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English
  • 时政
  • 国际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棋牌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报 纸
    杂 志
    光明日报 2018年01月13日 星期六

    刘跃进:今天为何还要读经典

    作者:本报记者 杜羽 《光明日报》( 2018年01月13日 04版)

        【聚焦2018北京图书订货会】

        进入201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刘跃进即将步入花甲之年,他给自己换了一个微信名——“缓之”。对刘跃进来说,“缓之”既是让时间放缓脚步,也意味着放慢自己的节奏,把时间留给那些能够传之久远的著述。

        12日,在2018年北京图书订货会上,谈起他参与主编的《古代诗词典藏本》,刘跃进如数家珍。这套书承载着他与莫砺锋、蒋寅、钱志熙、程章灿等学者对于这些经典诗词的理解,也寄予着刘跃进“阐释经典也要成为经典”的追求。

        对于经典的情感,四十年前就在刘跃进的心头萌发了。

        1979年,漂泊海外多年的叶嘉莹应邀赴南开大学任教。那时,刘跃进正在南开大学中文系读大二。叶嘉莹的第一堂课,就给他们讲“书生报国成何计,难忘诗骚李杜魂”。

        “读书人没有扛枪打仗的本事,但有学习、传承中国文化的责任。作为知识分子,不管我们身处哪个领域,都不能忘了《诗经》《楚辞》、李杜诗中所凝聚的文化精神。”叶嘉莹的讲解,给刘跃进打开了一扇通往古代经典的大门,让他感受到了经典的魅力。

        “我们从中小学开始就读古典诗词,为什么今天还要一遍遍地读?”刘跃进从庄子丧妻后的“鼓盆而歌”,讲到汉代的“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再讲到柳宗元的“长歌之哀,过于恸哭”,“哭泣是因为悲伤,但极致的悲伤,却不一定会哭泣,这些经典写尽了我们共同的情感”。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对于陶渊明《形影神》诗中这几句,刘跃进曾经不甚理解。一位长者告诉他,在自己中年遭遇不幸时,就是因为这几句诗的支撑,才顽强地活了下来。听了长者的故事,刘跃进不仅对诗有了深入的理解,也更意识到,经典诗词在文学美之外,还能给人以精神的力量,“不喜亦不惧,在得意的时候要保持清醒,在失意时要保持坚强”。

        在一些国外汉学家编纂的中国文学史中,只用很小的篇幅讲述李白、杜甫。刘跃进认为:“作为中国人,我们推崇《诗经》《楚辞》,李白、杜甫,不仅因为其艺术成就,更因为这些经典已经融入了我们的民族灵魂,代表了我们民族的心声。我们应该关注这些海外汉学家撰写的中国文学史,但我们更应该体会那些诗词中的家国情怀。”

        “什么是经典?经典离不开时代,离不开社会,也离不开民众。我们希望通过《古代诗词典藏本》,让今天的读者感受到经典中蕴藏的那些永恒的情感,虽远隔千年却从未改变。”穿着夹克衫,背着双肩包,刘跃进离开了北京图书订货会,继续着他解读经典、传播经典的脚步。

        (本报记者 杜羽)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