,从而实现教育公平。而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的大学入学选拔,能否充分反映出新时期报考群体的结构多元化的特点将成为日本“全入时代”改革大学入学选拔机制的关键。应对多样性、多元化的大学入学申请者,需要多样性、多元化的入学选拔。特别是,高等教育肩负责着社会公平的责任。招生的宗旨应力图实现社会阶层、种族和地域的合理分布,体现社会各阶层、各群体之间教育平等性。率先进入高等教育普及阶段的日本大学入学选拔机制,值得学习和借鉴。

        (作者:田辉,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教授。本文为该院2018年度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项目阶段性成果,课题批准号:GYG22018031)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