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8年05月03日 星期四

    巴基斯坦发展前途充满了希望

    ——访巴基斯坦“安全调查与研究中心”执行主席古尔

    作者:本报记者 贺斌 《光明日报》( 2018年05月03日 12版)

    编者按

        2010年,现任巴基斯坦“安全调查与研究中心”执行主席的伊姆提亚斯·古尔出版了《最危险的地方——巴基斯坦无序的边境地区》一书。随后,西方媒体和学术机构大肆用世界“最危险的地方”为巴基斯坦冠名,这一近乎“妖魔化”的手法使得西方国家对巴基斯坦的“功利主义”外交政策原形毕露,巴基斯坦的国际声誉遭受重创,正常的商业、金融、旅游、工业、农业、国际文化活动,甚至对外体育交往等,都受到了极度不良影响。

        巴基斯坦不仅是中国的近邻,还是重要的“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巴基斯坦安全形势是否真如西方媒体所言“十分危险”?本报驻伊斯兰堡记者采写了一组报道,还原一个更真实的巴基斯坦,以飨读者。

        现任巴基斯坦“安全调查与研究中心”执行主席的伊姆提亚斯·古尔于2010年出版《最危险的地方——巴基斯坦无序的边境地区》一书已经过去8年了。近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古尔表示,与8年前相比,当前巴基斯坦政治保持总体稳定,经济发展获得新的契机,特别是总体安全形势发生了很大改观,多数地区人民生活回归正常。

        古尔认为,经过多方面的积极努力,巴基斯坦早已不是西方所说的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尤其是从2015年以来,通过坚持推进反对宗教极端主义,实施国内经济发展计划和国际合作,巴基斯坦社会发展和反恐斗争取得了很大进展,特别是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为巴基斯坦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注入了极大活力,正在改变巴基斯坦的社会和文化生态,巴基斯坦发展前途充满了希望。

    并非西方媒体中的“最危险”地方

        谈到引发巴基斯坦恐怖主义一度泛滥的原因,古尔认为这一问题非常复杂,有国内外的诸多因素。但无论是巴基斯坦安全机构,还是安全专家都普遍认为,巴基斯坦当前所遭受的暴力恐怖袭击事件,是“代理人战争”的直接后果。无论是“基地”组织,还是“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在巴基斯坦的活动,都有某些外国势力利用这些恐怖组织损害和破坏巴基斯坦国家利益的幕后原因。这一观点也得到了不少巴基斯坦政府和军队官员、研究人员的认同。同时,多数巴基斯坦人也坚信,外部势力利用“代理人战争”打不垮巴基斯坦。

        如果比较一下各国每年因暴力袭击导致的死亡人数,就可以清楚地看出,巴基斯坦绝非西方媒体中的世界上“最危险”的国家。古尔以美国为例指出,美国境内每年因枪支犯罪、暴力袭击而造成伤亡的人数达到数万之多。2013年,受枪支袭击死亡的美国人达33636人,也就是平均10万名美国人中就有10.6人因此死亡,这一数字可以说是触目惊心。根据2015年《大众枪击事件跟踪》报告,2015年美国共发生372起大众枪击事件,致使475人死亡,1870人受伤,其中就有64起校园枪击事件。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报告的暴力事件数据,2016年美国共有17250人被杀害,说明美国致人伤亡的暴力事件呈上升趋势。

        而从2014年起,巴基斯坦国内恐怖袭击事件得到进一步控制,恐袭次数正在持续稳定地下降。根据“安全调查与研究中心”2017年年度安全报告的统计,由于恐怖袭击和暴力事件,2014年巴基斯坦死亡7650人,2015年死亡4647人,2016年死亡人数下降到2610人,而2017年进一步降为2057人。

        古尔表示,这些数据说明,暴力伤亡事件并不像西方媒体宣传的那样,是巴基斯坦所独有,其他很多国家也存在相似情况,甚至在西方大国更严重。特别是美国,每年暴力袭击事件频发就很说明问题。让人记忆犹新的事件就是2017年10月1日晚,美国拉斯维加斯市曼德勒海湾酒店附近发生枪击事件,造成至少59人死亡,527人受伤,无论如何评估,这一事件都可以称之为一次重大恐怖袭击。

    安全形势得到大幅度改善

        巴基斯坦不再是最危险的地方,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巴基斯坦女孩马拉拉·优素福·扎伊的归来也证明了这一点。2012年10月,马拉拉受到巴基斯坦塔利班激进分子的恐怖袭击,头部受重伤。2018年3月,现在20岁的马拉拉从英国回到巴基斯坦,受到巴总理接见。这个牛津大学的在读学生创立了马拉拉基金会,捐资600万美元支持巴基斯坦女孩接受教育。马拉拉在到达在巴基斯坦西北部斯瓦特地区的家乡后,对多家媒体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国际社会认为巴基斯坦到处是恐怖分子,没有和平,这种看法是错误的。我可以用自己的回乡之旅向外界传递一个重要信息:巴基斯坦存在和平,巴基斯坦人民反对恐怖主义。”

        一些数据也显示,巴基斯坦社会最近出现了令人高兴的现象。联合国2018年“世界幸福指数”报告显示,尽管经历了多年暴力和恐怖主义威胁,巴基斯坦的幸福指数持续增加,从2013年的世界排名第81位上升至2018年的第75位,目前是南亚地区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根据巴基斯坦全国慈善研究中心的报告,巴基斯坦人每年对慈善贡献总额是2400亿卢布(超过20亿美元),有98%的巴基斯坦人以现金、捐赠或者做义工等各种形式做慈善事业。在一项名为“斯坦福社会革新评论”的报告中,巴基斯坦人对慈善事业的贡献率超过国家GDP的1%,如此之高的数字足以和一些超富裕的国家(如英国的1.3%,加拿大的1.2%)相媲美。

        尽管安全形势得到大幅度改善,古尔也承认,要建立一个更好的巴基斯坦,未来还需要在社会安全、政府管理、问责制度和基本权利等多方面继续努力,尤其是要从思想和制度上进一步加大反恐力度,增强政府效能,关注和推动国民经济发展,确保中巴经济走廊项目不断向前推进,确保国家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与此同时,国际社会也应该正视巴基斯坦在社会发展方面所取得的进步,给巴基斯坦以公正的评价,而这正是在2009年巴基斯坦恐袭高发后,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媒体极为欠缺的。

        古尔最后强调:“我愿意郑重地再说一声,巴基斯坦不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本报伊斯兰堡5月2日电 本报驻伊斯兰堡记者 贺斌)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